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场上齐白石赝品泛滥,私募基金或成趋势

2019-10-22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13)

图片 1

图片 2

从第一款艺术品信托推出,到2011年18家机构的45款信托、市值超过55亿元,再到2013年的迅速缩水,仅余下5家机构盘算着16亿元的信托规模,艺术品信托在国内的发展可谓从山顶一路探至谷底。与此同时,国内运作的私募艺术品基金逐渐取代了大规模的艺术品信托产品,1亿元以内的小而精的艺术品基金浮出水面。

曹可凡,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主持人

超越传统中国现代绘画大师展在意大利罗马威尼斯宫举行,一名观众在现场用放大镜观看齐白石的花鸟鱼虫册细节。

从2009年到2013年,艺术品信托、基金在中国走完了第一个五年。从第一款艺术品信托推出,到2011年18家机构的45款信托、市值超过55亿元,再到2013年的迅速缩水,仅余下5家机构盘算着16亿元的信托规模,艺术品信托在国内的发展可谓从山顶一路探至谷底根据公开资料,2014年前2个月公开发行的艺术品信托仅有一款。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主持人曹可凡3月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本届人代会上,他将重点关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问题,并将建议在自贸试验区中开放文物拍卖。

2013年是齐白石诞辰150周年,于是拍场上冒出了大量的齐白石书画,数量多达数千幅之多,令人目不暇接,但真迹实在凤毛麟角,不少伪作还高价成交。伴随着近年拍场上齐白石作品行情的迅猛上涨,引发了新一波造假高潮,特别是在嘉德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拍出4.25亿元的天价后,大家蜂拥而上抢拍齐白石,导致大批伪作充斥拍场。目前,拍场上各种五花八门的齐白石赝品都涌现了,什么四条屏、《百虾图》,绝大多数是粗制滥造、不折不扣的赝品。

西方的艺术品基金往往长达8-15年,而中国艺术品信托、基金,不乏两三年甚至更短的产品。一哄而上、非理性扩张,从业者急功近利甚至是违法、违规的操作,不仅体现在国内艺术品信托和基金的短期运作,更显示当下这个行业的短命一度跻身国内艺术品信托、基金第一集团的某艺术品投资管理公司,曾一年发行约10亿元的产品,而今,高峰时期的核心成员早已解散。据记者了解,该公司的负责人正试图向民间金融资本融资几千万元,处境艰难,不难窥见。

曹可凡表示,近年来,我国文物拍卖市场发展迅速,2012年文物艺术品成交额达到288.52亿元,居世界前列;全国现有文物拍卖企业362家,整体规模和实力显著增强。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成长虽然很快,但是由于法制、规章不够健全,拍卖行业的管理不够完善,并未培育出成熟的市场机制。而且中国有大量文物流失到国外,过去还能通过政府财政到国外拍卖回部分文物。但近年来,随着文物价格水涨船高,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因此必须发挥民间资金、力量,让文物回流。

拍场上齐白石赝品泛滥

长期观察国内艺术品市场的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刘双舟指出,目前的艺术品信托法律不能满足艺术品信托的需要,在市场准入制度、信息披露制度、艺术品鉴定与价值评估制度等方面,都有需要完善的方面。

但目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第55条第3款规定,禁止设立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和外商独资的文物商店或者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外资拍卖企业不能涉及文物拍卖,既阻碍了中国拍卖业走向世界的进程,也不利于我国文物回流。尽管现在外资的拍卖行已经可以开始在上海自贸区中开展拍卖,但仅限于当代艺术品,如果能够开放文物拍卖的话,就能够吸引更多的海外文物回流。同时,像苏富比、佳士得拍卖行进入内地市场,也有助于规范国内的文物拍卖市场,提升行业水准。

■存世数量仅1万余件

知名的英国艺术品基金集团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明确指出,艺术品基金不是面向广泛公众的大规模基金,而是适合于私人财富管理以及私募。这个长期从事艺术品投资的集团在国际上有多个投资市场,虽然该集团不断研究中国市场,但迟迟未见开垦这块土地。与此同时,国内运作的私募艺术品基金逐渐取代了大规模的艺术品信托产品,1亿元以内的小而精的艺术品基金浮出水面。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就其所知,上海目前的私募艺术品基金有20多家。

为此,他建议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暂停实施《文物保护法》第55条第3款,允许符合条件的三资拍卖企业在上海自贸区内从事文物拍卖经营活动。买家拍卖成功后可以不将文物带出自贸区,在自贸区设立专门的储存空间即可。同时,对于不少人关心的中国文物会不会通过自贸区外流的问题,建议文物行政部门在以下方面依法进行监管,确保国家文物安全:

笔者以为,当前国内拍场上的所谓齐白石,90%以上都是各种高中低仿的赝品和冒牌货。翻开雅昌艺术网艺搜一下齐白石,仅2013年秋拍就上拍了足有上千件之多!这不是荒唐可笑吗?实事求是讲,笔者在去年秋拍预展现场看到的齐白石真迹也不过就屈指可数的几十件而已。甚至一些大型龙头拍卖公司,也堂而皇之上拍了不少赝品。只不过是高、中、低仿的差别而已。由于齐白石强大的市场号召力,大小拍卖公司不管有没有真迹,都要拿出一些上拍,最终导致大批伪作流向拍场。

去年发行规模大幅收缩

文物拍卖经营资质管理

关于齐白石一生作品数量有多种说法,有1万件之说,有2万件之说,还有3万件之说。笔者倾向于1万件左右。这些真迹一部分在齐白石去世后由家属捐献给了北京画院,现在成了北京画院的镇馆之宝。还有一些分散在国内各大美术馆、博物馆中,如中国美术馆、辽宁省博物馆等。流在民间的不过几千件而已,可是目前自国内拍卖市场成立以来这20年已经上拍的足有2万件之多,这就显得十分滑稽了。至于说齐白石作品数量有3万件、5万件之说的,依我看多是别有用心者,这么说不过是为了他们在拍场上浑水摸鱼提供借口罢了。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13年新发行的艺术品信托为9款,发行规模约为16亿元,而在艺术品基金和信托大举膨胀的2011年,某一家公司的年度募集计划就达到了10亿元,计划发行的产品类型也较为丰富,包含银行艺术品理财基金、艺术品集合信托基金、艺术品私募基金三种产品。

在上海自贸区内从事文物拍卖经营的三资企业,须具备相应条件,依法申领《文物拍卖许可证》,并进行资质年审。

■拍场常见造假伎俩

从2009年到2013年,艺术品信托在中国经历第一个五年,在2011年达到高峰,但很快在2012年至2013年迎来拐点。

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备案

2013年12月,深圳某拍卖公司以248万元成交一幅齐白石《茶花》,注明是李苦禅、李燕父子书画专场,款识梅花香好惜多棘刺,可与茶花为友。书法恶俗不堪,软弱无力,与齐白石大师书法相去甚远。2013年12月,上海某拍卖公司776.2万元高价拍出一幅齐白石《寿桃图》,款书寄萍堂上老人齐白石居京华作,书法松垮扭捏,毫无连贯之气,描摹痕迹明显,缺乏齐白石大师的功力,属明显赝品。2013年12月,上海一拍卖公司上拍齐白石早期作品《贝叶知了》,款书庚寅正月1920年作,也是一件拙劣的赝品。

2009年,国投信托有限公司联合保利文化、中国建设银行共同推出国投信托盛世宝藏1号保利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购买数名著名画家知名画作的收益权,标志着国内信托机构正式介入艺术品投资领域。

同国内企业一样,在上海自贸区内从事文物拍卖经营的三资企业拍卖的文物,在拍卖前应当经省级文物行政部门审核,并报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备案。在文物拍卖活动结束后30天内,将文物拍卖记录报所在地省级文物行政部门备案。

2013年11月,北京某大拍卖公司上拍一齐白石隶书《五言联》太和保元气,景行在高山,估价150180万元,172万元成交。其实,这根本不是隶书,应该叫篆书,不是字形写扁了就叫隶书。尤为可笑的是拍品属款乙亥冬齐璜白石,乙亥的写法跟齐白石严重不符,南辕北辙。我们看同画于乙亥年的齐白石真迹《灯鼠图》中乙亥的写法,齐白石写亥字下面只写一丿,而不是两丿,这是齐白石个人的年款写法。造假者浑然不知,写成了常规的两丿,这就大错特错了。

2010年,艺术品信托进入发展上升通道,2家机构发行了10款艺术品信托,发信规模超过7.5亿元。2011年,在政策推动下,银行、担保和再担保机构挺进文化产业,随着艺术品市场的飘红,当年18家机构发行了45款艺术品信托,发行规模超过55亿元。然而,进入2012年,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和艺术市场影响调整,艺术品信托也开始收缩,产品数量下降,发行规模约33亿元,降幅39.5%。2013年,不仅发行规模下滑,参与的机构也锐减到5家,只有山东信托、国投信托、长安信托和华融信托等继续发行艺术品信托。

文物进出境管理

目前国内拍场上齐白石造假主要有几种伎俩,伪造名人上款是常见的手法之一。伪造名人上款的拍品近年在国内拍场屡见不鲜,因为名人上款更能吸引买家的眼球,在拍场上受到买家的追捧,往往能卖出不菲的高价,所以各种假上款时有涌现,什么民国总统、副总统上款的齐白石画作都有上拍,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因为齐白石一生大部分时间是在民国,所以民国时期的政界名流屡屡成为造假贩假者盯上的目标,碰上这类拍品要格外警惕。

用益信托工作室曾于2011年、2012年连续发布季度艺术品信托市场报告,然而进入2013年,该工作室暂停了对艺术品信托的数据收集。用益信托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由于产品太少,2013年起不再编制相关的市场报告。

外资拍卖企业征集、拍卖的文物,其临时进境、复出境应当向海关申报,并报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上海管理处审核、登记。经审核允许出境的文物,发给文物出境许可证,从指定的口岸出境。

其二,打着海外回流或者白石弟子珍藏的名义,兜售齐白石伪作赝品。一些国内拍卖公司从日本征集回来不少齐白石书画,在国内上拍,但真迹寥寥。某日本美术竞卖株式会社近期上拍了一些齐白石画作,其中不乏赝品,如《鱼虾负我》、《六蟹图》等。某拍卖公司465万元成交的《牡丹》号称从巴基斯坦征集而来,是当初作为国礼送给巴基斯坦代办的,但笔墨呆板,书法僵硬。近年,白石弟子家藏的画作多有上拍,如女弟子郭秀仪家藏的齐白石真迹曾拍出上千万元的高价,但一些造假者也盯上了这类题材,赝品时有出现,需要小心。

一位信托业人士分析指出,艺术品信托发行成本较高,收益压力相对较大。艺术品信托春买秋卖、快进快出是常见的操作方式,短线操作加大了投资风险。短线操作在市场景气时还能获益,但在回调行情下,显然不合适。投资者对于信托产品信心下降,募集变得困难。2012年对文交所的清理整顿,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艺术品信托的退出空间,加大了艺术品信托的风险,信托产品的发行量自然减少了。

曹可凡还提议在上海建设巴金文学馆,以收藏展示、文学研讨、对外交流、文学教育培训、公众文学活动平台等为基本功能,努力打造一座现代化、国际化、专业化、符合上海国际大都市地位的城市文学公共设施。

其三,一些造假者利用出版著录来迷人耳目,欺骗买家。南京某公司拍卖之《红蓼秋菊》,号称是2011年某美术出版社《齐白石作品珍藏卷》著录,上款为部长雅属,但细观之却是一件不堪入目的赝品。所以,2000年以后的出版物,很多都缺乏可信度。2013年12月天津某公司257.6万元成交之《海棠八哥》,著录自2013年《守望经典百年水墨精选》,但也是一件赝品。像这类近几年出版的藏品图书,很多都是商业性的,基本上交钱就能入选,完全没有权威性可言,目前拍场上靠出版物招摇的假齐白石比比皆是。

正常兑付下的风险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拍场上齐白石赝品泛滥,私募基金或成趋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