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介绍

2019-11-03 作者:美术   |   浏览(141)

西柏坡座谈会纪要

中国文联 中国美协2010年

赴革命纪念地西柏坡深入生活 创作采风座谈会

纪 要

(按发言先后顺序排列,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河北美协供稿)

马新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主任)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写生创作活动,有5个组,历经井冈山、延安、遵义、会宁、韶山、西柏坡,共组织了美术家100多名。整个写生过程得到了各地省委、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美协和美术家的大力支持。前几天大家到河北省的西柏坡进行了写生。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一个简短的座谈会,也是整个行程的一个结束仪式,特别请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张旭光参加。首先由杨文成同志介绍一下在湖南和河北写生的美术家。

杨文成(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副研究员)

我现在介绍一下在座的各位,因为湖南的采风结束之后,有几位没有过来,我就介绍在座的各位吧:内蒙古自治区美术家协会主席周荣生先生,辽宁画院二级美术师王宓先生,江苏省美术馆书画工作室主任王国斌先生,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王野翔先生,浙江省嘉兴市翰林艺术学校校长杨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重庆创作中心常务副主任杨必位先生,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苏百钧先生,宁波报业集团宁波晚报美术总监林绍灵先生,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宫建华女士,成都画院一级美术师李青稞女士,山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崔俊恒先生,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兼秘书长祁海峰先生,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画院院长张国君先生,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颜景龙先生,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段朝林先生。

马新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主任)

今天的会议程序是:首先请中国美协理事祁海峰先生致辞,再请大家谈一谈我们在写生过程中的感受,以座谈形式随意谈;最后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张旭光先生做一个小结,晚上河北省的有关领导还要招待大家,下面请中国美协理事、河北省美协主席祁海峰致辞。

祁海峰(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尊敬的旭光秘书长、新林主任,在此我代表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热烈的欢迎你们来到河北,欢迎采风团的各位美术家到河北来!

由中国文联、中国美协组织这么大规模的写生活动,对我们美术家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我们通过对老区的参观、写生、采风,对过去的历史、过去深厚的地域文化以及当下人民群众的生活状态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我们新中国从建国到现在,通过几十年、几代人的努力,有现在这种繁荣的状态,是来之不易的。我们有责任去重温这段历史,去感受老一代革命家的崇高精神,这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西柏坡精神同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一样,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在历史的长河中,它们作为不朽的丰碑,将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为振兴中华而拼搏奋斗的精神支柱。对我们当下的文艺创作有强大的指导意义;河北独特丰富的红色革命历史文化,值得美术家去宣传,这是我们整个文艺界的宝贵财富。河北的地域环境,尤其是太行山,有着独特的自然风貌和奇观,也是美术创作很好的素材。

现代科技的发展,照相机、网络等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搜集素材图片的方便,但是绘画本身,还是要从我们手脑互相的联系来产生灵感,写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过程。通过这次写生活动,我们有了更多的、更深切的感受。

当下的艺术家,应该承担的是什么?这是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我们这一代美术家和上一代及前面几代的艺术家相比,我们应该是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艺术家,现有的丰富的物质生活给我们提供了更好的创作环境。我们美术家有责任去弘扬主流文化,明年我们要迎来建党90周年,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责任去表现我们伟大的改革开放的成果及当下人们的精神面貌和现实生活。

全国各地来的美术家在艺术上都是非常有成就的,在创作上有自己独特的追求和艺术体现。这次到河北来,通过采风、写生,对河北整体的美术创作和发展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对河北美术、河北美协将来的工作方向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这次参加采风的几位河北的美术家,也是河北的优秀美术家。我们也会在将来组织更多的优秀美术家深入生活,到现实生活中去挖掘、更好的做好我们的创作工作。

马新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主任)

写生对各位美术家来说是永远的主题。以前我们下基层慰问的时候,都要在慰问的过程中增加一个写生的内容,这也是我们美术家协会有别于其他协会的形式。大家在写生的过程当中一定有很多自己切身的感受和体验,我们到生活当中去,到人民群众当中去感受历史、体验当今,和老百姓在一起的切身的、鲜活的生活体验,会有很多不同的感受。

这次写生活动是建国以来组织美术家写生的规模最大、最深入的一次,为什么这次有这么大的规模?一是按中宣部领导的指示和中国美协的有关安排,也是要唤醒大家写生的意识、写生的自觉。刚才海峰主席讲的非常好,我们现在的写生条件非常好,从领导到各级政府、各地的美协对美术家的生活、创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舞台,在物质环境上大家的条件都比较好了,现在写生大家都住宾馆,交通等各个方面都比原来有了质的变化,但是这个质的变化最后要表现在哪儿?我们下去写生、截取生活,取得了这么多的素材,最终要表现在作品上,这也是我们中国美协组织大型写生活动的初衷。

明年是建党90周年,按照中央的要求、按照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唤醒全国美术家对写生的重视,能够自发的、各地有组织的以多种形式去深入生活。我们这一代美术家应该拿出我们这个时代应有的作品,通过写生,搞好创作,为明年建党90周年,给党和人民一份合格的答卷。下面请大家自由的发言。

周荣生(内蒙古自治区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国美协这次大规模安排写生活动,是空前的。这次到西柏坡,对“红色文化”有了更深的认识。我是第一次来西柏坡,在那么一个艰苦的条件下,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周恩来等革命家的领导下,取得了新中国的胜利,这个谁看了以后都会感到震撼。现场直观的印象比看书本、看电影更直接。

共和国走过来的这段历史,在人类历史上是非常辉煌的,我们是亲身经历过的,又在党的教育下这么多年从事艺术创作,特别是我们赶上这么好的机会,我们的确有责任、有义务在这个题材上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这是我们当代人特别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有了一定的经验和创作基础的人的一个责任和义务。这个应该变成一种自觉的行为,而不是一种被动的创作任务,我们应该加强创作革命历史题材的自觉性,这种自觉性应该是要发扬的。

的确这些年写生画得比较少,过去到草原也画了一些,但更多是拍照片,通过这几次的写生活动,特别是和老画家在一起,这种带动作用非常大,这些年龄比较大的老先生不停的在画,他们每次画完一本感受是完成一个任务,这种写生的积极性和自觉性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教育。

通过用手画给了你第一刺激,拍照片是没有这种感受的,我对写生活动也越来越有兴趣,越来越想画。我觉得中国美协在这个事情上做得非常好,坚持这么几年了,这个对中国美术创作的指导作用很大。

当代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什么样?当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一种什么心路历程?中国现代的文化各方面的发展态势,这个应该是我们艺术家需要反映的,你的艺术有没有价值、在历史上能否留下来,关键是能否反映当代的东西,这一点我想大家的认识应该要越来越清楚。

感谢中国美协在这么一两年的时间里安排这么多写生。这次活动也感谢河北省美协的领导以及工作人员给我们安排得这么精心、这么好,使我们这次活动非常的顺利。欢迎大家有机会到内蒙去,把写生活动延伸到全国各地,经常开展这种活动,去了一批很优秀的画家,把当地的画家也带动起来,特别是把好的创作风气带过去,对促进当地的美术创作也会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

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

革命老区的这种情感对我们当代的创作有很积极的因素。在湖南和国美的一个老师专门到毛主席父母的祖坟去献花,在那里感受特别深。我每年带学生去写生,跟这次采风来说刚好是一个互补。革命纪念地写生给我们很生动的上了一堂革命传统教育的课,这个课在当代来说,我感觉是特别有用的。

当时我们看到毛主席办公的地方就有很深的感触,现在办公的条件、新型的办公室比当时领导的办公室条件好很多,画家的画室也越来越大,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这个画室,这个是感受特别深的。我感觉这次的采风对我们的感受是震撼心灵的。革命老区的群众是很淳朴的,这些感受在我们今后的创作里面都要加进去。

王 宓(辽宁画院二级美术师)

这次活动是体现“三贴近”的创作原则的一次亲身经历,在这次活动中我们去的第一站是韶山,从橘子洲头也感受到了老区的风采,以及他们的精神。后来到西柏坡之后,看到我们党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建立新中国,看到西柏坡的标语“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心里很激动。这么大一个中国从那样艰苦的环境中走过来,而且改革开放后我们国家建设到这样富强的状态,在国际强国中有我们的位置。我们作为画家有责任去宣传我们的民族,去宣传自己的祖国,用自己的画、用自己的创作来弘扬我们中华文化,弘扬主旋律,这是我们的责任。

很多年前我也出去写生,近几年比较少,现在的创作环境、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等影响了我们在这方面的主动性,这次中国美协重新启动写生活动,而且组织这么多人,动用了大批的人力、物力给我们这次机会。我们回去后一定要很深入的、很严肃的把这次的素材进行认真的整理,然后选出一个很适合的题材去创作,争取把我们的画画好。

希望中国美协把这种创作活动继续做下去。

林绍灵(宁波晚报美术总监)

有幸如此真切地感受到韶山、西柏坡革命纪念地的历史风貌。我们认真记录了许多革命伟人的战斗细节和当时的生活状态。这些能留在我的写生夹上,心里是非常的激动,我认为这是非常难得的。通过采风活动,对于我们了解中国革命的历史与中国革命伟人在这段历史中所处的状态是非常有意义的。对创作“建党90周年”的作品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投入到创作之中。

在这次采风中,我们得到了中国美协领导的关照,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画家一起生活、画画,感受他们的艺术风采和人格魅力,在短短的相处中我们向他们学习了很多东西,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

所以在这里我特别感谢中国美协给我们这次机会,同时也感谢湖南美协与河北美协在整个采风、写生的过程中给予的支持与帮助。

我的感受是生活始终是创作的源泉。我们前几天在西柏坡,就在那样的土房子里面,几张简陋的桌子,居然指挥了“三大战役”,建立了新中国,成就如此的丰功伟绩,任何一个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可能在这个场景下都会发出由衷的感慨。以前我们是在书本上、在电视里面了解的,这次是我们深切的感受,所以我们回去以后一定要把这种精神融合在创作里面。关注当下、关注时代,不但是我们以前老一辈画家坚持做的,作为我们相对年轻的画家来说也更加应该把这条路走下去,用我们的画笔反映当下真正需要说的话、真正需要表达的情感。

王国斌(江苏省美术馆书画工作室主任)

以前我画革命题材的作品也画了不少,但是都是从书本上还有电影、电视里面所了解到的,这次能亲临现场,感受特别的深。

前几年我们单位也经常组织出去写生,但是每次出去大部分都是以拍照为主,真正坐下来画速写的不是太多,所以这次能够看到各位老师这么认真、这么积极的面对大自然,用自己的画笔去描述,我的感受特别深。我觉得画速写是照相机永远不可取代的。我们现在就是缺少上一代画家对大自然执著的态度,所以要向前辈更好的学习,发扬前辈画家对艺术执着的精神。另外,中国美协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想回去应该抓紧时间好好的把这次创作搞好。

宫建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西柏坡是革命圣地,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这次亲自来到西柏坡,看到毛泽东等领导人在这指挥战斗、工作、生活的一个实地,看了之后感觉非常亲切。这一行,特别是前几天看了西柏坡纪念馆,在这个纪念馆里看到了毛主席指挥革命先烈打天下的一些图片和实物,他们当年的那种革命精神让我很感动,当年他们生活的那种状况是我们没有体验到,但是我们在这些纪念馆里感受到了。

我是一个美术教育工作者,像这种随中国美术家协会出来写生、考察的机会不多,中国美协能邀请我参加这次活动是对我的一个信任,同时也可以说是对我们黑龙江边塞地区的美术教育工作者的一个鞭策和鼓励。

深入生活、讴歌当代、讴歌历史,是我们美术工作者义不容辞的义务。回去以后如何用我的绘画形式来表现革命老区、革命圣地,还有当地老百姓的朴实,我怎么能把这些落实到我的画上,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我会努力,不辜负中国美术家协会给我的这次机会,努力完成好创作,为明年“建党90周年”献礼!

李青稞(成都画院一级美术师)

从小就唱着《黄河大合唱》等这些歌曲长大的,对革命圣地和革命老区有很特别的情感,中国革命的历史曾经在四川留下很深的足迹,并且载入史册,比如说长征。我在90年代也创作过一些作品,当时我也反思,为什么对革命题材这一块我能够深入进去?就因为我们从小的时候就唱着这些革命歌曲长大的。

这次有机会来到韶山、来到橘子洲头、来到中国革命发源的地方,又引起了我的共鸣,他们在艰苦的岁月里是怎么走过来的?又是怎么建立起他们的那种信念?我觉得在韶山、在西柏坡,这次的文化之旅就是一种寻根的文化。我们思考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民族文化,一个是红色文化,还有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化。

这一次革命圣地的采风、写生,对我们艺术家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这些画家都是来自东西南北,这本来就是文化上的一次接触,我们在张家界这一带是乡土文化,走到这是燕赵文化,联想起我过去到过的很多地方,有新疆的、甘肃的等等,这样联系起来我们华夏文化是很博大精深的。在北方看到这一带尤其是土房子等等时感觉很亲切,总想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我感觉大家都对自己的文化和生存状态很感兴趣,这一路走来,对我一生来说都值得很好的去学习和总结。

杨 斌(浙江省嘉兴市翰林艺术学校校长)

我从小生长在军营里边,父辈是在部队工作的,小时候是唱着《东方红》、看着革命电影长大的,小时候在部队里每周看两次电影都是革命电影,像《地道战》、《白毛女》等等。所以,这次能有机会赴革命圣地重温革命先烈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感受那种革命的精神是很有感触的,小的时候我父亲经常给我们讲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感受非常深。

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蓬勃发展,为世界人民所瞩目,我们作为文化人、画家来说,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我们也努力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十一届全国美展中画了一些作品也是反映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发展场景,我们也是在不断的摸索和创作。

崔俊恒(山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中国美协组织这次大型采风、写生活动意义非常大,我们从湖南到这儿,不光是缅怀了革命前辈们的历史丰功伟绩,也为我们明年的创作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通过这几天的写生,对写生的意义又有了一个认识,因为有一段时间把画写生的兴趣淡忘了,这次来了还是依靠照相机,有那么多老师画我才开始画的,而且越画劲头越大了,想起以前曾经也有几张画是速写带来了创作构思,所以说这次写生是画家的必修课,一辈子你要画下去,这确实和照相机是不一样的,是不能替代的。

通过这一路的写生,接受革命传统的教育,为明年的创作,一方面在思想上有了新的认识,另外是在手段上、素材上有了一定的积累。明年大家也有责任拿出一张最起码是自己满意的作品来,除了自己受教育的成果展示以外,我想我们的作品最好也能对别人有所启发、有所教育。

我老家是河北的,我记得在80年代回去的时候,我们那也是山村,特别穷,房子也是很破旧的。这次虽没有更深入的了解,但是已经感受到农村的变化了,很多画家想找老房子画一画,但是很难找,看到的都是一些新的建筑。老革命给我们打了天下,我们现在要建设、完善这个天下,现在好多其他行业已经做出成果了,我们怎么用画笔能把这种生活反映出来,让更多的人得到鼓舞和激励,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画现代的作品我们感觉很多地方不好画,看到现在的房子,看到楼房觉得无从下手,这也等于是给了我们画家一个新的命题,古代的人把原来的东西表现得很好,让我们很认可,但是现在的命题我们怎么可以去完美的呈现出来,这也是我们的责任,要画现代题材的作品,怎么能找出一种好的形式来?这是我们值得去思考的。

杨必位(中国美协重庆创作中心常务副主任)

我们从韶山到西柏坡,亲身体会到毛主席从韶山出发,又从西柏坡进入到北京,统一了全中国,让我们现在才有这样好的条件,如果中国美协不组织这次活动,我们是感受不到的,这是最大的感受。我们搞这样一次采风活动,的确体现了中国美协的良苦用心,也是一种扭转风气的重要措施。我们过去搞了很多活动,也参加了很多活动,画家在一起就问你在哪卖钱?你画价是多少?大家谈的都是商品经济,但是这次来我没有听到一个画家谈商品经济的,但是都在为这次写生活动感到非常的感动,我觉得这个开端非常好,让我非常感动。中国美协、湖南美协、河北美协精心安排,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食宿和照顾,让我们非常感动,他们在生活的细节上的安排都比我们想象好得多,我这次来虽然是写生,但是也是一种享受。因为我们这几年不太注意写生、不太注意生活,所以这次来我也有一个感觉,就是能不能把这个主流文化、写生活动长期的宣传出去、实践下去!这样对推动全国的美术大方向是有好处的,不然青年人从学校出来就不会写生,我觉得这个应该大力提倡。还有就是在写生活动里边,通过东西南北的画家交流,带来很多绘画中的触动,这是大家对生活的真实体验。我觉得我们在当代还是要用一下两个词语:一个是“书卷气”,我们当代的“书卷气”是什么?可能就是从我们这次红色文化之旅活动中体验出来的,读历史、读当代,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个就是“商业气”,老区的人民还是这么淳朴,我们在绘画上怎么表现,这是很重要的,对书卷气和商业气,这是我们今后要去不断研究和理解的。

这次活动开了一个好头,希望长期的坚持下去,让更多的画家尤其是更多的年轻画家都参与到这次活动里边来,让我们的创作跟中国文化的主流有更大的碰撞。

王野翔(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

我记得一位老师说过,看一个老艺术家的成就大小,就是看他的速写!一个画家必须要保持对生活的一种敏锐观察能力,速写实际上就是拉近我们和生活的最好途径。如果光是靠着现成的照片和资料,画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有切身的感受。另外,我觉得通过这次采风活动,能够近距离的走到革命老前辈战斗过的场景当中,我觉得对自己的震动也很大,以前我们看到的影视作品、照片等等也是间接的,通过这次采风,对革命领袖当时所处的历史年代,包括他们求学的经历、他们崇高的人生理想以及非凡的人格魅力,还有他们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的经历,以及他们创造的波澜壮阔的丰功伟绩,近距离观看了之后,让我确实有很大的触动。有一些画家往往把自己的创作视野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完全是一种个人主义,当然我们不排斥这种完全表达自己个人内心世界的东西,但是如果他可以把视野放开阔,如果可以站在一个比较高的层面,能够把眼光看到人类共同的一些宏大目标上去,必定他选择的创作道路会有更高的价值。我们这次采风活动不仅仅是为了明年“建党90周年”的创作,同时对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也是一个很好的思考过程,回去之后还要认真的搞好创作,以此来回报社会。

张国君(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画院院长)

这次中国美协组织全国百位著名画家到革命圣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活动,规模很大,意义也非常深远。通过这次下去和各位老师共同采风的几天,感受特别大的是各位老师的敬业精神,到下边去创作写生,各位老师对生活方面的环境没有说过什么,一心一意用在创作上、采风上,他们的敬业精神确实让我非常感动,而且他们抓紧时间,每到一个地方大家都去认真的听、认真的记,这种体会我非常的深刻。尤其是这次活动是连续几天,头天晚上夜里2点多到了西柏坡,第二天安排大家休息半天,有好多老师都没有休息就下去写生,这种精神使我特别的感动。

这次采风、写生活动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这对河北美术家来说也是一种鼓舞和促进,对河北美术也是一个重大的促进,刚才好多老师都说了,这次大家一边采风、一边画画,但是议论的主题都是绘画、都是写生,而且个人私下思考、交流的就是明年的创作,我觉得这次的活动非常成功,希望中国美协多组织一些这样的活动,有更多的美术家参与进来。河北不但有革命文化,还有独特的地域环境,欢迎各位老师今后有机会再到河北来。

颜景龙(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我有两个朋友的父亲是老八路,有七八十岁了,有时候问他有什么向往?“就想去西柏坡看一看,这一辈子就想去原来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我觉得这两个老爷子给我的触动很大,所以我画山水画这么多年了也经常去这些地方,包括涉县的129师,八路军的学校,狼牙山等,每一次去都有新的感受,对太行山的感情很深,对革命圣地感情也很深。这一次主要是为大家服务好,希望大家以后常来河北写生采风。

马新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主任)

因为我们整个的时间安排、地域上跨度比较大,更深入的工作可能要下边去做,中国美协的领导也是有这个要求的,比如在井冈山与老红军的后代进行座谈,都深入到他的家庭,甚至有的画家都到他们家里用餐、吃饭,有些画家在人家家里待了好几个晚上。我们请老革命讲历史,在井冈山我们专场开“老红军后代讲历史”的课,而且这些活动给参观博物馆做了有利的补充。我在军事博物馆十几年,有一种感受,红军为我们抛头颅、撒热血的军职以上干部还有100多人都没有画像,连照片都没有,就是井冈山的军事博物馆,供大家瞻仰的革命先烈们都没有形象,当时我们内心非常的不舒服,下一步我们有这个想法,这些没有照片的老红军、老革命,请他们的后代和老红军做一些参考,询问一些意见,组织美术家去为他们画像,挂到博物馆墙上,因为有一些革命先烈当时是没有照片的,非常遗憾。

段朝林(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当前的文艺界有这么一种思潮和倾向,有一种庸俗化的表现,前一段宣传部提出“反三俗”——反庸俗、低俗、媚俗,这“三俗”不但表现在表演界,实际上在美术界里也有这个现象,什么现象呢?就是说画画比较浮、为了卖钱等不深入生活,实际上这都是媚俗的表现,迎合市场、迎合某些人,甚至是迎合国外某些人。我们中国美协审时度势搞了这么一个活动,实际上是对现在文艺界出现“三俗”思潮的一种有力反击。我们应该倡导现代中国文化的主流艺术。这次活动,非常恰如其分,抓住了时机,是非常好的一个契机。它对弘扬我们民族的文化、民族精神有很大的意义。

照相记录的是一种现象,只能是硬性的拍下来,但是写生不一样,写生记录的是一种感受,提高了你的创作能力,写生更加有目的性。

张旭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大家今天谈得非常真诚、真实、让人感动,我本人做了很多的记录。我代表中国美协、代表长江书记、大为主席,向各位艺术家能够参与到这次写生活动中来,付出艰辛的劳动,向大家表示感谢!同时也对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的体验和收获及你们满载而归的成果表示热烈的祝贺!非常衷心的感谢河北省委、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美协对我们这最后一站——西柏坡革命圣地写生,提供这样好的条件和做出的努力也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也谈几点感受:

第一,这次活动是一个重大的国家行为。大家也都知道这次活动中宣部经过多次研究之后,向全国做了一个部署,所以我们的艺术家所到之处都会受到当地省委、省政府高度的重视和关心。因此我们这次参与的画家是一个比较大的规模,前前后后五个革命纪念地、100多名画家参与,这里边也可以说是老、中、青三代,很多是美术界的名家、领军人物,而且每一个地点的采风团都有中国美协的主要领导,这些画家对这次的写生也很重视,贵州的那次是我去的,深深感受到艺术家的热情。

第二,从中国美协的策划看也是比较符合艺术规律的。这次我们给大家不限制、不规定题材,注重艺术家个人的感受和亲身体验,尊重艺术家创作上的自由,我感觉这是一种真正的尊重艺术规律的策划,这才是真正的为艺术家创作良好条件和良好环境,使我们这些画家真正的去发挥他们的才华。这次采风从意义上来说,一是有一个任务,“纪念建党90周年”,但是更主要的还是对我们画家的一个提升。刚才有一些画家也讲了,要再次唤起我们画家对生活的关注,我觉得更重要的意义在这里。

生活总是走在艺术前面!这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我们的画家不深入生活,我们就会落在生活的后面;艺术总是需要真情!没有真情的艺术肯定不是艺术,艺术主要承载的就是情感。我们画家对社会、对生活、对当代赋予真情,再贯彻到作品当中,才可以创作出这个时代的好作品。

我们在采风过程当中获得很多的感受,有的是当下就表达出来了,有的是延续了很多年之后还在激动,我们要深入生活,不同的表达方式会有不同的角度,但是画家深入生活,画的这一张画一定是一首诗,一定是寄托和承载着我们内心的一些东西。

第三,这次采风的收获我大至概括为几点:

1、触摸历史,激情共鸣,感受责任。

我们这些人大部分是在唱着《东方红》等革命歌曲,看着革命题材的电影成长起来的,一旦触摸历史就会引发我们很多的联想和回忆,让我们的情感决堤,就会产生共鸣。所以大家刚才谈体会的时候,都谈到一个词“很震撼”,这种震撼就是一种激动、激情,感慨,这么大的一个中国,在那么大的一个旧势力下,他们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怎么就一步一步从山沟里走向全中国?这是一段革命史,这一块会让我们共鸣,会让我们感动,我想来想去这就叫“继承”,就是一种心灵的感动,这就是心灵的继承,心灵的继承将来表现出外在的形式,将来我们画了很多画出来,画了很多作品出来,这些作品就会成为光荣革命传统的历史。

刚才有画家也谈到了,对于新的题材、新的建筑、新的状态如何去描写、如何去表达,这是当代画家的一个责任,在我们这个时代下,将来留给历史的还是过去的小茅草房、小溪流,恐怕也不行。所以我们这次在触摸历史、怀古感现当中体会到了一种责任。

这次的采风活动对扭转当前美术界本身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也是非常有效果的,比如看到一些老乡的淳朴,对我们心灵是一种洗礼,我觉得这就是“真”对“假”的一种洗礼,是真的东西在洗掉假的东西,回归它的本身,这就是我们这次思想上的一个重大的收获。

2、直面自然、激发灵感、提升境界。

这方面大家也谈了不少,特别是这些年在创作上利用照相等等工具,渐渐的我们对自然的那种对话能力越来越弱,不过这次我们直接面对自然、面对细节,然后直接和自然沟通,使自己的心灵再一次获得激发、激越,产生很多新的灵感,提升了我们的一种境界。我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反复的去揣摩我们在自然当中获得的一种体验,如何转化成我们笔下的语言,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一个锻炼,确实这种能力的锻炼是需要过程和积累的,这一点我想大家感同身受,也谈了很多。

3、记录细节、丰富情感、升华激情。

大家谈了很多,记录了很多的细节,有的是主观的细节,有的是客观的习惯,带着这种细节不断丰富这种情感,使这种情感不断的从量变到质变、升华、推动自己的激情和创作素材的运用,我觉得这一点大家谈了很多,也画了很多,很珍惜这次机会,内心世界有一种紧迫感,该吃饭了也叫不回来。每个人基本上也确定了要创作什么?确定了一个思路,收获蛮大。

4、相互交流,相互启发、共同提高。

这次确实起到了这个作用,有一些老艺术家,他们有很多经验,他们曾经深入生活当中很多天不回来的时候,我们可能还没有画画呢,他们的这种精神我们会受到感染,这些老艺术家取得这么大成就,在面对自然的时候,在拿出艺术情感和艺术良心的时候,他们依然那么执著。当然年轻有年轻的优势,我们有很多是属于院校的教授、老师,还有画院的专职画家,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互相的交流、互相学习,互相启发,对我们开拓眼界、丰富手法肯定都有很多好处,刚才也有不少同志都谈了,也谈得很真实。

总体上说,听了大家的座谈,我是感觉了这么几点,有可能还漏了很多。但是,我相信这次的收获有很多,一个是当下我们的一种感动,也为我们今后、为明年或更长远的发挥它的作用,应该是会越来越明显,我也相信正向大家所建议的那样,希望中国美协把它形成一个体系性的,不要说搞几年不搞了,希望大家还有机会继续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艺术创作水平。

马新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主任)

张旭光秘书长谈了自己的切身感受,也很感动,我听了大家的发言后也有同样的感受。

张秘书长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专程从北京过来,对我们参加写生的各位美术家表示欢迎和感谢!感谢各地政府及宣传部对这次活动的支持,这次活动确实是各级领导非常重视,这次我们画家能够参与这个活动应该说是比较光荣的,参与这次活动的五批人员的选择是反复斟酌过的,每个名单都是长江书记鉴定的。

还有就是老、中、青三代在艺术上有创作成就的都参加了。要科学发展,要符合科学规律,主导思想要明确,我们在过程当中尽可能少惊动领导,我们要减少各个的行政环节,要真正的深入下去,在写生方面多有收获,给我们创作打基础。

现在中央文件已经出来了反对“三俗”,美术家也有这种义务和自觉,反映我们当下社会的展示成果,人们的生活状态,我们这一代艺术家要拿出给社会交的答卷。这也是我们组联部的一个工作责任,把写生作为一种品牌来做,在今后的安排上,在大家的支持下,安排的更细,准备的更充分,希望取得更好的效果。 我把一些情况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希望大家做准备。

第一,今天我们这个活动是中国美术家协会“赴革命纪念地西柏坡采风写生活动”的胜利凯旋,大家都拿了胜利的成果和收获,也是在这里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同时,也是为了下一步“纪念建党9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纪念展。9月中旬,在银川要召开全国组联工作会,这个会议之后可能要发出明年“建党9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的预备通知,号召明年建党大展。希望大家在写生的基础上拿出自己的作品,明年参加这个大展,明年要全国征稿,可能里面一些重要的美术家还要跟踪,包括创作的思路、创作的初稿还要有一定的研究。

在这之前,还要开一个在京美术家建党9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的座谈会,一起来谈怎么样搞好这个展览,另外我们要做的就是搜集和整理美术家的写生作品,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大概要有500件作品左右的写生作品集,对这次重大写生活动做一个历史的记录,每个人选择5张作品收入作品集。

明年的展览肯定是很隆重的,也希望我们在座的美术家拿出更好的作品,送上一个满意的答卷吧。

杨文成(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联络部副研究员)

非常感谢河北省新闻媒体各位记者参加这次活动,座谈会到此结束,谢谢!

陈湘波创作感言

中国绘画艺术从来就不是以写实为终极目标的,而是一种写意的艺术。这是由中国文化的基本特性与中国画的审美意识决定的。写意,是中国艺术的根本特点,是中国艺术的艺术方法和民族特色。工笔花鸟画亦不例外,工笔花鸟画和水墨花鸟画作为不同的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样式,却同样是以追求“意境”的表现为目的,是殊途同归的两种不同的艺术样式。工笔花鸟画一方面以“应物象形”为手段,它有写实的要求,另一方面它的形式因素又决定它不可能完全写实。因为工笔花鸟画中的线条和色彩在真实的物体的外形上是找不到的,它们只是用来反映我们对事物视觉感受的虚拟性的艺术语言而已。这样工笔花鸟画实际上就具有写实与非写实的矛盾双重性,在这对矛盾中,工笔花鸟画的形式特点恰恰是集中体现在非写实,即艺术语言的虚拟性上。严格来说,工笔花鸟画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逼肖对象。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所谓写实,只是相对于水墨花鸟画而言的写实。它不可能也不必要象西洋画那样对物象进行逼真的描绘。我们也应该看到:传统工笔花鸟画的这种艺术语言的虚拟性所日益显示出来的兼容性和可塑性,为对本土民间艺术、宗教艺术、传统绘画艺术的丰厚积累的吸收,以及西方多种艺术形态地逐步渗入,并为其向现代形式衍变提供了广阔空间。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介绍

根据中宣部全国宣传部长座谈会会议精神,为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回顾中国共产党九十年来走过的光辉历程,讴歌建党以来国家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和人民群众的崭新精神风貌,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遵循艺术规律,鼓励原创和出精品,创作出更多具有核心价值观、反映时代情感,展现当代美术家艺术才华的优秀作品,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辉煌的答卷,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定于2011年6月27——7月15举办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对此次展览高度重视,精心策划、周密安排,认真落实,早在2010年3月份就召开了在京著名美术家采风创作座谈会,征求意见。从2010年5月初起,中国美协就积极落实、精心筹备,组织了百余名美术家由中国美协部分副主席和分党组成员带队,由中国美协组联部协调有关省份美协具体安排,分五批奔赴井冈山、瑞金、延安、遵义、会宁、韶山、西柏坡等革命纪念地采风创作,历时五个半月,为这次展览积累了大量创作素材。同时,中国美协协调发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兵团美协及总政文艺局,在各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的基础上,选送优秀作品参评参展。此外,这次展览更是得到了全国著名美术家的积极响应,88岁高龄的黄永玉先生特别为展览创作了5米×5米的中国画作品《九荷之祝》,92岁高龄的孙其峰先生精心创作了近年来最大尺幅的作品。著名美术家力群、彦涵、侯一民、刘文西、詹建俊、王琦、刘大为、刘勃舒、李焕民等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扛鼎之作。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是近年来中国美协组织的参展规格最高、著名美术家参与最多、规模最大的美术作品展览之一,其中,80%以上的展品都是美术家们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专门创作的新作。这是一次当代中国美术的大巡礼,也是全国广大美术家向党的生日献上的一份厚礼。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介绍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