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举行中国书法名城授牌仪式,郭伟访谈

2019-10-16 作者:书法   |   浏览(133)

2017年4月9日,浙赣线——浙江·江西女书家作品联展在婺源博物馆隆重开幕。展览汇集了来自两省百位女书家的上百件书法、篆刻作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中国书协副主席、江西省书协主席毛国典,婺源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俞春旺,德兴市副市长潘显峰,浙江省女书法家协会主席李军,浙江书协副秘书长柳晓康,浙江省女书法家协会秘书长李砚,婺源县政协党组成员、婺源博物馆党支部书记何宇昭,江西省书协理事、上饶市书协副主席余风顺以及两省十余名女书家代表、百余名当地书法家、书法爱好者参加了此次开幕式,开幕式由婺源县文联主席汪水发主持,俞春旺致欢迎辞。

  郭伟

    

毛国典在讲话中说,浙江是传统书法大省,此次联展对江西的书家特别是女书家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大家一定要以此次联展为平台,勤学习,多取经,在今后的书法学习、培训和展览等方面向浙江看齐。李军说,浙赣两省不仅地理位置比邻,对文化艺术的追求也相同。今后,浙江省与江西省女书法协会将继续携手并肩,为大家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和平台,通过展览等形式,培养一支敢于追求艺术理想、弘扬文化精神的“娘子军”。

  号研经庐

  6月20日上午,“中国书法名城--杭州”授牌仪式在浙江省杭州西湖美术馆隆重举行。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段成桂,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赵长青,中国书协副主席、浙江省书协主席朱关田,中国书协副主席、宁夏书协主席吴善璋,中国书协副主席、辽宁省书协主席聂成文,中国书协副秘书长白煦,中国书协理事、组联部主任张陆一,中国书协理事、研究部主任刘恒,书画家范迪安、许江、赵雁君、刘一闻、戴小京、刘江、王冬龄、杨西湖、李木教以及浙江省、杭州市党政军领导黄坤明、王平安、叶明、翁卫军、陈振濂、陈小平、赵光育等出席授牌仪式。

展览现场,观众络绎不绝,评价良好。大家表示,此次展览作品所透露的当代女书家特有的婉然气息和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极具感染力。

  1 9 5 0年出生

  聂成文代表中国书协宣读关于命名杭州市为中国书法名城的决定,朱关田代表浙江省书协讲话,段成桂、吴善璋为杭州授牌,赵长青代表中国书协作重要讲话,他说“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今天,美丽的西子湖畔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书非书——2010杭州国际书法艺术节开幕式暨命名杭州为中国书法名城的授牌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值此,我受张海主席,朱关田、吴善璋、段成桂、聂成文副主席的委托,谨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对艺术节的开幕和杭州获此殊荣表示热烈祝贺!向浙江省和杭州市各级领导长期对书法事业的重视支持表示由衷的敬意!向莅临活动的海内外书法艺术家和各界朋友致以亲切的问候!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杭州是一座极具魅力的城市。在这里,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历史与现实完美融合,充满了生机活力、洋溢着迷人艺术气息,处处感受着精致和谐氛围。这里历史悠久,人文积淀深厚,特别是书法艺术有着优良传统,历代名家辈出,灿若星河。深厚的文化底蕴、良好的书法传统、丰富的书法遗存、普及的书法教育和浓厚的书法艺术氛围、卓著的书法艺术成绩,形成鲜明的当代书法特色,在古今书法史上占据着不可比拟的重要地位,对推动全市乃至全国的书法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引领作用。

  云南省文联副主席、云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杭州市委、市政府的英明决策,得益于以朱关田、王冬龄、陈振濂、马世晓为代表的一大当代著名书家勤奋耕耘,得益于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更赢得全体专家评委的一致赞许,使杭州成为进入“中国书法名城”行列的首个省会城市。可谓名至实归,可喜可贺!

  采访时间:2013年6月29日下午

  衷心希望,杭州市的广大书法家和书法工作者能以此为契机,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积极发挥自身优势,努力打造新的亮点,大力培养书法人才,加快推进书法普及,为提升杭州的城市文化品位,弘扬中华文化,更加自觉、更加主动的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采访地点:云南郭伟书法传承馆

  随后,与会领导和嘉宾参加了在中国美院美术馆举行的“书非书”——2010杭州国际现代书法艺术展开幕式。

  记 者:郭老师,您怎么理解书法的创作问题?

  

  郭 伟:书法创作是无止境的,我的创作,自认为十有八九是垃圾,剩下的那一点固然不是垃圾,但也绝不是精品,只能说是稍能入眼的作品。我个人比较低能,比较笨拙,所以我的创作成功率甚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书法家的创作状态和作品的质量因人而异,有的书法家天赋高,比较有才智,所以他们创作的成功率高一些。所以我就遵循勤能补拙的道理,希望下更大的功夫来构思书写作品。

  记 者:郭伟老师,对于书法的内容与形式,您怎么看待二者的关系?时下有的书法家就忽视了内容,往往在形式上追求的比较多。

  郭 伟:书法的形式不宜太过于追求,书法创作本身有较为稳定的模式,几千年传统书法长河留给我们的东西,要哪种风格有哪种风格,要什么形式有什么形式,足够我们取法。现在谈所谓的形式,似乎是在章法上吸取西方现代艺术或者近代日本书法的一些布局结构方式,其实那个也不是很稀奇的东西,可视为小道。李瑞清有一段话:“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自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也。”书法的形式我觉得都是表象的。我认为最精髓的、最重要的是作品的文化内涵。而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区别就在这儿。中国艺术追求的境界是一种非常平和的,非常平淡的境界。可这平淡跟平和却含有极深的文化内涵。我们追求的是玩味或者是回味,在中国书法里面尤其重要。你今天看着不起眼,或许明天看着你就会有些许感受,可能过了一年过来看,就有不同的体会和认知。这是中国书法的魅力所在,这是孕育了中国书法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而西方艺术品需要的抢眼、强烈,让你一眼看了就忘不了。那么第二天你不看了,把它扔到垃圾堆里面,也没人认为你荒诞,那是很正常的。它需要的是一瞬间的视觉冲击与印象,都不需要太多内涵意蕴来支撑的。中国艺术则讲究内涵,讲究内在的东西,我想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很重要的分水岭。显而易见,过于追求和讲究形式都不会产生纯艺术,反倒易于坠入工艺一流。当然,我不会、也不能批评或责备在这方面做尝试的朋友,毕竟探索永远都是可贵的,都值得赞赏。中国书法艺术要能融入其他文化元素,使之更加丰富,对此,我是很欢迎的。但就书法现状看,我们自己要把自己的文化传统吸收得非常充分,非常完满,就很不容易了。所以在这一方面,就个人来说,我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因为形式这个东西,刚才我说的,我不太注重它,但是不注重不等于不要。书法自有其章法可循,中堂是中堂的写法,横幅有横幅的布局,小品有小品的结构。我个人的体会是,选择书写内容很重要。选定后,无论诗词文赋,首先考虑这个内容用什么形制,用什么书体?须知不同的书体、形制,书写出来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可以显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形态。所以我首先考虑它用什么书体。决定书体以后,我再决定它应该用什么形式,写成一个条幅还是写成一个横幅,写成一个手卷,还是写成一本册页,还是写成一个大中堂,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形制。书体和形制决定之后再开始书写。我想,如果能把内容所表达的意境,用相应的书法创作表现出来,那是最完美不过的,可这是很困难的,然而,我们不都应该去尝试吗?譬如说“大江东去”,用小楷册页或者小楷手卷写出来,肯定能写漂亮。但是跟这个词的意境,好像就不是很协调,我觉得起码没从气势上把它的豪放表现出来。那么写一个婉约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之类的,你用斗大的字写个大中堂,可以想象,那肯定是不舒服的,让人看着一定笑话。我想这个在中国文化里面是很讲究的,所以形式跟创作的关系,是很有必要讲究的,就是看我们愿不愿意去摸索和追求。

  记 者:郭老师,刚才您这段话的意思我可以这样理解,就是形式是内容的一种特殊载体?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杭州举行中国书法名城授牌仪式,郭伟访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