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水墨迎来春季,各市市镇不敌境外景气

2019-10-22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79)

图片 1

继伊斯科那茨前年在巴黎佳士得以超越估价45倍的7000多万元人民币拍下一尊13世纪木雕观音像,佛像艺术品市场以此为拐点,走出了2008年以来的阴霾,这一趋势在去年春拍以来得以延续,直至2013年10月,香港苏富比上拍明代永乐大佛。然而对比香港,内地佛像艺术的成交并不尽如人意。

在画廊和拍场上,有越来越多鲜艳的面孔,他们有海外经历,有家传出身,有自己的资本和藏品,这些中年新富藏家和新兴的80后藏家正成为不容忽视的新晋群体。

朱伟水墨作品

在香港拍场上,一尊明永乐铸铜鎏金释迦牟尼坐像,以1.85亿元人民币创出新纪录。作为世尊,释迦牟尼是各部派供奉的主尊。永乐一朝,倾国家之力,集八方匠才,塑造出了符合各民族的审美形式。

受家族影响的藏二代

去年秋拍中,中国当代水墨表现格外抢眼保利香港的《中国当代水墨II》专场总成交价2400万港元,成交率达89%,部分作品以高于估价2至5倍的价格成交,朱伟的作品《水墨研究课徒系列》估价160万港元,最终以约750万港元的高价成交;在苏富比香港秋拍中,刘国松的《子夜太阳》则以630万港元成交。

这尊永乐大佛的拍卖成交,使市场的目光投向佛教艺术品市场。然而,内地市场的成交额与量,自此却出乎意料地急转直下。翰海拍卖佛像部全年虽有1.75亿元,并在春季百分之百成交,但秋季遇冷,使全年总成交被拉低至86%;保利拍卖佛像部2013年春季专场首槌,成交额虽不尽如人意,却也取得1.05亿元的成绩;嘉德拍卖佛像部以全年307件拍品中成交80%、9600万元而功居前三;此外,某拍卖行春秋两季,新晋佛像部也带来71%成交的6200万元的业绩;此外,北京的远方拍卖、古天一拍卖也陆续加入佛像拍卖的阵列。

在逐渐兴起的青年藏家群体中,家传出身是藏二代身上最鲜明的特征,与同龄人相比,他们有扎实的功底,继承了父辈的收藏人脉,并且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比较快,种种因素使得他们在收藏群体中脱颖而出,收藏的门槛对他们而言并不是问题,只能说他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曾经一度被当代艺术和传统水墨排斥的中国当代水墨,似乎迎来扬眉吐气的时代。而业内更为关心的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自2008年开始持续下滑之后,中国当代水墨能否接棒,成为艺术市场的主角?

2013年佛造像市场的前十大拍品,成交价总计将近3.25亿元人民币。十尊佛像中,五尊来自境外,成交价占总额的79%。其中第一、二位均由香港苏富比拍出,为创下全球雕塑艺术价格的永乐大佛,以及日本著名收藏家坂本五郎所藏唐代干漆佛头。

陆寻自称是被父亲逼上梁山的,陆寻的本专业是纳米技术,是非常尖端的化学和物理生物学科,但是他的父亲对于艺术的感觉非常好,主要收藏一些国画、民国文人和政治家的手稿。陆寻真正进入到艺术品收藏领域,还是在2005年,当时也是要创办南京四方私人美术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当代水墨咸鱼翻身

秋拍中,佛教艺术境外拍卖已扭转2008年以来的低迷状态,大小拍品的成交价平均高出内地五成以上。唐卡的前十拍卖纪录,几乎被境外拍卖行包揽。其间缘由,自有《纽约时报》对国内艺术品市场乱象的些许诟病,也有类似《功甫帖》事件中,专家、一二级市场混战之下的误伤。

在国外留学的经历让陆寻对艺术首先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开始接触一些当代艺术,参加各种艺术双年展。他第一次买的作品是草间弥生的南瓜和一张杜马斯的小纸本作品,收藏起点是从海外艺术品开始的。

水墨画,传统指单纯用水与墨创作的中国画,始于唐,晚唐《历代名画记》作者张彦远曾言运墨而五色具,意指墨的浓淡变化可涵盖色彩。五代水墨山水画初成,代表画家有荆浩、董源和巨然。随着文人画兴起,宋代的水墨山水达到高峰,风格日趋多样,既有北宋的郭熙、范宽代表的全景山水,也有南宋马远、夏圭擅长的边角山水。元代文人画盛兴,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发展了山水画的笔墨技巧和情趣,王渊、王冕、张中等大家还以墨代五色来画花鸟植物,墨花墨禽跃然纸上。

若将2013年下半年内地市场的低迷,归咎于蜂拥而起专场的竞技,或是资金流动并发性不足,怕是有失公允。

现在的陆寻经常国内外飞来飞去,目的就是去世界各地参观美术馆,看艺术展览,和艺术家深入交流,并认为这些比拥有一件艺术品来得更重要。他认为自己已经变得更敬重艺术、更热爱艺术了。对艺术家也有了更多了解。时常能惊异于艺术家的作品居然能够将一个事物或现实表达得那样深刻,而且还那么富有美感。而这本身,就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洗礼和升华。

当代水墨自上世纪80年代初伊始,在30余年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中,低调的水墨从未缺席,但一直处于尴尬境地。即使被冠之新水墨实验水墨,也得不到以观念艺术占据统治地位的中国当代艺术圈的认可,更不被中国传统国画界接受。

2013年11月8日首都博物馆的佛韵造像艺术精品展,每日接待4000人次,开创了佛教艺术展览的先河。对于不少的藏家无疑是当头棒喝,颠覆了市场经验的三观。此前,北方受地域性及一级市场的影响,多偏爱明清两朝汉藏风格的宫廷作品,对于藏传艺术体系及尼泊尔、印度早期佛教艺术鲜有涉猎,可供参照的实物和书籍也因资料稀缺而无法比较。此次展览,汇汉地、西藏、尼泊尔、印度、蒙古,以及明清宫廷之大成,集学术、历史、宗教、工艺的美学标准为一堂,使众多佛教艺术爱好者于明清宫廷以外的造像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李慧娜的父亲李铭是上海著名紫砂壶收藏家,她在大学刚毕业后,帮助父亲打理与嘉德拍卖行的事务,在这个过程中开始了对收藏的接触和了解。她发现每当父亲投入到收藏这件事情时,就会非常开心和有活力,于是有了开始自己收藏藏品的念头。

沉寂近30年的中国当代水墨市场从2012年忽然热了起来。佳士得和苏富比两大拍卖公司几乎同时在纽约推出中国当代水墨的展览或展售会。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推出的水墨新世界专场,标志着当代水墨以整体姿态迈入艺术品市场。这个仅有53件拍品的专场,成交率为92.45%,成交额达到1377.44万元,其中谷文达、徐累、娄正纲、朱伟的4件拍品过百万元。北京保利也在2012年秋拍首次推出名为中国当代水墨的中坚力量的夜场拍卖,49件上拍作品成交44件,成交总额高达3386万元。2013年,当代水墨已经成为各大拍卖行力推的品类,而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也在力推当代水墨。

理解之余,比对市场上造型、工艺、材质不美的作品,毫无学术、宗教价值的造像,即生成免疫力。在这知识积累过程中,也将会迎来质变的欣喜,使佛教艺术在未来更趋理性,展现或有宗教意义,或有艺术史价值,或有审美表征的系统收藏。

在与拍卖行打交道的几年过程中,李慧娜开始逐渐接触到当代艺术,当她面对这些作品时,觉得它们与之前的绘画太不一样了,不仅画面并不空洞,而且很具有观念和思想内涵,在能够解读作品的意义之后,受到触动的她被当代艺术激发出很大的热情,并开始进行收藏。

当代水墨改变了言水墨即传统的格局,从以往当代与传统之间的窄缝中走出来,开始构建属于自己的学术体系。

2014年的佛教艺术品市场,会延续2013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受国内经济大环境不振的影响,国内藏家或将谨慎出手,以有限的资金博取最大的收藏兴趣与投资利益。国际市场上,美国经济回暖,且近年持续的高价位带来的市场关注,使集艺术与学术于一身的佛教艺术精品将在中国古代艺术品拍卖中表现良好。

2008年的艺术品市场虽然刚经历过金融危机的冲击,但油画市场仍然火爆,好作品也非常多,李慧娜有很强烈的购买欲望但又因价格太高而不敢下手,在此时父亲告诉她:假如你喜欢一件艺术品那么它的价值是无限的,不需要太考虑价格,再贵也值得。得到父亲的鼓励后,李慧娜开始大胆出手购买作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今世水墨迎来春季,各市市镇不敌境外景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