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晚年最重要泼墨泼彩,艺术品微拍监管缺

2019-10-19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47)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收货第二天就让我的助手马上与微拍堂客服联系退货,对方回答临近春节,微拍堂已放假,让过完春节2月15日再办理退货。结果节后第一时间申请退货,卖家却坚决不同意,理由是只支持七天无理由退货。经与微拍堂店小二客服交涉,对方亦以种种理由不予处理。3月4日,广州观赏石玩家杨先生在其博客详细地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在微拍堂买到货不对版的东西、并遭遇拒绝退货的经历,语气明显有点愤愤不平。

2016年4月4日至5日,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春拍将于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其中的焦点拍品是张大千晚年最重要的泼墨泼彩作品《桃源图》,估价高达5000万至6500万港元,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历来估价最高的拍品。除《桃源图》以外,本季春拍还将推出一系列张大千的杰作,例如《阿里山晓色》与《味江》皆以估价待询的方式上拍。

艺术从业人群里每年都要盛行一段今年行情会很差的说法,今年对艺术市场走向的焦虑气氛,更是早早地出现在了元宵节之前,据传某知名艺术家在聚会上的一句我们要做好今年一幅画都卖不出去的心理准备瞬间引发艺术界的集体感叹,转发、点赞、评论如潮,成为伴随着整个业界猴年开工的一个特殊意味的景象。

自2012年国内诞生首批微拍网商以来,传统的艺术品交易也悄悄发生了改变。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10年我国仅艺术品一块,在线上的交易规模便有可能达到70亿元。

《桃源图》与张大千生平最后巨制《庐山图》创作时间相仿,两者皆精心绘制,尺幅大于一般作品。拍品虽题于壬戌嘉平月(1983年初),但并非一时间写成,应是反复思量斟酌,尽心竭力为之。全幅高约七尺,上方几近满画,以极厚重的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反复泼洒,层层堆叠。画面下方留白,近岸处醒以桃花数丛,旁有渔翁钓艇,似入桃源之境,这样的景象也是张大千毕生所求。

与往年不同,之前市场走低论调出现时,总有各方站出来否定,并以热火朝天的艺术活动场景为自己的立场背书。而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公布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调查报告2015显示,去年艺术品市场成交额为506亿元,比2014年下降20%。专家认为现今的艺术品市场规模基本回到了2010年狂飙突进前的水平。在残酷的现实和评论面前,似乎是,喊了好几年的狼来了,这次狼真的来了。

不过,作为一种新业态,艺术品微拍在迅猛发展的背后,也逐步暴露出赝品泛滥、做局托价等问题。由于行业监管和法律滞后,买家权益受损而得不到赔偿的现象时有发生。

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表示:大千先生写于八十年代初的《桃源图》是本季焦点所在。该画于1987年在香港苏富比以逾187万港元拍出,刷新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纪录。此后,《桃源图》曾借展于美国多个重要大型展览,并收录于多本有关研究张大千之学术专着及图录,与现藏于台北故宫的《庐山图》堪称画家晚年泼彩压卷之作。

狼就真的那么可怕吗?我们一直惧怕的狼,其实是经济增速放缓和产业结构调整综合因素下的阵痛。形势上坏的事情在发生,那是因为好的事情正在到来。

上拍文玩艺术品价低质差

编辑:江兵

工作室转让艺术家兼职

杨先生之所以决定在微拍堂上买东西,完全是出于内心对这种网络新鲜事物的好奇。加上店家推销的产品价格普遍都很便宜,又可以七天无理由退货,没什么负担和顾虑,所以便像闹着玩似的胡乱买了六七块石头。虽然心里知道网拍的观赏石多是大路货,品质偏下,并没有多少收藏价值,但了解和体验一把这种拍卖形式也不错。

2015年不时听到一些艺术家在北京熬不下去打道回府的消息,从社交网络上各种工作室转让的消息就可见一斑。本来这是屡见不鲜的,北京的艺术区有人走就有人来,一直都是客满的状态。但2015年转让信息出现的频率比之前高了很多,让人诧异的是,欲转让工作室的人中不乏有一定知名度的艺术家身影。与此同时,宋庄美术馆群近年也一改往年热闹的艺术活动局面,在去年一整年都没有太多活动。连艺术从业者都不再老往宋庄跑了,也就可以理解去年宋庄艺术节为什么那么冷冷清清。

孰料,一试就遇上了麻烦。据杨先生透露,其拍下的石头春节前便陆续快递到货,但其中有几块,与网上图片看到的相差很大,与卖家描述的品质也不相符,故而决定退货。

与此同时,一部分艺术家陆续告别全职在工作室生活和创作的方式,走出工作室去社会上找艺术相关的兼职和全职。国内一直没有出现较多为艺术家提供生活和创作基金的组织和机构,艺术家要想生存,就要各显神通。在艺术市场的持续低迷和变革调整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艺术家希望单纯靠出售自己的作品以维持生活和发展,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兼职或全职做艺术相关行业工作,然后来维系自己的日常开支和创作,是相对较好的一个出路。

在遭到店家拒绝退货后,他马上与微拍堂店小二客服交涉,因为春节放假停止退货的通知是微拍堂发出去的。但是,店小二告诉他,有一块石头已确认自动收货,不可以退了。而另有一块石头可以退,但理由依旧是已过七天无理由退货,必须找出其他的退货理由,譬如石头有什么毛病,并且要将石头拍成照片,明确指出石头的毛病所在,才可以退货。

对于很多西方研究者而言,他们难以相信中国会有那么数量庞大的职业艺术家群体。僧多粥少,终究会出现问题,道士下山也就顺理成章了。自谋生路未必不是好事,这也是一种生态需要。

无独有偶,南方日报记者前不久,也在同一家平台以840元和805元分别拍下了两把落款为国家高级工艺师邵云琴制、泥料为黄龙山原矿黑墩头的高乳壶和巨轮壶,此外还以100元拍下了一把落款为台湾知名工艺师杨文吉的绿壶。结果,前两把壶记者在付款后,都收到了货。但是打开包装一看,虽然证书齐全,但制壶的手工非常粗糙,而且壶嘴和把手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瑕疵,根本不是一个高级工艺师做出来紫砂壶作品的应有水平。因此,记者以疑似赝品的理由向店家提出退货。对方很爽快就答应了,并且在收到记者回寄的货品后迅速给予了退款。但是,记者拍下的杨文吉壶,付款后却迟迟没收到货,经与店家交涉,对方才表示自己失误把起拍价写少了一个零,应为1000元,除非买家补足差额,否则恕不履约。记者当即向微拍堂店小二投诉,但对方说只能买家与卖家自主协商,如果卖家不履约,会在系统留下不良记录,微拍堂能够对卖家有约束的也是这个。

面对大众的时候大众不知道你是谁

在微拍热潮与日俱增的当前,很多玩微信的朋友或许都有被无故拉进一些微拍群的经历。而参与过微拍的买家,在艺术品的真假和价格等方面与卖家产生纠纷或许不是新闻。只要打开微拍堂的公众号,随便进入一家店主的微拍号,都可以遇到疑似赝品的名家紫砂、字画和瓷器。在卖过紫砂壶给记者的那家,大量所谓名家制作的紫砂壶和书画,以几百元的低价成交出售。有的拍品,只要对艺术品市场稍有常识的买家,都可以一眼就断定其是赝品,然后,仍然在店里被大量上拍。

总有人喜欢拿2008年前的艺术圈盛景来慨叹当下的凄凉,2006到2008那几年,不管好坏,艺术作品都能卖掉,价钱还都卖得不错。从2008年到2014年,这七年当中,艺术品的价格一直在回归理性。因为缺乏健全机制,爆炒之后的艺术市场,缓了七年,还是没有彻底缓过劲来。那些在市场大好时期作品大卖的艺术家,如今作品面对的不是有价无市,就是在众目睽睽的拍卖场上表演大幅跳水。之前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现在变成今年吃老本,明年吃老本,后年无本可吃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大千晚年最重要泼墨泼彩,艺术品微拍监管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