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项专场,从企业收藏到企业博物馆

2019-10-23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55)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名为Ink Art: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的水墨大展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

从企业收藏到企业博物馆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最近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中国新水墨展,乍看之下让人欣慰,似乎中国文化已经走向世界,并且受到了高度重视。然而再看之下却不免忧虑起来,走出去的究竟还有多少是代表了中华文明的艺术?还是早已在别人的话语权下悄悄变了味?

悲观派: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同样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在连续走高之后,中国艺术的学术地位是否在国际上得以同步提升?还是国人的自尊心在自摸之后得以暂且的满足?我们的文化是否真的繁荣发展并在全球成了先进文化的代表?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徐子林:机构对艺术并非真了解,建博物馆纯属天方夜谭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有一点是清楚的,继中国当代艺术的价位到达天价之后,它的市场利润空间已临近尾声。西方对下一个卖点和文化切入点在十年之前已开始筹划,他们是不打无准备之战的。现在新水墨的定义已经基本成熟,这支西方文化的突击队即将整装待发。当然,在历史上革命的火种在境外点燃,从外围杀将进来的案例是较多的。从俄国到我国的晚清时期,有志人士到境外去聚集以取得支持,此类例子举不胜举,在此不一一赘述。其策略犹如当年农村包围城市。

我认为,中国当下的机构收藏主要依赖拍卖进行收藏,是从市场到市场的过程,更关心艺术品的市场价值,而不关注对艺术本体的研究。这样不仅不可能结出西方私人博物馆那种有品质的果实,还会对市场造成不良影响。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然而,对西方而言,这次的文化和商业之战役,八成的胜券应该是有的。不容置疑,二战以来,美国在文化推广、意识形态与商业的互动上做得是非常成功的。作为该国的国家战略,他们是非常有智慧、有耐心、锲而不舍地推进着的。从迪士尼、好莱坞、肯德基、当代艺术,摇滚乐的全球化的成功,应该相信他们会准确地为我们的传统水墨走向现代化指明方向。我们传统文化的岔道或将被西方再次指定跑道,重新站位、出发。我相信,会有很多群体因此而欢欣鼓舞,因为我们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系统地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文化的视角和维护艺术纯洁的视野拨款投资,梳理并建立自己的先进文化体系和有高度的艺术标准。我们的艺术标准以前更多的是泛政治化的,既无商业性又无艺术性。近年来的文化倾向所呈现的往往是商业和艺术的矛盾体和混合物。

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去年秋拍两个比较抢眼的收藏机构:斥巨资购入毕加索作品的万达集团,虽然他们号称有专业的学术团队,但从收藏情况只能看出:毕加索的那幅作品根本不值那么多钱,而如果想做美术馆,收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也没太大意义;砸下1.288亿拍下黄胄《欢腾的草原》的宝龙集团,本身是个房地产公司,同时也做拍卖。去年,他们在上海的第一拍就闹出个大笑话,把徐悲鸿的一幅假画《九方皋》拍出了近九千万元的价格。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该机构介入艺术品市场的动机不纯,意在炒作,而且相当没有底线。

北京贞观2014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杂项专场

正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中国水墨大展

尽管机构收藏是社会文化事业中非常重要的力量,但是有个前提:机构必须基于严肃的学术梳理之后做出系统性的收藏。对有志于此的机构而言,首要任务是组建一个具有品质的专家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一定不能靠着江湖关系维系,它的内部必须有健康的学术氛围,甚至应该容纳争吵和针锋相对的意见,并且有学术性的报告指导每一年度的收藏行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投资行为具有最大程度的理性。同时,机构收藏的成长离不开社会的扶持,目前中国已经有了一些这样的政策,但力度还不够。而即便是这些简陋的政策,执行情况也不尽如人意,因为政策本身不够明朗、漏洞太多,以至于认真做文化事业的机构得不到任何资助,拥有较多政府资源和关系、别有用心的收藏机构反而能得到很多好处。

贞观拍卖因2003年举办圆明园狗首拍卖一事因此闻名中外。香港贞观于2011年公司重组,重组后以最新的经营模式和经营理念。于2012年3月在北京成立贞观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我们的政府正在拨款,有计划地建造博物馆,但这些博物馆中的藏品却捉襟见肘,因为一方面对新藏品的拨款极其有限,另一方面如何真正地从艺术价值和艺术规律出发去进行收藏的意识还未真正建立。空荡荡的建筑内似乎正等待着西方人给我们推荐藏品和艺术家,并且大有自愿高价吃进的意思。然后再把这批艺术家招安,授以院士头衔,好吃好喝,五湖四海满堂皆喜。

然而,西方的收藏机构主要以基金会的模式运作,公益性强,并和画廊及艺术家本人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所以,西方的机构收藏有扶持艺术创作的性质。其实,我们也不用过分仰望西方的机构收藏,认为那些企业家都有着高尚的贵族血统、受过很好的美学教育,才使他们的机构收藏最终成长为具有公益性质的博物馆。事实上,古根海姆的创始人最开始也对艺术没有丝毫了解,但他有一个儿媳妇是这方面的行家,古根海姆给予了充分的资金支持,才最终形成了一个完善的收藏脉络。西方的机构收藏之所以能够成长为参天大树,并不是因为最初的企业家对艺术有先天的敏感度,而在于他们有健康、开放的心态,对新的事物有着习惯性的支持,这是中国很多新贵需要学习的地方。这毕竟是一个专业性的学科,不能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判断,或者从零学习,而是需要学习接纳更多的观点、获得更多专家学者的支持,才能够减少走入误区的风险。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杂项专场,从企业收藏到企业博物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