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文化浸润中国人的民间信仰和日常生活,艺

2019-12-21 作者:美术   |   浏览(190)

摘要:2018年11月18日,由中藝堂艺术中心、中藝堂艺术品设计院、匠心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凡心所向·素履以往——张同禄从艺60周年艺术盛典暨张同禄大师“国宝六绝”全球发布会”在北京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行。

摘要:在科技改变世界、改变生活的现实大背景下,务必要在观念、行为等上做出新的调整、大的转变,才有可能突围成功,才有可能得以新的生机与活力。

摘要:君子人格和君子文化,作为中华民族千锤百炼的人格基因和文化精髓,既是精英文化的中心内容,又是大众文化的重要内涵,既在高雅文化中居于中心地位,又在通俗文化里占据焦点位置。

2018年11月18日,由中藝堂艺术中心、中藝堂艺术品设计院、匠心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凡心所向·素履以往——张同禄从艺60周年艺术盛典暨张同禄大师“国宝六绝”全球发布会”在北京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行。

原标题:艺术的边界和突围

原标题:君子文化浸润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此次“凡心所向·素履以往——张同禄从艺60周年艺术盛典暨张同禄大师“国宝六绝”全球发布会”,活动包括了文化局领导专家致辞、传承人致辞、中藝堂代表讲话、活动庆祝仪式、“国宝六绝”启动仪式、专家论坛等重要内容。中藝堂为让公众认识了解我们中国的匠心文化,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贡献力量。

我始终觉得,既然认定是一门艺术,就理应有它最基本的边界和底线、内涵与外延,不能无原则、无休止地去所谓拓展和丰富,否则就完全没必要划分和界定不同的艺术门类及相关创作形式了。但是每一种门类及其形式,它们的边界和底线究竟在哪里,内涵与外延究竟如何把握、如何区分,这是不容易明确做到的,甚至说,只有在不断的创作实践和理论总结中去逐渐清晰、完善对它们的认识,而且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不同语境下,还会随时出现新的情况和可能,产生新的认识,做出新的调整与再定义,并非一成不变。

战国 云兽纹青玉璜

此次活动的宣传海报将覆盖整个北京首都机场,自本月16号起,T1-T3,368个屏幕,持续播放一个月之久。与此同时各媒体也纷纷前来为记录下这辉煌时刻,此次前来的媒体有: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央广网、北京晚报、新华社等数十家媒体。借此张同禄大师从艺60周年的契机,让更多的人关注我们优秀的传统艺术,进而感受其中丰富的文化内涵,以艺术的形式实现文化的交流与传承。

比如书法,最开始就是一门实用艺术,到现在则变成了一门可供欣赏、收藏的纯粹艺术,实用性几乎不存在了,那么对书法的界定,它的历史价值与新的时代内涵是否需要重新赋予和注入,以及具体的创作手法、表达方式等,是否也都要有所相应调整或改变?这些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像近些年一直争论不休的现代书法,包括所谓的“丑书”“乱书”“盲书”“射墨”等诸多新品类、新形式、新花样,究竟算不算书法,有没有相应的艺术价值和创作意义?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但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并不是说所有的“现代书法”“丑书”“乱书”等都属于真正的书法范畴,只不过一般来讲,做为一种新的探索性的实践行为,丑书并非真正概念上的丑,而有着它自身的、内在的审美规律和创作特点,乱书也有乱书一定的理念、章法,只是我们很多时候被传统禁锢太久,还总会用老思维、老观念、旧规范、旧审美来打量、来评判,那么自然就会觉得不“美”,不“正宗”。而像所谓“射墨”“盲书”等行为,则脱离传统更远,用传统的那套理论完全解释不通,且处处有冲突,处处是问题。那么这个时候要怎么去看待?很显然需要有新的审美标准来衡量和品评,才会消除这种误解,解决认识上的错位问题。

君子文化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和标识,其内涵和特质早已成为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重要部分,成为某种思维定式、情感取向、生活态度乃至经验习惯,浸润并显现于中国人的民间信仰和日常生活。本文从器物、植物、动物、食物、家训家谱、俗语民谚等层面,简要描述这种浸润和显现的形态及影响,以求教于方家。

自2017年3月2日“张同禄从艺60周年筹备委员会”成立以来,历时近两年时间,中藝堂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筹备策划,包括:张同禄大师作品甄选投票、大师自荐推选、专家鉴定评选会等一系列相关策划,通过对作品艺术性、独特性、创新性、收藏鉴赏价值等参考标准,提名作品名单,按照每件作品的推选理由,投票率等确定入选作品。最后荣获张同禄大师“国宝六绝”的作品有:张同禄首款六方镶器景泰蓝《盛世六和如意炉》、首件景泰蓝中国红作品《龙腾虎跃》、首款以“喜轿”为元素的中国风格调且开创景泰蓝与木质元素创新融合先河的《喜事临门》、首款景泰蓝传家宝的《盛世龙薰》、张同禄大师从艺60周年纪念特别制作的《吉祥如意》以及“景泰蓝第一画”貔貅浮雕挂画《天赐福禄》。

再比如一些实验水墨、抽象水墨、新水墨等作品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中很多艺术家在进行创作时,根本就不用毛笔,材料中也只包含有传统的纸和墨,那么对于这类的作品,倘若还继续拿传统的笔法标准、单纯的水法、墨法标准来评判,显然不合适。务必要另立标准,打破固有的审美定势与相关思维理念,只有这样才有助于实验艺术、新艺术等的发展和进步,也才更加符合当下多元化的诉求,否则便只会如坐井观天,陷在传统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玉石温润:蕴藏君子之德

昔日宫廷御用,今日邦交国礼,2013年至今,张同禄大师每一年都有其作品荣登国礼,不仅代表了当代景泰蓝艺术的最高水准,还承载着领导人莫大的信任和厚望。此次展览,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以中国传统工艺,完整呈现中国皇家艺术的时代魅力,让景泰蓝艺术走向普罗大众,让皇家艺术装点现代生活。同时中藝堂也希望通过此次活动,提升人们对景泰蓝艺术品的鉴赏能力,促进景泰蓝艺术的传播和传承,让人们能够近距离感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展示极具代表性的中国传统艺术之美。

此外,我们常常讲,笔墨当随时代,较真的人会说这个观点是错的,属于断章取义,石涛完整的那段话是“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真正的意思是反对笔墨当随时代,想表达的是如果笔墨当随时代,就会跟诗文一样,常常是一代不如一代,到后面就会像白开水一直煮,毫无味道可言了。石涛的这段话,放在农耕文明时代,站在传统文化审美的角度和层面来看,显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如今时代变了,而且是整个生产方式、生活状态、审美语境等的巨大变化,跟以往任何朝代、任何历史时期所完全不同,这是前人始料未及、意想不到的。尤其当2016年人工智能机器人战胜世界围棋冠军的那一刻,当2017年人工智能机器人能够写诗向专业杂志和报社投稿,并受到刊发邀请的那一刻,毫不夸张地讲,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和逐渐普及,对传统审美以及传统书画的创作将是颠覆性的,这绝非危言耸听,科技的力量实在难以想象,你想要的任何作品效果,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完善的人工智能技术几乎都能够实现,而且大多时候会比一般传统派艺术家做得还要精彩、还要出色,这是科技所带来的现实改变。对传统书画家,特别对爱集古字、完全复古派的书画家来说,无疑是很危险的信号,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器物层面,最突出彰显君子文化内涵的莫过于玉。

张同禄大师现已年过古稀,与景泰蓝艺术结伴而行已有60周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张同禄大师不仅全数的继承了景泰蓝的传统技艺,还在此基础上不断突破创新,以奇妙的构思、丰富的釉色变化、多样的工艺融合不断地超越传统,使作品题材更为广泛、造型越是多彩多姿,风格愈加清逸新颖、超凡脱俗,并以新、巧、俏、美、雅及强烈的时代感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自成一派。

因此这就更加要求我们务必具有创新意识、创造精神,而不是再像以往那样亦步亦趋、固步自封,以农耕时代的思维、审美和技法等来面对现代文明、科技时代下的相关题材创作,那样只会不合时宜,被时代所无情淘汰。所以现在讲笔墨当随时代这个观点,就不能再武断、轻易地予以否定了。

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爱玉传统。采玉、琢玉、尊玉、佩玉、赏玉、玩玉的历史,已经绵延几千年,至今仍然兴盛不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颇为独特的现象?除了玉作为一种“美石”具有欣赏价值和经济价值外,关键在于自殷周时期起,我们的祖先就将玉石的特质与君子的品格相类比,赋予玉诸多君子人格及美好道德的寓意。《诗经·国风·小戎》:“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礼记·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君子于玉比德焉。”诸如此类以玉譬人,赞美君子品性如美玉一般“温润而泽”的话语,在先秦及后世典籍中如繁星闪耀,充分反映中华文化对君子人格的尊崇和推许。中国玉文化的繁盛,很大程度在于其中注入君子文化的灵魂,饱含君子文化的丰厚意蕴。

此次的“国宝六绝”发布会,不论是古朴典雅的炉,还是经久不衰的薰,亦或是精巧秀美的挂画,无一不体现着属于我们中国的文化,高贵典雅、端庄大气,使人无不为之动容惊叹。这些蕴涵着大师巧妙构思的6件作品都充满了憧憬与理想,欢乐与祥和的艺术意象,洋溢着丰富多彩的情感,自始至终贯穿着“国泰民安”的情结,做到传统美与现代美的和谐统一。

换句话说,在科技改变世界、改变生活的现实大背景下,务必要在观念、行为等上做出新的调整、大的转变,才有可能突围成功,才有可能得以新的生机与活力。

在《礼记·聘义》中,孔子与其学生子贡有一段颇有意味的对话。子贡问孔子曰:“敢问君子贵玉而贱珉者何也?为玉之寡而珉之多与?”孔子答曰:“非为珉之多故贱之也,玉之寡故贵之也。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傍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

六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张同禄大师创作出了众多优秀的景泰蓝作品,且件件经典。在昔日皇家艺术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博采众家之长,汇聚古今之美,以悠远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多变的造型艺术、绚丽多姿的色彩表现、富丽典雅的华贵气质,结合独特的时代特征和大师特有的哲学审美,再次成就了景泰蓝艺术的大气与奢华。张同禄大师的作品,源于工艺而超越工艺,早已跨出工艺美术作品的范畴,成为深受大家喜爱的艺术作品。

孔子解答“君子贵玉而贱珉”的原因,并非玉少贵之、珉(像玉的石头)多贱之,而在于玉的品质是君子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诸多德行的象征。此外,管子论玉有“九德”说、荀子论玉有“七德”说、刘向论玉有“六美”说等。东汉许慎《说文》在先秦各家之论基础上,进一步概括说:“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桡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玉石润泽,触手生温,犹如施人温暖的仁德;透过玉石纹理,能够自外知内,就像表里如一的坦诚道义;敲击玉磬,其声清脆远扬,恰似给人教益的智慧;玉器可以摔碎,但不会弯曲,仿佛坚贞不屈的勇毅;玉石虽有棱角,却不伤害别人,正如君子洁身自好行止有度。这里表面谈的是玉,实质是赞美君子品格,在赋予玉诸多美好品德的同时,也提醒君子时刻以美玉的品性要求自己,高扬着一种崇高的道德情感和伦理精神。

传600年皇家绝技,携60年巅峰造诣,创6件国宝佳品。当传统工艺美术技艺的传承与创新丰富而生动的展现在我们面前,如乘艺术之舟徜徉在浩瀚的文化长河中,共同感受中华文化亘古不变的动人旋律!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出自《礼记·学记》中的这句话,后来被收入家喻户晓的《三字经》里,成为脍炙人口的名言。与其说,这是强调美玉待琢,只有经过细心雕琢打磨,玉石才能成为国之宝器,不如说,这更是通过比喻衬托说明,学习对人增长知识、明白事理的重要。今天人们所说的“知道”,是了解掌握某种知识或信息的意思,此处所言的“知道”,乃指通晓大事理大道理。欧阳修《诲学说》言:“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这是告诫人们:君子人格的养成,要像治玉一样“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断进德修业,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否则不进则退,很容易“舍君子而为小人”。

中国作为爱玉之国、崇玉之邦,源于古代先贤观物析理,化以人文,既看到玉的自然之美,又在玉中寄寓丰厚的文化意蕴,形成“君子比德于玉”的深厚传统。在中华文化传统里,玉一直是纯洁、美好、善良、高雅、华贵的象征。带玉的词多为褒义词,如赞美人的有玉女、玉人、玉容、面如冠玉等,称赞住处的有玉府、玉堂、玉房、玉楼等,夸赞衣食的有玉衣、玉帛、玉冠、玉食等。有关玉的成语典故比比皆是,如冰清玉洁、金科玉律、金口玉言、字字珠玉、金玉良缘、如花似玉、金玉满堂、金声玉振、金枝玉叶、玉润珠圆、蓝田生玉等。这是君子文化从玉这一器物层面渗入我们文化观念和日常生活的反映,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君子文化对中国人思想和行为的影响至为深远。

梅兰竹菊:彰显君子之品

在植物层面,最鲜明体现君子文化内涵的莫过于梅兰竹菊。

梅兰竹菊,在中国文化里有个特别的雅号,即“四君子”。以花草树木比喻君子人格,在先秦时期典籍里屡见不鲜。《孔子家语》记载,孔子周游列国而不见用,返回鲁国途中看到兰花独开山谷,发出感叹说:“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众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与鄙夫为伦也。”他还说:“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这里以兰喻人,表达君子情怀和节操,说明早在中华文化蓬勃兴起的春秋战国之时,就已形成以自然景物比拟人品志向的“比德”传统。梅兰竹菊被称作“四君子”,正是这一传统延续发展的丰硕成果,也是君子文化深入人心的突出表现。梅兰竹菊成为历代诗人、画家反复吟咏和描绘的对象,主要原因在于其形象体现着君子人格的高贵品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君子文化浸润中国人的民间信仰和日常生活,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