浩瀚草原

2019-10-19 作者:美术   |   浏览(117)

史国良

史国良:小时候就对呼伦贝尔有一种向往,在我的想象中草原很浪漫,第一次来到草原,感到山水很美,天很高,云很多,但是缺少了原生态的牧民生活状态,服装、建筑、生活习惯跟我们的城市越来越接近,这让我多少有点失望。现在原生态的文化正在逐渐消失,在提倡文化大发展的前提下,怎样去保护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值得当代人去思考的问题。这也是我的一点建议,希望看到原生态文化的恢复。这次来到草原,看到当地政府有这样的意识,我感到十分欣慰。85新潮之后,西方文化对传统文化产生了冲击,画坛发生了一些颠覆性的变化,许多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活化的东西正在流失。中国美协组织这几次大的活动,提倡我们深入生活,创作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唯美的艺术来丰富我们的文化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活动,应该进行下去。我想在蒙古包住一阵子,跟牧民们一起放牧、骑马、挤奶、剪羊毛,真正深入牧民们的生活,这也是我想表现的内容。(王双整理)

浩瀚草原——中国美协第二批赴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采风写生纪实

浩瀚草原——中国美协第二批赴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采风写生纪实

赵昆

2012年6月,中国美协第二次赴内蒙古写生采风活动启动。杨力舟、张道兴、张祖英、王迎春(女)、朝戈、周荣生、龙力游、郑作良、郑艺、邹力颖、陈辉、汪大伟、郑作良、顾迎庆、王剑伟、赵培智、陆庆龙、黄华三,陈畏、郑百重、宫建华(女)、方正、于文江、谢振瓯等一批国内知名画家,中国美协少数民族地区的课程班的学员们等,以及人民日报、艺术报的等媒体记者,共42人组成赴内蒙古写生采风团。写生团由中国美协副党组书记、秘书长刘健带队。6月25日中午奔赴素有“草原明珠”之称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

6月25日,采风团来到锡盟的首府锡林浩特市,短暂休息后,全体参加锡林浩特市的宝力根苏木镇,参加白音查干敖包祭祀活动,同时也是这个镇里举办的“那达慕”大会。这个那达慕每年是牧民们自发组织,举办传统项目赛马和摔跤,基本保持了草原的原生态。那达慕是草原牧民的商品交易会、相亲和走亲戚的聚集,也是地方乡镇政府宣传各项政策、文化下和科技下乡的好时机。来自四面八方牧民们或开车或骑马来到宝力根苏木镇,牧民们停放时自家的车时自动围成一个大圈子,然后在车前支起帐篷,商铺、家族聚集都在帐篷中进行,中间的留出很大一片空场是给博克比赛用的场地。来到晚的,就把车停在最外圈。牧民们一边的会友聊天、聚餐,一边等待着博克开始。那些搏克手在最外圈的汽车后面换衣服,等待着抽签上场。面对播客赛场的主席台就是一顶大帐篷,里面是主持人和乡镇干部,乡政府的法律和社会保险宣传车就停在主席台帐篷旁边,给牧民散发着宣传品。

图片 1

写生团美术家在西乌旗牧户家写生

从市中心赶来的美术家们一下车,立即被多彩多姿的牧民生活所吸引和打动,立即散入到这个草原聚会当中,到处走动观看、拍照和画速写。中国美协顾问杨力舟他和博克手、牧民们聊天,一边不断地画速写,迅速地捕捉他们的形象,牧民们穿着传统的。在这个期间,秘书长刘健接受了媒体的采风,他表示,此次采风活动是中国美协成功举办“灵感高原”和“天山南北”后的一次重大展示活动“浩瀚草原”的展览的准备活动,他表示,这次“浩瀚草原”的展览,要涵盖新中国60年以内蒙古为主题的作品,展览不仅有历史上的经典作品,还有今天创作反映内蒙古的作品。展览在筹备中得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区委区政府、以及自治区区党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刘健表示,美术家们这次深入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草原写生,进一步地贴近反映改革开放后内蒙古的建设成就,以及广大牧区普通牧民的生活。最后,他还介绍了此次采风写生团的组成的美术家的一些情况。

下午,采风团回到锡林浩特参观了锡林郭勒盟的博物馆,详细了解了蒙古族的历史和文化的发展,内蒙古地区的自然地理、宗教、民俗、历史都以文化人类学的模式展示出来,展品丰富,多姿多彩。陪同美术家的锡盟文联的党组书记陈胜利同志是一位博学的学者,他非常谙熟蒙古历史,一路上,他给美术家们介绍锡盟的历史,在博物馆里介绍内蒙古历史,受到美术家的欢迎。走出博物馆,蓝天白云下成吉思汗骑马的塑像分外雄浑壮观,美术家们聚合起来在塑像的台基下合影留念。

图片 2

写生团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合影

26日清晨,写生团乘坐大巴赶往西乌珠穆心旗,草原上大雨突然而至,随行的西乌同志们说这是一场好雨,是草原上的福气,因为近年以来,草场退化,沙化严重,旱情经常出现。这场雨时下时断,时大时小,雾气蒙蒙。采风团冒着大雨来到西乌珠穆沁旗巴拉嘎尔高勒镇,来到牧民哈拉阿图嘎查额尔登巴特尔和浩斯白乙拉家里,这些牧户家已经定居下来,他们有三间瓦房,两顶帐篷。西乌旗是内蒙古平方公里平均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草场已经划分给牧民,一家牧民最小有800多亩草场,多的要有3000多亩,可以充分的轮牧,牧民们经营着牧场,牛羊满圈,这些年,牛羊肉以及奶制品的巨大需求和价格上涨给牧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富裕。

美术家们虽然和牧户语言不通,但是看地出来巴特尔一家的厚道热情,因为美术家人多,瓦房里坐不下,他们把美术家们让进一簇新帐篷,盛上奶茶。大家坐定后,从随行的西乌旗的同志们了解到,这是巴特尔家孩子结婚时的新房帐篷,他们刚刚抱上胖儿子。巴特尔一家老老少少都穿上盛装,为美术家作模特。巴特尔家的年轻的妈妈穿上红色的蒙古族传统盛装刚一坐下,就受到美术家的称赞,中国美协秘书长刘健是著名的人物画家,他率先垂范,支起画架,贴上一张六尺的宣纸,开始挥舞写生。别的美术家亦寻找合适的角度开始了写生。巴特尔家的其他人也或坐或立,为美术家摆出姿势,在稍显昏暗的房间里美术家们精心描绘,窗外大雨滂沲,邹力颖等美术家都画出了满意的写生作品。

下午,雨稍停,巴特尔一家为了招待美术家们,特意宰杀了一只肥羊,宰羊的程序是蒙古族的特有的传统,作血肠、分肉、剥皮,引起了美术家的围观。巴特尔家的长辈为了让美术家全面了解他们的生活,他们带出自家的骏马,一步一步套上嚼口、鞍子、脚蹬等全套御马设施。他们还表演了带马跑、套马,带马奔跑,娴熟轻盈,美术家们一阵叫好。黄昏时刻,巴特尔家的牧群返回,母牛哺乳小牛,巴特尔家的妇女忙着挤奶、合栏牧群。美术家们都被这一幕所感动,他们静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千里晚霞下牧牛晚归、牧民挤奶的场景,悠长马头琴声仿佛在天边奏响。

27日,由于大雨不断。采风团临时决定到西乌旗的乌兰牧骑演出团去写生。乌兰牧骑演出团专门选择了几个的演员们为美术家做模特,这些乌兰牧骑演员都是80后甚至90后的,他们穿着蒙族传统服装,形象各有特色。英俊的乌里基蒙克连腮胡须,就像一位英勇的蒙古骑士。他弹得一手好马头琴,唱的一首好歌曲,他的“呼麦”之音简直是天外绝响。苏伦高娃长长的脖颈,端庄美丽。呼斯楞孔武有力,吉日嘎拉深沉精干,美术家们用铅笔、炭笔、水彩、水墨和油画棒等各种材料摹写下这种感动,并纷纷让演员们在写生作品上签字留念。

下午由于风雨不断,采风团只好改变行程来到蒙古汗城写生。蒙古汗城建筑风格以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部落风格为准,整体上由以金顶大帐为中心的各种蒙古包群体组成。一座固定式多功能蒙古包金顶大帐,外观体现民族特色,内部设计突出蒙元时期的宫廷风格。随行的西乌旗干部海龙和西乌旗文联主席给美术家做了模特,美术家们还邀请蒙古汗城的服务员作模特,美术家们作了大量写生。

28日这天是西乌珠穆心旗里的那达慕大会。前几日的大雨使会场周围泥泞不堪,四乡的牧民把那达慕会场周围的牧场占的满满当当,许多牧户全家都来了,牧民们的卡车拴着骏马,有的牧户支起帐篷全家聚餐,有的牧户带着孩子四处游逛,有的老友在草地上席地交谈,他们骑着马打着手机,

最吸引牧民的还是搏克和赛马,他们密密麻麻的的聚集在赛场周围。西乌旗全旗的搏克手都聚集在这那达慕大会里,因为西乌旗是出搏克手的地方,内蒙古全区许多闻名的搏克手都是这里培养的。博克比赛开始后,牧民们围坐在大圈周围,孔武有力的博克手穿上上传统的黑色牛皮背心,套上扎着飘着各色的绸带的项圈,左右晃动蹦跳入场了,根据抽签的对手,各个“捉对厮杀”。除了搏克,还有马术表演和赛马。牧户们穿着锦袍,骑着高头大马集合一起,数百匹马同进场时正是令人感到气势威武,仿佛又回到那古老的“一代天骄”的英雄时代。这次赛马据说有6万奖金,所以吸引了草原上众多赛马好手,赛马手多是孩子,他们头包着各色头巾,轻盈矫健,当发令枪一响,草原上的赛马手个个奋勇争先,万马奔腾,煞是壮观。

美术家看到了一场真正的那达慕大会,他们激动的在四处跑动,画速写、拍照。顾迎庆和王剑伟两位老师来着中国美院,他们首次来到内蒙古,他们被搏克手的比赛所深深吸引,他们挤观众之中,一起为搏克手的搏斗所呼喊,他们画了大量的搏克手速写。老画家张道兴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画速写的劲头不让年轻画家,他手不离笔,不停的画,有许多精彩的作品问世,杨力舟表示,他来过2次内蒙,感到内蒙变化很大,有许多可画的题材,他对赛马题材情有独钟,并且用未来主义的形式来画赛马,颇有新意,他表示还要画,寻找对赛马和赛马手的独特感受。内蒙古美协主席周荣生表示这次活动安排丰富多样,突出了采风写生,使美术家近距离的看到牧民真实生活。

结束采风活动时,自治区和锡盟的同志来送行,大家依依惜别。美术家们也纷纷表示,此次采风收获非常大,收集的素材也非常多,回去要创作出真正能够反映出内蒙古草原内在精神的精品力作。

胡勃

胡勃:我出生在内蒙古,初中毕业后从扎赉特旗考到内蒙师范大学,内蒙应该说是我地地道道的家乡,这片沃土养育了我,草原的文化也哺育了我的艺术人生,我热爱这块地方。我曾多次去牧区体验生活,每当走到大草原,看到蓝天白云,雪白的羊群,高低起伏的驼峰,奔跑的骏马,这些景色让我感动。每当我走进蒙古包的时候,牧民们端上香喷喷的奶茶,八十几岁的老奶奶双手捧着酒碗敬献马奶酒,这些让我感觉到牧民的情。每当参加那达慕大会看到赛马、摔跤、射箭,感受到草原牧民的情怀和气魄,以及他们的精神状态,这些让我体会到马背文化的深厚和博大。记得我第一次走近草原的时候,对草原上生活和饮食感到特别不适应,个别养鸡的牧民给我煮鸡蛋吃,让我非常感动,从那以后我便下定决心要表现大草原的美丽,要歌颂大草原上人民的精神和品格,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

《夜色》创作于1984年,1980年我毕业后留校在民间美术系,因为刚刚成立人很少,我又算年轻力壮的,那个时候画过几张内蒙题材的作品,为之后的《夜色》的创作奠定了基础。这幅画的素材来自于我大学时期到牧区体验生活,傍晚时看到两匹马互相咬脖子,色调非常美,从审美的角度出发,用速写简练的勾勒了当时的一种意境。后来系里要办展览,我翻出原来的生活速写,考虑到马跟人感情状态是一致的,所以我就把马跟环境人文化了。月色是爱情最美的一种空间氛围,因此又加了一个非常大的月亮,强调月色下草原的美感。我喜欢画水彩,所以也把水彩画的技法色调融入到了中国画里面,匆匆忙忙画了这么一张,没想到在画坛产生了一定影响。那个时期正是粉碎四人帮以后,整个文艺政策从比较禁锢的、左的、假大空红光亮的题材向尊重艺术本身规律方面转变,这张作品之前很少有人讲风花雪月,因为搞不好了会被归为资产阶级情调,要挨批判,我那个时期就比较大胆,也领悟到了当时的文艺方针政策,因此就画了这幅作品。

《蓝色的早晨》主要歌颂草原上勤劳的妇女,熟悉草原生活的人都了解,草原上妇女的劳动强度非常大,所以我对她们充满了敬意。画面中牛栏隔开了吃奶的小牛和大牛,一个身着白袍的妇女正要放出小牛,她充满了劳动后的喜悦和幸福,其实当时没有白袍子,牧民挤奶都穿重颜色的工作服,但是由于早晨比较昏暗,重袍子不能突出人物,在黎明下为了使颜色不孤立,我又加上白色的牧羊犬和狗,慢慢散去的炊烟,这样便产生一种幻境的感觉,也增加了一种诗意和抒情的氛围,最后采用蓝色基调,再加上淡墨,用一种非常单纯的色块尽量表达他们纯朴的感情和性格。

音乐是草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草原上男女老少各个能歌善舞,他们音域宽广,擅长长调民歌,我的作品很多都与草原音乐有关。1963年我大学毕业时创作了《草原福音》,画中表现了老艺人们在蒙古包前为牧民演奏蒙古族传统音乐的场景。我们这代人深受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的影响,创作要有现实主义的同时还要展望未来,因此我在画这幅画时融入了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熟悉蒙古题材的人都知道没有人在马背上拉马头琴,为了突出马、人、音乐之间的和谐关系,我很大胆的描绘了这样的情节。太阳出来前的一瞬间是草原勃勃生机的开始,布满早霞的天空完全变成红色,太阳变成白色,整个画面给人以温暖祥和幸福的感觉。另外,传统的工笔画基本上背景不着色,我把西画的审美观念、造型手段和艺术语言尽可能多的融入其中,以重彩的方式涂背景,我想这是对传统绘画的突破拓展,至于成功与否要由观众和社会来评判。

这片土地在我的心目中是富饶美丽的,草原赋予了我人生和艺术的根和源。随着历史的发展,时代的前进,草原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50年代末期刚到草原的时候,草原还很荒凉,草像牛毛般稀少。我的家乡有一条河,河边的树全被砍伐光了,我感觉十分痛心,不禁会去思考草原的荒漠化问题,怎样保持生态平衡恢复大自然本来的面貌。因此,我的作品都是歌颂草原的,我把草原画成最美丽的,他应该是这样,也是我的一种理想。我想谁也不愿意看到荒漠化的草原,都愿意看丰草绿缛的草原。今天来到草原后感觉生机盎然,今后草原会逐渐恢复到这个状态,他也会给我的艺术创作带来更多更丰富更深厚的美感,因为生活本身会更美!(王双整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浩瀚草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