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收藏有窍门,现身诚轩秋拍

2019-12-25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75)

一旦读书用书成为一种嗜好之后,总要收藏一些书。被收藏者,大多是因其内容为自己所钟爱之故,除此之外,在版本上亦大有讲究,值得我们收藏的书大体有以下几种:一般说来,初版时发行量有限的版本,一些特别的早期精装版本以及作家本人签名本,将来涨价的可能性较大。当代作者中已有上百人的第一版书拍卖价升至几十到上千美元不等,少数第一版书在拍卖市场上卖价已攀登上四位数的高位。

图片 1

图片 2

精印本:有些书,除廉价的普通版本外,另有若干册限定的精装本或特精本。这些书由于在油墨及印刷方面特别精致,开本较大,纸质较好,数量亦有限,便具有收藏价值。如傅雷所译《夏洛外传》,1933年9月初版,其中非卖品精装本仅印了50册,为海内外藏书家所瞩目。

张大千(1899-1983) 江村滴翠 估价(人民币): 3,800,000-4,500,000 年代: 六十八年作 题识:六十八年夏孟,写似冠方仁兄方家正之,八十一叟张大千爰,摩耶精舍。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居士、己未、摩耶精舍、大千豪发 材质:镜心 设色纸本 尺寸: 62×112.5 cm. 约6.3平尺

傅抱石(1904-1965) 听泉图 估价(人民币): 6,000,000-7,000,000 题识: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金刚坡下。 钤印:抱石私印、踪迹大化 收藏印:重远堂 材质:立轴 设色纸本 尺寸: 109×59 cm. 约5.8平尺

签名本:有些书本来就出于名家之手,加之名人签名留言于扉页之上,便更有意义,书价亦飞腾而上,甚至达数十倍之多,极为烫手。签名本中又有编号本。所谓编号本,是因其印量有限而按序编排,或赠人或出售。1991年4月巴金先生签名的《随想录》编号特装本,在上海竟卖到18000元,创下大陆40年来拍卖书的历史新纪录。

北京诚轩2015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1月中旬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此次拍卖适值诚轩拍卖成立十周年,推出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钱币邮品四个项目,共计八个专场。

北京诚轩2015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1月中旬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此次拍卖适值诚轩拍卖成立十周年,推出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钱币邮品四个项目,共计八个专场。

初版本:初版之书大都是由作者亲自监督印刷和校对的,历来被版本学家看重,并可以此查核出后来编辑者的疏忽。如陈寅恪弟子刘开荣的《唐代小说研究》,1947年商务版;夏罗德·布伦忒著的《孤女飘零记》(伍光建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35年9月初版),都已成为收藏界的珍品。

上世纪六十年代,张大千绘画在传统之上又创出泼墨、泼彩一途。他由大写意出发,到采用半自动导引墨色流动的方法、以取得较抽象的效果,作品面貌逐渐接近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至六十年代后期,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而且得心应手。”继之画家便开始在泼洒的山形上施以较多的勾皴点染,使之更加具象,回归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本位,完成了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重回“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艺术升华。

展览:

藏书票本:是指在版权页上贴有藏书票之书。而藏书票在我国的兴起,当是本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事。叶灵凤曾说:“丢开书籍本身,仅仅对于这东西的收集,已经和邮票一样,是无止境的事。”藏书票在海外的售价,已极为昂贵。

是幅《江村滴翠》作于1979年,是他最晚一个阶段的泼彩佳构。当时画家刚刚搬入摩耶精舍不满一年,结束近三十年海外漂泊生涯,回到熟悉的人文环境中,生活更加适意,与众多知交好友往来频繁,心情格外舒畅。这些内外的变化,自然也影响了他的创作。

“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回顾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09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

古籍版本:随着时间的推移,年代越久的图书越有收藏价值,民国时期,宋本书价被炒到五六十块银元一页。这在1942年赵汝珍《古玩指南》一书中是有记载的。近年来,古籍善本在收藏品中,继学画、古玩等之后脱颖而出。撇开古籍善本的文献价值,就其鉴赏价值而言,一部品相上好的古籍善本,本身就是一件高雅艺术品。线装古籍那典雅的封皮设计,精巧的书脑、书脊和恰到好处的签条等,这些华夏独有的装帧形式令人倾心。打开书卷,清新隽永的字体还不时散溢出古墨遗香。

此作采用俯视横幅构图,危峰连绵,形似马鞍,右侧羊肠小道与山顶的房屋,暗示出人迹。绝壁横亘于水中,山根处大石磊磊,芦荻瑟瑟。左上丘原广阔,更增山之雄伟。画家先将水墨缓缓倾倒在纸上,奠定山峦的主体部分,趁墨将干未干时,自右侧倾入石绿、石青,之后用大笔将其向左引导,故彩色随着距离逐渐减淡,亦造成丰富的层次变化。墨块中因笔的导向露出多处缝隙,表现出山中云雾或流泉飞瀑。山的周边,以墨笔点厾,以示草木莽郁,复仔细勾画出房屋、小径、苇草等具体物象。抽象的墨色流光溢彩,与传统的笔墨对比强烈,又毫无生硬之感,统一于墨章色晕的氤氲气象中。

出版:

收藏图书的升值潜力并不比邮票、钱币低,特别是受历史局限,不能再版或印量小、损耗大的图书版本,更是具有较大的升值空间。收藏图书首先要有一定的历史文化积淀,另外还要有一定的版本、出版史知识。只有弄懂了哪些书籍具有收藏价值,才能更好地掌握图书收藏的“金”钥匙。至于什么内容的书可能涨价,主要看其内容是否独特新奇,如果这种题材仅此一书,别无它本,那么日后身价必涨无疑。

绘此作时张大千已越八旬高龄,自如的泼墨泼彩与细致的勾皴收拾,既彰显出画家对墨彩的驾驭能力,又可见经营颇费周章。例如,右侧的峰峦是浓墨重彩之所在,也是视觉的高潮。泼洒的青绿在塑造峰峦的同时,也在边缘形成了不规则的S形,画家即借此用墨与色小心收拾出一条小径,自然天成,悬绝的峰峦也因之成为可居可游之境。这正合古人所称泼墨之妙处:“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两座峰顶的房屋,不仅有正、侧之变化,而且在左侧峰峦的高处还添上一座草亭,令人不禁想象于此处观景之佳妙。左侧崖下的红树更是点睛之笔,大面积的冷色上几点深红,生机勃发,精神全出。即使是作为背景和边角的坡岸,也并非一挥而就,而是在淡彩之上用墨分出层次,有苍茫辽远之感,诚为经意之作。

《傅抱石全集·第二卷》第136至137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3月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图书收藏有窍门,现身诚轩秋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