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玉器继承了战国浪漫主义的遗风,从西周蚕

2019-11-22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98)

现在一般的都认为,古丝绸之路开辟于西汉,昌盛于隋唐。然而,早在商周时期,养蚕、缫丝和织绸的生产,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生产与加工已经相当成熟。如《夏小正》中说:三月摄桑,妾子始蚕。还有《诗经》中也有许多诗篇提到蚕桑。例如《诗经豳风七月》: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爱求柔桑。意思是说,春天里一片阳光,黄莺鸟儿在欢唱。妇女们提着箩筐,络绎走在小路上,去给蚕采摘嫩桑。这些都生动地描绘了当时妇女们采桑养蚕的劳动情景。

两汉时期是我国玉文化大发展时期,尤其是西汉玉器直接继承了战国以来浪漫主义的遗风,各种精美的西汉玉器令人叹为观止。其中佩饰类玉器中除了普通几何造型的璧、璜、觿等之外,还涌现出诸多生动精巧并具有象征意味的单玉佩,笔者就在这其中择取造型精美且少见者试举一二。

福建省发明家协会的资深发明家侯梦斌高级工程师展示了一块个人收藏品,这是一块手掌大小的、有磨圆度的小砾石,让我眼睛一亮,几乎尖叫起来,庐山冰川砾石!侯工笑答,正是,是在庐山旅游时,捡到的。

说到蚕桑与丝绸文化的传播,还得从西周说起。据《穆天子传》记载,最早将丝绸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的是西周的穆王。他从西安出发,向西长途跋涉,到达了今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将很多包括丝织品在内的礼品馈赠给了沿途国家的主人。虽然这个记载不好考证,但从考古发现看,西周时的蚕丝文化已经十分发达,特别是穆王前后的这段时间。

1、蝉形佩

要知道,我曾多次去庐山,每次去都会在砾石堆中翻找这种冰川砾石,竟然次次都无功而返。侯工笑曰,我就去一回,很快就找到了,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西周贵族墓葬中发现的纺织品痕迹与遗物数量虽然不多,但仍然为我们了解西周时期的纺织技术提供了重要参考资料。最为难得的是在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内发现的大量的玉蚕和丝织品痕迹的实物,为我们了解西周时期丝织与刺绣的情况提供了非常珍贵的资料。玉石制作的玉蚕多为青玉做成,玉质透明光亮,通体雕琢成蚕蛹状,有的呈长条状(图1),有的呈卷曲状。这些造型生动的玉蚕,向我们展示出了西周时期已经十分发达的桑蚕生产情况。丝织品痕迹有些是粘附在青铜器上,有些是压附在淤土上,可以看出大部分是平纹的纺织品。且有一块淤土上的纺织品印痕具有简单的菱花图案,应该是斜纹的提花织物。这只有用专门的提花织机才可以织出。此外,还发现了一处刺绣的印痕(图2),它采用了至今还在使用的辫子股绣针法,运用双线条刺绣出卷曲的草叶纹、山形纹,针脚非常匀称。另外,在陕西周原强家一座大型西周墓葬中,还出土了一件形象更为生动的玉蚕(图3)。这件玉蚕为青玉,黄微泛绿色,玉质晶莹、细腻鲜润、半透明,圆雕,通体雕琢成节褶状,并弯曲如弓,呈半环形,巨目圆嘴,头端平齐,腮两侧有对称小圆孔,颈部的节褶较短窄,腹部的节褶较宽阔,尾部呈扁平状,造型形象逼真,表现出了蚕的动感与伸缩力。这件玉蚕的年代在西周晚期孝王前后,在时间空间的衔接上,与前者比较,对玉蚕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说明以养蚕为主要对象的玉器文化艺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上述与《穆天子传》记载是吻合的。足以证明西周时期,丝绸织品的生产使用已经相当普遍,周穆王完全有条件向外国元首赠送丝绸了。

古人以蝉代表品行高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载: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蝉在幼虫时生活于污泥之中,等蜕壳化为蝉时,飞到树上风餐饮露,符合君子出污泥而不染的品行。一般汉代玉蝉多见于葬玉系中,用作口琀为多,作为佩玉则相对较为罕见。徐州狮子山西汉楚王墓出土有2件形制相同的蝉形白玉佩,佩长4.5、宽2.1厘米,造型刻画逼真,纹理雕刻清晰。蝉体有一穿孔用以系挂,所以不属于葬玉含蝉,而是佩戴使用。有学者认为古人可能出于蝉本身形象完整单纯,便利用雕琢造型,并使人易于联想到玉佩击撞而发出铿锵悦耳的声音,所以佩戴玉蝉形佩。

一块小砾石有什么稀罕?在各地的河床中比比皆是。但这块冰川小砾石看似与普通河床砾石无异,其实大有文章,区别就在于这块砾石是弯曲的,其内弯处还有折皱。

随着战国、秦、汉时代的经济大发展,丝绸生产达到了一个高峰。公元前126年,在汉武帝的西进政策推动下,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打开了中国通向中亚以西的广阔地域的通道,我国与西亚和欧洲的贸易日益频繁,大量的丝绸通过丝绸之路,向西运输。经过魏晋南北朝和隋唐,又有了很大的发展。史料记载,唐朝初年的僧人玄奘西行取经,在回国途经于阗时,听到一则传说故事,说于阗王曾娶东国女为王后,要求对方将蚕种带来,并把养蚕制丝的方法传到了于阗。从此以后,于阗桑树连荫,可以自制丝绸了。近代考古学者曾在和田东北沙漠深处的丹丹乌里克遗址上,发现了一块八世纪的木板画,所画的正是那位传播养蚕制丝方法的丝绸女神。

2、豭豚玉佩

庐山第四纪冰川肯定派的地质学家称,这是庐山第四纪冰川运动的铁证。

到了公元7世纪,我国的养蚕和缫丝技术向西传到阿拉伯和埃及。10世纪传到西班牙。11世纪又传到意大利。15世纪蚕种和桑种被人带到法国,从此法国开始有了栽桑养蚕织丝的生产。英国看到法国养蚕获利,便效仿法国,于是养蚕生产又从法国传到了英国。美洲大规模发展养蚕生产还是17世纪的事。这些都是古代丝绸之路商贸传播的伟大贡献。现在,我国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伟大战略,必将使这条深深扎根并发源于华厦沃土上的蚕丝文化之光,普照全世界,惠及全人类。

2002年长安县茅坡西汉中期墓葬出土有1件豭豚玉佩,佩长11.5、宽4.4厘米,片雕成一伏卧野猪的形象,短尾回卷形成一孔,阴线勾勒出四肢及细部特征,两面纹饰相同。类似造型的玉器在陕西西安北郊卢家口亦有出土。《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载:子路性鄙,好勇力,志抗直,冠雄鷄,佩豭豚,陵暴孔子。南朝斐驷集解:冠以雄鷄,佩以豭豚,二物皆勇,故冠带之。佩戴这种豭豚玉佩应该是寓意勇猛之意。

要谈一下庐山冰川小砾石,先提及一下庐山冰川大辩论。这是一场旷时达近百年之久的科学大辩论,其争论时间之长,参与科学家之多、人数之众,争论人国籍范围之广,在中外科学史上绝无仅有,而且至今仍是一宗世界科学史上的悬案。

3、虎形佩

欧美地质学家在中国进行地质考察后,曾下了结论,中国东部没有第四纪冰川运动发生。

安徽巢湖放王岗汉墓出土1件白玉虎形佩,长4.8厘米、宽4厘米、厚0.5厘米。整体略呈椭圆形,正面微鼓,反面内凹,中间有圆孔,器身似龟甲状,左右两侧透雕出相向的双虎身躯,以獠牙和四足紧抱龟甲,发掘报告中称之为虎形佩。老虎作为现实生活中的猛兽,在汉代人看来具有吞噬鬼怪的力量,《后汉书》中有画虎于门,当食鬼也。又见《风俗通义祀典》载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执搏挫锐,噬食鬼魅。可见猛虎造型玉佩除了装饰美观作用外,也具有辟邪厌胜之意。

1931年,中国地质学家李四光在庐山地质旅行时,认定庐山曾出现过第四纪冰川,后因气候变暖,冰川消失,但冰川遗迹仍在,像冰川漂砾、沟谷砾石群、U形谷、冰窖和冰斗等众多第四纪冰川遗迹。

4、獬豸佩

老外地质学家们听后很不服气,1934年,李四光与老外地质学家们同上庐山进行了一场科学史上著名的庐山冰川大辩论。在现场指认中,老外地质学家或口服心服、或口不服心服。从此以后,国际地质学界基本上承认中国东部曾有过第四纪冰川运动发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汉玉器继承了战国浪漫主义的遗风,从西周蚕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