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私藏家合力洽购,当杜尚成为经典

2019-10-21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95)

日前,国宝皿方罍器身和器盖在湖南长沙身首合一。这个在异国他乡流落了近百年的国宝文物,终于真正回到祖国怀抱。

图片 1

编者按

这一事件再次拨动了国人的神经:中国流失海外的一、二级文物就有100多万件,这些海外文物到底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其回家路又是否能够一路畅通?

从去年开始,高古瓷在全球拍卖市场上便频传佳音,众多高价拍品的出现引得藏家纷纷侧目。今年春拍中,一件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更是身价过亿,以其为代表的一大批高古瓷延续了市场的火热。

7月28日,恰逢现代主义的守护神杜尚第127个诞辰,曾经以打破传统经典为旗帜的杜尚却在当今被奉为经典;杜尚的作品在不断的抨击中渐显锋芒,而如今的年轻艺术家们在相对宽容的氛围中却大多缺少含金量。7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2014北京大学生艺术博览会上,青年艺术家们正面临资源过于重复、缺乏持续影响力的质疑,在杜尚诞辰之际观此现象,格外引人反思。

合力洽购的模式

这其中,可称中国瓷器黄金时代的宋元瓷器无疑是高古瓷板块的领军者,特别是宋瓷,温婉含蓄的釉色、风姿绰约的造型、美轮美奂的装饰技艺,是后世难以超越的丰碑。宋瓷以五大名窑领衔,龙泉、耀州、磁州等南北窑厂纷繁并立,各竞风流。有的釉色夺目,有的以刻工取胜,有的则开创了后世瓷画的先河,此风至元代仍有延续。

◎杜尚再好,也已然成为历史

谈到海外文物回流,特别是这次皿方罍的回归模式,业界普遍认为,这是由博物馆联合私人藏家合力洽购回国,可以说是中国海外文物回流的一种新模式。

不同的技艺风格迎合了当今不同藏家的不同审美喜好,也决定了其在拍卖市场上的价格定位。宋元名窑如今在拍场上的逐鹿之争,究竟谁更抢眼?沉寂许久的高古瓷市场是否开始进入一个黄金时期?就像关注世界杯上那些明星球队一样,我们不妨逐一看看这些宋元名窑在拍场上的表现。

如果让死去的杜尚复活,当他看到如今的当代艺术已将他奉上现代主义守护神的宝座,或许他一定会乐坏了,因为他终于达成了一举成名的愿望。但他或许也会有些失望,因为他所要创作出的一种代表时代潮流的艺术,却在他死后的半个世纪之久后,还依然屹立不倒。

2014年3月20日,湖南省博物馆官网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在湖南省公私单位和热心人士的合力推动下,经佳士得与皿方罍当前所有者的积极沟通,买卖双方于纽约时间3月19日圆满达成协议,皿方罍即将回归湖南,最终由湖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

定窑:迈入亿元豪门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杜尚让我们意识到艺术创作并非一定要通过双手来制作,作品的创意和思想才是艺术真正的灵魂,尽管当时他匿名创作的泉曾经遭到1917年纽约独立艺术家社团展的否定,但却开始了20世纪实验艺术的先锋,乃至到了现当下,也依然有效仿他的艺术作品不断出现。这样的创作形式尽管至今仍然有质疑,但却不可否认地成为了现当代艺术的重要手段,这种现象本身并无对错,但却很容易让艺术家陷入一种艺术与非艺术之间难以界定的误区,很多人一味效仿杜尚的这种创作形式,却不能像杜尚那样,表现当下、突出观点,于是出现了很多空有奇形怪状,却与社会生活脱节的作品。杜尚再好,也有其特殊的社会背景和个人独特的创作理念,不该让历史的先锋引领当下的思考。

13年前,几乎是在同一天,皿方罍器身在纽约佳士得亚洲艺术品拍卖会上,以924.6万美元的天价成功拍卖,创下当时亚洲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五大名窑之一的定窑为宋代白瓷的典型代表,从问世以来即广受推崇。元人刘祁《归潜志》赋诗赞曰: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

◎学无止境,但需要搞清对象

13年后,皿方罍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作为一件重要拍品,它原定于纽约当地时间2014年3月20日再度亮相佳士得,并将以1000万美元起拍。在获悉皿方罍器身将被再次拍卖后,湖南省有关部门与国家文物部门及企事业单位通力合作,联合民间藏家,在拍卖前以湖南收藏家群体的名义,向佳士得正式提出联合洽购皿方罍。佳士得经与皿方罍当前所有者沟通后达成拍卖前的成功洽购。

谷应泰《博物要览》卷二《志窑器》云:定器有画花、绣花、印花三种。多用牡丹、萱草、飞凤三种。时造甚有佳器,式多任务巧。定窑印花纹饰似取材定州缂丝,以缂丝纹样局部地移植于瓷器。故定窑印花装饰一出现便极具神韵与造诣。此外,定窑装饰也部分受唐代金银器纹饰的影响。定窑器皿以宣和、政和年造者佳。时为御府烧造。色白质薄,土色如玉,物价甚高。

作为当代艺术的中流砥柱,青年艺术家们需要学习经典不假,但要学的从来都不是前人的创作风格,而是继承他们的创作精神,最终目的是要在自己的创作中将与上个世纪截然不同的当代性体现在自己的创作中,立足于对于今天社会生活的感受和体悟。

这种洽购的方式不仅让文物顺利回归,又避免了拍卖中漫天要价的损失,是文物回流的一种新模式。

北宋为定窑发展的鼎盛时期,制瓷技术有许多创造和进步。北宋中后期,定窑由于瓷质精良、色泽淡雅,纹饰秀美,被皇家选为宫廷用瓷,由此名声大噪。

杜尚最值得学习的地方未必是他的经典作品,或许他最值得学习的还是敢于不从众,坚持自我。当年他的绘画作品下楼梯的裸女被送至巴黎参加一个立体派组织的展览时,却被立体主义者们和未来主义者们踢皮球,没有人欣赏他对传统静态美学的突破,两面不是人。如果是普通人知道这样的结果,十有八九会信心大挫,卷铺盖走人,而杜尚在黯然地将作品搬回家后,并未放弃自己的尝试,反而让他从此不再对任何艺术团体感兴趣,走上了真正自由创作的道路。

入关问题难倒众人

从2013年开始,定窑瓷器在全球拍卖市场上的成交量较此前几年有了大幅提升,且成交价格也一路走高。2013年春季,纽约苏富比推出的一件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碗以约合人民币1384万元高价成交,10多年前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1239.41万港元成交的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碗所保持了许久的记录就此打破。

反观当下,艺术家抱团现象越来越严重,按风格划分、按地域划分的比比皆是,这样的物以类聚式的相互照应反而让人看不到突破传统的希望,杜尚之于当代艺术家,最该学的反而是独立。

中国文物学会此前统计,考虑到战争掠夺以及盗墓交易,有超过1000万件中国文物流失到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其中国家一、二级文物达100余万件,精品达几十万件。这些流失的中国文物大多数散落民间。

到了2014年,定窑的旺盛势头依然不减。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一件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以约合人民币1.16亿元成交,不仅打破了记录,更闯过亿元大关,让业界惊叹。同时,中国嘉德春拍中推出的一件北宋定窑刻花执壶,也斩获了约合人民币458万元的佳绩。

◎反成经典,谁来打破这框架

一面是大量文物存于海外,另一面是大量的中国资金海外淘宝,这就使得很多收藏者在对的时间能够遇到对的东西,最后揽得宝物归。

量价齐增,身价破亿,定窑无疑是如今拍卖市场上宋瓷的领军者。

杜尚能在艺术史上留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因为他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西方艺术给出了重重一击;时隔近一个世纪,杜尚成为了艺术史的里程碑,他的作品成为了新的经典,那么又该有谁来突破它呢?

然而文物艺术品海外回流之路并非一帆风顺。2013年10月,在香港苏富比40周年秋季拍卖会上,海外回流的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被广东藏家郑华星以约2.36亿港元拍得,但直到现在,郑华星仍旧为该佛像的巨额税费大感头疼。该尊佛像后来虽以借展名义入关,但因为没有交税,在国内待半年之后还得被请出去;除非交一笔超过半亿的税费,才能获得在国内的永久居住。

钧窑:一场三高价

杜尚曾经化作女性名赛纳维,在法语中意为这就是生活,他认为自己最好的作品就是生活,因此无论是他的创作还是生活,我们都能感受到强烈的自由感,从不会被创作方式、材料、内容等束缚。而如今很多人声称创作的是像泉那样的现成品艺术,还在挑战所谓的传统艺术和美学思想,无疑就是一种方式的重复,其实根本毫无突破,更不谈有什么现实性思考在其中。

对艺术品征收关税及相关税的制度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存在。目前,艺术品和收藏品及古物同属于关税税则中的第二十一类。根据其规定,国内藏家或者拍卖行,如果从海外购买、征集文物,入关时需要交6%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

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五大名窑之一的钧瓷以釉色制胜,绚烂奇妙的色彩三分人力,七分天成,绝非世间丹青妙手心思所能及。

杜尚已死,如果在今天还将他奉为经典,将学习杜尚作为不认真创作的借口未免让人感到讽刺;学习杜尚生活即是创作的精神,才有可能超越他的成就,而这个目标对于当下的青年艺术家还有多远?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世界上最主要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包括美国、英国、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以及新加坡,都采用艺术品零关税。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地区征收艺术品关税,等于是把文物艺术品向外推。从增强国际竞争力的角度来看,也不应该人为地设置门槛。

钧瓷工艺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开创了使用铜的氧化剂作为着色剂的制瓷方法,在还原气氛下烧制成功铜红釉,为我国陶瓷工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对后世各类窑变花釉、釉里红等工艺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天青、天蓝、玫瑰紫、海棠红等各种瑰丽的色釉名闻天下。而且,一窑一火烧制的钧瓷,变化万端,无一相类。钧瓷的这种窑变釉色,妙景竞生,引人遐思无穷,观其漫无涯际之变化,陶然自乐,情悦性怡,这是观赏钧瓷的独特乐趣。

编辑:江兵

不能仅靠民间力量

在众多宋元名窑中,钧瓷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数量是最多的。虽然成交价格没有更多惊人耳目之处,但整体成交价格始终维持在稳定的高位,精品主要集中在100万至1000万元的成交价格区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博物馆私藏家合力洽购,当杜尚成为经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