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先生的藏书,高仿艺术品值得称道

2019-10-25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3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05年,在荷兰兹沃勒举办的一次艺术展览展出了由画家吉尔特杨杨森伪造的费尔南多博特罗作品。

过去,对于中国雅皮士来说,再没有比穿一身中国本土品牌的衣服更让人丢面子的了。即使是最爱国的民族主义者也知道,本土品牌就意味着廉价和庸俗。雄心万丈的中国雅皮士讲究穿着意大利的服装,开着德国的车子,拿着美国的MBA学位。一时间中国制造只剩下了食品这一块自留地,但是紧接着,南亚的鲍鱼、欧洲的猪蹄以及非洲的鱼翅便成了宴会餐谱上的炫耀品。

王世襄先生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在中国,数以千计的画匠伪造了该国的艺术瑰宝,其中既有古代的、也有现代的。

但是这都是以前的情形了,现在,所有这一切都一去不复返。日本制造曾经是拙劣手工制品的代名词,如今却已经代表着艺术和时尚。无独有偶,中国制造也在逐渐使自己变得更加具有美感和魅力。这不仅体现在高质量的洗衣机、电视机以及计算机的生产上。这是一场由时尚大师领导的美学革命,这些大师们提高了中国制造在各个领域内的水平:从建筑到电影,到服装,再到烹调。随之逝去的是:设计拙劣的水泥建筑,老生常谈的史诗电影,以及只有歌厅的招待小姐穿起来才会觉得舒服的旗袍。

王世襄 已抄诸书

我们本能的第一反应是,惊叹作伪者的技艺,痛惜作伪者的不端行为。不过,尽管作伪显然在经济上是一种犯罪,但在艺术或美学上,并不总是罪行。作伪者甚至可能是艺术爱好者的朋友。

现在,那些时尚大师们令中国的建筑充满现代气息,这里既有明代的极简单派艺术风格,又有对细枝末节的吹毛求疵;而且,这里不再有世俗的华丽,也不再有廉价的咬合。他们对中国本土产品以及历史文化的推崇已经令其他的中国人开始逐渐抛弃洋为贵的哲学,而改为信奉东方。终于,我们发展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民族,上海服装设计界的大腕陈逸飞说,现在,我们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我们对自己的产品也有足够的自信。

营造学社图书目录

有时,作伪者给我们奉上的,不过是伟大的艺术家当初没抽出时间创作的作品。如果一件赝品好得足以让专家上当,那么它就能好到让其他人心生愉悦,甚至产生自己的见解。2005年,已故的瑞士收藏家恩斯特贝耶勒(Ernst Beyeler)把来自皇后区的一幅罗斯科赝品称为不知名的绝妙佳作,并把它挂在自己的同名博物馆里。为什么不把这幅画看成是罗斯科恰好没时间绘出的绝妙佳作?如果拥有现代绘画大师齐白石作品的中国人即使他们拥有的作品不是真迹还能再多出几千人,这会是坏事吗?从某个方面说,它们的确是他的作品,它们以一种深刻的领悟,近乎完美地汲取了齐白石对艺术独一无二的贡献。如果不是这些伪作,就没有人能想得到,齐白石创作了这些画中体现的理念。

如今,有品位的中国人讲究吃挂炉烤鸭,穿唐装,并且在自己周末度假的别墅里挂上当代名家的字画以及苏州的丝织挂毯。电影中的中国城市居民通常是喝着绿茶,读着性爱指南。地产业巨头张欣说:这里没有你在海外的唐人街里所看到的那种艳俗的中国艺术风格。

不论世人如何定义王世襄先生,或文物鉴赏家、或收藏家、或专家学者等等,均不为过。唯有一点时人恐怕都忽略了,世襄先生还是一位非常在行的藏书家。关于藏书,世襄先生深藏密室,外界大都只在先生的《自珍集》、《锦灰堆》里得以井底管窥。余曾过手世襄先生的藏书,为此也有幸进入世襄先生的收藏密室,恍若入小金匮石室,皆为箱柜排列。先生导引开启一二,得其中二十余种,均为《自珍集》中之物。然间有先生研究仍有用而暂留者,其余者一概不知。越十数年后,今又得世襄先生藏书三百八十部有奇。另据世襄先生的《已钞书目》1册,内记已有钞书600余部,和之此前、先有和未见者,总数已逾千种,令人一改先前对世襄先生藏书的看法。初以为先生藏书不外掠奇实用,而观目下如此数量和质量的藏书,窃以为称世襄先生为藏书家,绝非奉承溢美。

作伪者还提醒我们,伟大的艺术依赖于艺术家的见解,而不一定依赖于他们的双手。类似于提香(Titian)、伦勃朗(Rembrandt)、鲁本斯(Rubens)等巨匠的许多非凡的艺术作品中,部分、甚至大部分是由他们的画室助手动笔完成的,提香或伦勃朗在艺术创新上的表现力,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在过去的近20年里,皇后区的作伪者设法让诺德勒的交易商和他们那些精通艺术的客户上了当,他的赝品能够存世及成功的唯一原因是,波洛克和罗斯科的真正贡献在于,他们提出了一套创作艺术品的观念和步骤。作伪者可以被视为一名忠心耿耿的助手,只是刚好在画家去世后才出现;数百名齐白石画作的作伪者亦是如此。

这一审美品位大跃进的下一步任务便是让世界相信,中国人不是只能够制造毛茸茸的玩具和方便简易的闪光灯。中国现在确实已经能够生产高质量的手工艺品了, 房地产开发商潘石屹说,为什么我们总是要靠打价格牌来促销呢?英雄所见略同。服装设计师陈先生已经在纽约的曼哈顿设立了办事处,致力于向巴尼斯等有特色的零售商推销自己的服装;美厨家张劲洁最近终于得偿夙愿,在新加坡崭新的艺术中心埃斯普兰纳德开办了一家餐馆;画家朱伟将自己的作品卖给了伦敦、纽约等城市的顶级美术馆;而电影制作人陆川则希望,虽然自己的影片已经不再依靠神秘的中国历史来吸引观众,但是依然能够得到西方影迷的认同。

世襄先生一生所事职业,多不随意。然世襄先生一生的第一个职业,不是研究书画、木器家具、铜炉竹器、葫芦鸽哨之类,而是古籍文献。世襄先生1941年燕京大学毕业之后,赴四川李庄,辗转为梁思成接受,成为中国营造学社的助理研究员,具体工作就是营造学社的图书馆管理员。整理编辑营造学社所藏古籍文献资料,此即世襄先生所事的第一个职业,也是先生日后研究文物成一代绝学的理论和资料基础。在此有世襄先生在营造学社工作时期的亲笔手抄《中国营造学社图书目录》。封面有世襄先生亲笔书:畅庵钞存字样,书尾有题记,称此为营造学社最完整和系统的藏书目录。从这本营造学社的藏书目录内容来看,里面录的清廷工部则例、大内竹木牙角各类制作等藏书,无疑都是世襄先生此后研究必备的文献参考资料。世人常问,民国以来竹木炉壶的收藏家,非独世襄先生一人也,何以世襄先生能将这些井市的雕虫小技,在理论上总结升华,成为世纪绝学,从而登上了大雅之堂,而且获得国内外学术界的公认,究其原因之一,即是世襄先生扎实的古籍文献资料基础和清晰的梳理古籍文献资料的功夫。因此可以确定世襄先生是稔熟中国传统的古籍版本学、古籍目录学的,而且非常重视古籍版本目录,先生的藏书中有《郘亭知见传本书目》、《艺风藏书记》等九部藏书目录即可为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王世襄先生的藏书,高仿艺术品值得称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