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把时间装在瓶子里

2019-11-28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90)

 

图片 1

 

图片 2

本文来自 Artsy 网站,作者是CASEY LESSER。

有位朋友在读苏珊·桑塔格的《论摄影》,看到这样一段话:

羞羞地说,艺术君之前刷牙的习惯并不好。晚上有时候小酌一杯,醺着,就懒得刷牙。不过,一个电动牙刷却完全改变了这种状况。

以前艺术君也翻译过一些与艺术教育有关的文章,相比而言,这篇文章主要针对艺术机构,而且有更多可以操作和思考的东西。我知道,国内有些机构在这些方面虽然刚刚起步,但是做得不错。翻译这篇文章,也是希望能带给大家更多借鉴。

图片 3

这个一个月前买的电动牙刷,带有一个小 LED 显示器,牙刷启动时,随着嗡嗡的马达声,显示器会开始读秒计时,方便了解本次刷牙的持续时间,推荐时长为两分钟。另外,上面还有一个星级显示,如果每天都能坚持早晚两次刷牙,你就是“五星上将”。要是错过了几次,星级就会降低了。艺术君现在就是四星级,因为有两、三次实在不想刷,就用了漱口水。

文章比较长,所以分两次发布,今天是第一部分。

她的问题是:

但是,用电动牙刷刷牙这件事,已经变成了艺术君起床后、睡觉前最重要的一个仪式,成为了一个习惯。一个来月下来,对着镜子照照,恩,这口牙确实白了不少呢。

如何教给你的孩子关心艺术

去年五月,进入 “Frienze 纽约”现场时,我碰到一个同事,他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孩子。我们刚走过喧闹的帐篷门口,孩子们立刻开始行动,直接冲向Carsten Höller的红色章鱼。他们噗通一声马上跳到旁边,开始讨论:“它是用什么做的?”,“为什么它是红色的?”这是最初的几个问题。

 

图片 4

Carsten Höller的红色章鱼

一个多月之后,我又看到他们,这次是在切尔西区,他们对 David Zwirner 画廊中Jordan Wolfson 会动的大玩偶充满好奇。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Jordan Wolfson的大玩偶

即便是外人也能看得很清楚,参观艺术,已经是这些孩子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们密切接触艺术(身上的热情是很多成年人都难以保持的),让人思考一些问题。艺术中的什么元素主导了孩子的注意力?艺术对于孩子的成长有什么影响?更大的问题是:要做些什么,才能慢慢培养孩子对艺术的兴趣和欣赏?

为了给出答案,我找到了横跨儿童教育和艺术领域的专家。不光主要关注博物馆空间提供的计划,我还咨询了其他艺术专业人士和教育局,希望能树立起更完整的画面,指出重要的因素,有助于孩子的早期艺术欣赏,以及这如何影响一个少年人的大脑。

为什么照片的扩散是对庸俗作品的肯定呢?超现实主义者跟马克思主义者有什么关联呢?

小小一个电动牙刷,体现出了时间管理的几个原则:

艺术对于儿童早期成长的益处

过去十年,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简称 NEA)发现了一些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艺术有益于儿童早期(从婴儿到八岁)的发育。2015年12月,NEA 发表了一份文献评论,由项目分析专家 Melissa Menzer 主导,其中发现:艺术——包括音乐、戏剧、视觉艺术、文学——和社交、情感技能——比如帮助、关心、分享活动——之间存在联系。

同时,NEA 艺术教育专家 Terry Liu发现:越来越多艺术基金正在和其他门类一起,进入儿童早教领域。“教育艺术家,或是旗下艺术家拥有早教技能的组织,正在跟父母们、或是 Head Start 中心一起,帮助他们把艺术教育和学习在这个很早的阶段结合起来。”Liu 注明。换句话说,艺术不再视为某种创造性的追求,而是用作“帮助孩子学习其他学科的方法”。

Liu 更进一步指出:很多新增的计划不仅“思考艺术和如何学习艺术”,同时将艺术看做“如何用其辅助理解世界的渠道”。人们正在教授年轻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艺术跟自己身边的世界存在联系。

很多其他研究发现:艺术创作和情感规训(emotional regulation)之间有关系。心理学家 Jennifer Drake 是布鲁克林学院的助理教授,她做的研究主题是:在孩子和成年人之中,素描和情感规训的关系。这些研究围绕6到12岁之间的孩子展开,证明素描可以缓解负面情绪,这些情绪产生于被告知要回忆某件个人的悲伤事件。这些结果激发了更多研究机构的规划,鼓励父母让孩子尽早参与到艺术活动中,那么到底该怎么做呢?

艺术君遇到中文看不懂的情况,都得回去看原文。这一段也是:

  1. 形成节奏感
  2. 形成对时间的量化感知,借助可以调动各种感官的手段
  3. 形成反馈

结合观看和创作

在观看艺术和创作艺术之间建立共生的关系,这是很多艺术教育计划的基础,也可以作为起点。在博物馆中,教育者制定艺术创作计划,让观众与当下展览的、或是永久的藏品发生联系,这已经是标准化的实践了。

比如纽约的惠特尼博物馆,已经制定了全方位的计划,让各个年龄段的孩子们(从为新生儿和新父母准备的“婴儿车游览”开始)都能参与,不过最受欢迎的计划,是“开放工作室(Open Studio)”,这是室内的艺术工作室之行,由研究生带领,让家庭可以在周末自由参观、创作艺术。“这是一个空降式的艺术创作计划”,家庭计划的协调负责人 Billie Rae Vinson 在电话中这样说。“这种方式可以借助某些实物探索艺术作品。”

图片 8

纽约惠特尼博物馆

在“开放工作室”的一天,可能包括制作拼贴,其灵感来自于 Edward Steichen 摄影作品中的高度对比。“博物馆里面很适合讨论,但是艺术家们会做些什么?”Vinson 提出。“他们会做东西,我们得让参与的家庭们也做些东西。”这样一来就是一石两鸟:既让家庭与艺术家的活动建立联系,又激发了灵感。“我们不再试着让父母或是孩子们复制或是制作展品的小尺寸版本,这样显得不够原创;我们想让他们受到这些艺术家的灵感启发,然后自己尝试做些什么。”

其他博物馆也采取了类似模式,比如芝加哥艺术学院,他们有一个每日艺术家工作室计划。“博物馆中的艺术创作会很有力,因为在美术馆里面,孩子们可以将自己的艺术创作想象和他们周围的作品建立联系,”那儿的艺术教育主席Jacqueline Terrassa 这么说。

图片 9

芝加哥艺术学院外景

尽管如此,艺术学院最近发现:还是有必要将更多注意力引导到博物馆的展览上。“如何才能让家庭感到博物馆更亲近、逛起来更容易?我们过去希望找到一个有趣的、更能互动的方式,”Terrassa 说。“家庭来到艺术学院,他们常常就呆在 Ryan Learning Center 中,而不是去看其他展厅。”这个春天,博物馆启动了一个全新的数字计划——JourneyMaker,让家庭能围绕着8条故事线创建自定义的游览路线,故事线包括超级英雄、时间旅行,还有怪异和神奇的野兽。

面向孩子的计划围绕家庭展开,这让惠特尼博物馆和艺术学院发现:不仅孩子们常常需要家长或是监护人监督,同时,一起了解和创作艺术的过程,让孩子和成年人之间形成了强有力的共享体验。因此,这些计划成为了家庭的共享空间。“我跟一个父亲聊过,他告诉我:这里像是纽约的起居室,”Vinson 说到惠特尼的空间。“他告诉我:他的儿子在我们的开放工作室中学会走路,而他的女儿那时正在创作艺术。”

The lure of photographs, their hold on us, is that they offer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a connoisseur’s relation to the world and a promiscuous acceptance of the world. For this connoisseur’s relation to the world is, through the evolution of the modernist revolt against traditional aesthetic norms, deeply implicated in the promotion of kitsch standards of taste. Though some photographs, considered as individual objects, have the bite and sweet gravity of important works of art, the proliferation of photographs is ultimately an affirmation of kitsch. Photography’s ultra-mobile gaze flatters the viewer, creating a false sense of ubiquity, a deceptive mastery of experience. Surrealists, who aspire to be cultural radicals, even revolutionaries, have often been under the well-intentioned illusion that they could be, indeed should be, Marxists. But Surrealist aestheticism is too suffused with irony to be compatible with the twentieth century’s most seductive form of moralism. Marx reproached philosophy for only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rather than trying to change it. Photographers, operating within the terms of the Surrealist sensibility, suggest the vanity of even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and instead propose that we collect it.

大到太阳系的公转自转、地球的四季更替,小到我们每个人的起眠作息,节奏感无所不在。有了节奏感,就容易形成习惯,心才能定下来。

营造灵活的、公共空间,用来体验艺术

以探索艺术为目的的公共空间,这个想法在很多博物馆都受到欢迎。Sugar Hill 儿童艺术和故事博物馆( Sugar Hill Children’s Museum of Art and Storytelling),位于纽约哈林区的 Sugar Hill地产项目首层,由 David Adjaye 设计,去年十月开馆。这里有一个很大的中央展厅空间,称为“起居室”(The Living Room)。现在,这里的墙上画了一幅生动的、有故事性的壁画,来自艺术家 Saya Woolfalk,是她和自己四岁的女儿一起完成的。画廊里点缀着亮橙色的长椅和桌子,父母可以带着孩子们来这里观看、制作艺术,参与到音乐和讲故事的表演中。

图片 10
Sugar Hill 儿童艺术和故事博物馆

附近的空间中,是一个专门的艺术工作室,还有展厅空间,一个用来轮流展出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展览,有时候是跟孩子们一起完成的作品,另一个展出其他几家合作博物馆已经完成的展览,包括 El Museo del Barrio 和哈林区的 The Studio Museum。“成立这所博物馆,原因之一就是将其作为实验室,看看艺术教育和策展共存时,会发生些什么,”策展计划助理总监 Lauren Kelley 告诉我,“看看是否有更民主的规划方式,而不是仅仅将展览作为教育任务的来源。”

她强调: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不能跟参与展览分割开来,所有这些都需要孩子们的参与,只是程度不同。现在展出的 Shani Peters 的作品,灵感就来自于艺术家和孩子们的共同创作。这样的展览能够成功祛除“身为参观者那种神圣感,这种感觉让人们很不舒服,”Kelly 提到。“我们希望,从儿童的早期开始,我们就能去掉他们的这种感觉,然后他们离开这里,就会想去大都会博物馆,心里想着‘我觉得这样挺有意义’。”

儿童艺术博物馆(Children’s Museum of Art,简称 CMA)也将展览和艺术创作空间结合起来。博物馆的口号是“观看、制作、分享”,体现出他们的方法:结合细心观看、艺术创作和围绕艺术的对话。这里的艺术创作活动,常常是围绕一个中心主题的群展(目前的展览与体育有关,下一个是室外空间),在主展厅举办,旁边是多个专用的工作室。那儿还有一个粘土吧,可以以家庭为单位注册,创建有趣的雕像。

图片 11
CMA 内景

“让艺术变得熟稔起来,成为每天都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与世隔绝,同时帮助孩子们适应它,”Terrassa 说道。“艺术不仅在博物馆里面,它遍布在你的身边。”Jessica Hamlin 是纽约大学 Steinhardt 学院的艺术教育教授,她也表示同意。“在观看艺术作品和创作艺术作品之间,总有这种来回反复,应该如何观看、理解,如何围绕着作品构建语言和欣赏方式,”她提到,“但是还有第三个角度:广泛意义上的美学欣赏。我们可以把这种观察和思考带入自己生活中看到的东西上。”

【第一部分结束,点击可查看英文原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艺术君翻译出版的艺术书籍
  • 查看艺术君推荐的艺术入门书籍与影视作品
  •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图片 12

首先声明,艺术君没有通读英文原文,所以下面的翻译和论述都是基于自己不成熟、不全面的理解。

对于时间的全感官感知能力,它不仅是让你明白知道时间的推进,这种明确的记录还能起到一个督促的作用,因为你不明确记录,不知道自己浪费了多少时间。艺术君之前的一份工作中,自己尝试着记录从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都在做什么,是完全给自己看的,结果那几天的工作效率大增。因为光是记录这个动作,就已经可以提醒你不要刷朋友圈上淘宝剁手了。你想试试看吗?只有一个要求:对自己诚实。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艺术君的翻译是:

反馈的重要性不用多强调,有了反馈,你才知道事情的结果好坏,才有可能加以改进。

Like this:

Like Loading...

照片的诱惑,它们对我们的掌控,在于它们一次性地、又是同时地提供了这样的关系:让我们作为鉴赏者观看这个世界,同时又不加区分地接受了这个世界。原因在于,经历了现代主义者反叛传统美学规范的演变过程后,这个鉴赏者与世界的关系深深卷入了[媚俗(kitsch)之品味标准]的推广过程。虽然有些照片,既是个人物品,又有着重要艺术作品的深度和美感,但照片的广为散发,说到底,是对媚俗(kitsch)的肯定和强化。照相术极其灵动的视角,让观者欣悦,营造出一种无处不在的感觉,是一种有欺骗性的经历感。超现实主义者,渴望成为文化的激进者,甚至是革命者。他们常常蒙蔽于出于好意的幻觉中,觉得自己可以,实际上也应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但是,超现实主义的美学观念中弥漫着太多讽刺,不见容于二十世纪最诱人的道德观。马克思谴责哲学只是试图理解世界,而不是设法改变世界。摄影师们拍照时有着超现实主义者的敏感性,他们认为即便是试图理解世界都是虚荣的、没有价值的,因此应该收集世界。

接下来,艺术君就从贴着肉的肚兜里掏出三个锦囊,这三个锦囊是艺术君时间管理的“独门之秘”,之所以能 4 年如一日地坚持做下来“一天一件艺术品”,就要感谢这三个锦囊。

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在于翻译版本中对于 kitsch 这个词的翻译和理解有问题。

咳,其实也没有那么“独门”啦,看完之后,你会惊叹于这些方法有多简单。尝试之后,你就知道它们有多强大。

首先说 kitsch ,这个词不应该翻译成庸俗,大家公认的翻译是“媚俗”。我记得有个说法是:看到蓝天白云下,草地上玩耍的女孩儿,突然为之流泪,这是发自真心的感动,然后,被自己的感动而感动、流泪,这就是“媚俗”。

锦囊 1 号:番茄工作法

图片 13意大利人爱吃意大利面,意大利面里面一定要放番茄,这个番茄工作法,就是一个意大利人Francesco Cirillo发明的。所以,该工作法的英文(其实是意大利文)叫 pomodoro,很多相关的工具也都以其命名,比如艺术君自己用的Pomodoro One。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番茄工作法,就是将工作分成多个部分,放在多个时间段完成,每25分钟为一个时间段,又叫一个番茄钟,一个番茄钟内的工作过程不能被打搅。番茄钟和番茄钟之间可以休息5分钟。每四个番茄钟之间可以休息20-30分钟。

再简略一点:把时间装进25分钟大小的瓶子里。

番茄工作法,符合我们的三个原则:25分钟的节奏感;好的工具可以用剩余时间显示、声音提示提醒你时间进展,并给出反馈。

另外,番茄工作法养成习惯之后,你还会发现自己对于工作的时间估算能力增强了,这可以让你对自己的时间安排更有把握。

虽然简单,但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一个番茄钟之内有人打搅怎么办?如何根据番茄钟的数据改进?更加详细的说明,大家可以看《番茄工作法图解》这本书,豆瓣有电子版。书的篇幅不长,5万字不到,但很实用。

图片 14锦囊 2 号:2分钟原则

2号锦囊更简单:面对手上的一件事情,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在2分钟之内处理完,就马上把它处理掉,不要积压。

如果2分钟之内处理不完呢?

an affirmation of kitsch,译为“对庸俗作品的肯定”,这里的 kitsch 应该不是特指某些作品,而是“媚俗”这个泛指的概念。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超现实主义,把时间装在瓶子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