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于枢书法,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2019-10-19 作者:书法   |   浏览(76)

鲜于枢书法欣赏草书《杜甫魏将军歌》书法纵橫挥洒,奔放自如,笔势连绵而气酣墨畅,有一气呵成之势。一些字的点画停顿处,提按变化较少、取法于唐人,以气势称胜。赵孟頫对他的书法十分推崇,曾说:“余与伯机同学草书,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不能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出称尊尔。”二人书法当时并称“二妙”。 鲜于枢书法成就,主要在于行草。草书学怀素并能自出新意。他的执笔方法很有特点,使用独特的回腕法;喜欢用狼毫,写字强调骨力。的确,他的行草书骨力劲健,真力饱满。行笔潇洒自然。鲜于枢在书法艺术上追求超越宋人,师法晋唐,与赵孟頫齐名,有“南赵北鲜”之说。

为什么“字如其人”的说法屡屡落空?严嵩临死前的委屈之言解释了这种误差,他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至死,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奸臣这种自以为正义在胸中的心态让他们的字看起来或雄健豪放或清雅高洁,“字如其人”其实只是通过字可以看出写字人的心理状况,至于品行是无法从字里显露出来的。奸臣蔡京、秦桧、严蒿等虽堪称书法家,但他们的书法作品留传下来的却极少,所谓因人废字。张瑞图趋附阉党,性质上与严蒿之流有别,其书法勉强被后世所接受。历代书法评价中,书法作品和人品是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人品历来高于书品,书法是人的学识、才能、品质高度融合的体现。司马光曾经说过:才胜德者,小人也。很多人认为把人品低下的书家的书法作品收藏家中,等于收藏了邪恶之气,不仅玷污了家风,也有损于自己的人品。

晋唐之风渗透进鲜于枢的情绪,也悄悄地滋润到了鲜于枢的笔尖,观摩他存世的书法,明显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晋唐书风。鲜于枢与赵孟頫一样都是元代复古派书家,试图恢复晋唐书法的迷人神采。北宋在“宋四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的合称,被后世认为是最能代表宋代书法成就的书法家)的倡导下,书法的文人写意气质十分强烈,但宋室南渡后,这样的特点却没有继续发展,反而走上另外的道路,追求“尚意”却忽视了古法,导致模拟当时随性恣意和彪悍的书风。到了元朝初年,鲜于枢与赵孟頫的出现,承前继后,直接带动了一个朝代的书法“复古”的时代。”赵孟顺、鲜于枢与邓文原等人开始引领潮流,提倡以古为师,追随晋唐之风,重新回归二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鲜于枢书法欣赏草书【杜甫魏将军歌】1

严嵩书法欣赏1

鲜于枢书法欣赏1

鲜于枢草书《杜甫魏将军歌》纸本,行草书,纵48厘米,橫462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此为书录唐代杜甫七律古诗《魏将军歌》。款署“右少陵魏将军歌 困学民书",鈐“渔阳”(朱文)、“鲜于”(朱文)、“白几印章”(白文),“困学斋”(朱文)印。卷前题签“元鲜于伯几草书杜诗真迹。道光庚子夏日重装。秋赏斋珍藏”。卷末有罗天池长跋,述此卷流传经过。

留传至今的严嵩书法作品不多,均为书法珍品,大体可分为四类,一是榜书,即“署书”、“擘窠书”(大字的别称,一般为楷书),这类作品主要标题宫阙门额上,过去在北京较多,如原在西城区东大高殿外牌坊上的榜书“孔绥皇祚”、“太极先林”、“弘佑天民”、“先天民境”;西城区原景山大门上的“北上门”榜书;北镇庙正门匾额的三个大字,也属严嵩的“榜书”之列;二是碑文,如现存于湖南永州柳宗元纪念馆的“寻愚溪谒柳子庙”一文;杭州西子湖畔岳飞墓旁的“满江红”词一首,分别是严嵩在任国史编修和礼部左侍郎时的作品;三是印文,如木印正书“严嵩”、篆文阴刻汉白玉“严嵩私印”等;四是卷轴,严嵩生前此类作品最多,然而在其书法作品中保存下来的却最少,现今保存下来的“千字文”,尤属珍品,严嵩自己对此作也颇为满意,曾于嘉靖三十五年“题手书千文后”,叙述自己的书法创作经历。

鲜于枢与赵孟頫一样都是元代复古派书家,他们二人都是功力极为深厚,于点画、结构处理均十分精致而不苟且,试图恢复晋唐书法的迷人神采。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他们在运笔中强调中锋、在气息上力图透溢出文人悠闲的意趣。鲜于枢行书书法以宽博、圆融、雄劲为本,与猛厉风格的草书颇有所不同。鲜于枢在书写时给人以不疾不徐、雍容不迫的大方自然的感觉。所以有人用『温婉劲利,毕臻其趣』八字来概括他的行书特点。鲜于枢在书写时往往注意细节的处理,诸如对锋颖及牵丝映带的巧妙安排等。都是显现出其作为元代一流书家的本色。

鲜于枢草书《杜甫魏将军歌》书法纵橫挥洒,奔放自如,笔势连绵而气酣墨畅,有一气呵成之势。一些字的点画停顿处,提按变化较少、取法于唐人,以气势称胜。鉴藏印记:“都省书画之印”(朱文)、“纪察司印”(朱文)、“礼部之□书画关防”(朱文)及黄德峻、伍元蕙、王南屏等印。

著名史学家曹国庆认为严嵩在书法上成名,是他初入翰林院的时候。明代的翰林院网罗了天下的科举人才,相当于中央的智囊团和书记处。严嵩的经义文章每每列为首选,他的诗词唱酬之作也常在宴集中力拔头筹,于是,人们在欣赏他的文章的同时,又领略了他的书法技艺,观其文便可获双重享受。此后,由翰林院而及其他任上,由京师而及地方,士林中便多有以得其墨宝为荣者。钤山归隐的八年间,严嵩又精研了许多书法字贴,书法造诣精湛。至今在北京还留有他的书法遗迹“六必居”等题额10多处。数点严嵩书法遗存,书法家孙熙春表示,被确认为严嵩所书的题额而无大异议的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建于明代的绿琉璃牌坊上的“永延帝祚”;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北门之“展思门”;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北京老字号“六必居”。其中“永延帝祚”、“独乐寺”(较老,似乎未经破坏)相对较为可靠。山东曲阜的“圣府”、杭州西湖岳飞庙的“满江红”(但落款后被改为夏言)同调词等全国知名景点20多处还保留了他的书法遗迹。

元朝至元二十七年(1290)春,杭州西溪水漾草长莺飞,鲜于枢解官归家,胸前长髯伟岸,却掩不住仕途平淡的失意。且在这桃花流水间留下,筑一间小斋,摆上古鼎与青瓷,磨一方端砚,挥毫写下“困学”二字,他日就刻作匾额悬楣以自勉吧。无案牍之劳形,往来有鸿儒,可以调素琴、阅丹青,自是相当惬意。远在京城的好友赵孟頫鸿雁传诗,“脱身轩冕场,筑室西湖滨。开轩弄玉琴,临池书练裙。”

图片 4

图片 5

七百年后的1989年,也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春日,留下街道杭州苗圃里的工人在平整土地时,发现了一座元代墓葬。墓室随葬器物仅十四件,只是一方端砚,一把铜镜,若干青瓷、玉器,以及两枚铜印等,其中,两枚印章上各阴刻篆书书法欣赏“鲜于枢伯几父”和“白几印章”,清晰可见。如今,这些陪伴鲜于枢的器物一起被摆在杭州博物馆(位于吴山脚下)中,得以让我们窥探元代文人的精致品味。

鲜于枢书法欣赏草书【杜甫魏将军歌】2

严嵩书法欣赏2

图片 6

鲜于枢草书《杜甫魏将军歌》释文:将军昔著从事衫,铁马弛突重两衔。被坚执锐略西极,昆仑月窟东巉岩。君门羽林万猛士,恶若哮虎子所监。五年起家列霜戟,一日过海收风帆。平生流辈徒蠢蠢,长安少年气欲尽。魏侯骨耸精神紧,华岳峰尖见秋隼。星躔宝校金盘陀,夜骑天驷超天河。搀枪荧惑不敢动,翠蕤五旓相荡摩。吾为子起歌部擭,酒阑插剑肝胆露。勾陈苍苍风玄武,万岁千秋奉明主,临江节士安足数。右少陵魏将军歌 困学民书

严嵩的书法虽流布全国各地,六必居酱园店设在北京,相传创自明朝中叶,挂于店内的金字大匾的“六必居”三个大字为明朝大学士严嵩题写。六必居原是山西临汾西社村人赵存仁、赵存义、赵存礼兄弟开办的小店铺,赵氏兄弟是如何求得位高权重的严嵩的墨宝不得而知,但就字论字,“六必居”三个字写得,笔力雄奇博大,字体丰伟而不板滞,笔势强健而不笨拙,书法艺术价值极高,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鲜于枢书法欣赏2

鲜于枢(1246-1302),字伯机,号困学民,寄直老人,渔阳( 今北京蓟县) 人,官太常博士,赵孟頫对他的书法十分推崇,曾说:“余与伯机同学草书,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不能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出称尊尔。”二人书法当时并称“二妙”。他的书法成就,主要在于行草。草书学怀素并能自出新意。他的执笔方法很有特点,使用独特的回腕法;喜欢用狼毫,写字强调骨力。的确,他的行草书骨力劲健,真力饱满。行笔潇洒自然。

明朝大奸臣严嵩的题字:在孔府高大庄严的门额上,镌刻着两个流金溢彩的正书大字“圣府”,其笔力刚劲、凝重,威严中透露出儒雅,得到历代书家的赞颂,这是严嵩的杰作。孔林的洙水桥牌坊匾额是由严嵩所题,“六必居”三个字也是他写的,北京的什刹海、景山公园、北海、故宫等地都有他的书法作品。据说,清朝顺天府有个贡院,悬挂的是严嵩题写的匾额“至公堂”。乾隆觉得不妥,一直想把它换掉,便命满朝书法出色的官员写这三个大字,自己也私下写过无数遍“至公堂”,最后发现都不如严嵩的字,便仍然让这个大奸臣的字留在原处。

鲜于枢倡导书画复古追晋唐。北宋在“宋四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的合称,被后世认为是最能代表宋代书法成就的书法家)的倡导下,书法的文人写意气质十分强烈,但宋室南渡后,这样的特点却没有继续发展,反而走上另外的道路,追求“尚意”却忽视了古法,导致模拟当时随性恣意和彪悍的书风。到了元朝初年,鲜于枢与赵孟頫的出现,承前继后,直接带动了一个朝代的书法“复古”的时代。”赵孟顺、鲜于枢与邓文原等人开始引领潮流,提倡以古为师,追随晋唐之风,重新回归二王。

图片 7

图片 8

元朝至元二十四年(1287)十二月二十日,大风振屋,积雪压头。鲜于枢兴致来了,就盎然地冒雪拜访好友白珽,喊上附近的一群好友,在雪色中吟诗对饮,狂谈雅谑,他逸致豪情毫不逊于晋王徽之的“雪夜访戴”。也许正是在多年把玩那两块玉剑饰之后,晋唐之风渗透进他的情绪,也悄悄地滋润到了鲜于枢的笔尖,观摩他存世的书法,可以明显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晋唐书风。正如王世贞所说的那样:“行笔精圆秀润,芒角不露,隐然唐人家法。”

鲜于枢书法欣赏草书【杜甫魏将军歌】3

严嵩书法欣赏3

在与赵孟頫力求复古的同时,两人渐渐地悟出了更多。大德四年(1300)上巳(三月初三)后三日,镇江的雅室内,金朝画家王庭筠的《幽竹枯槎图》被小心翼翼地铺在桌上,鲜于枢已经观赏过很多次了,一边在端砚上磨着墨,一边和赵孟頫商谈。随后题跋写道:画同一关捩画中有书,书中有画。赵孟頫也在同一时期的《秀石疏林图卷》题诗中,明确提出了“书画同源”观点,即绘画与书法在笔墨上有相通之处,文人画与复古书法合流,走进了一片新天地。

鲜于枢书法功力很扎实,悬腕作字,笔力遒健,同时代的袁褒说:“困学老人善回腕,故其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然与伯机相识凡十五,六年间,见其书日异,胜人间俗书也。”(《书林藻鉴》)而书法家陈绎曾也说:“今代惟鲜于郎中善悬腕书,余问之,嗔目伸臂曰:胆!胆!胆!”可见他敢于创新的精神。赵孟頫:“余与伯机同学草书,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不能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出称尊尔。”鲜于枢的楷书有《李愿归盘谷序》,现藏上海博物馆,笔法古朴,结体谨严,气魄恢宏。行草有所写自作诗《大字诗赞》和《唐诗草书卷》,笔法纵肆,欹态横发。

严嵩在书坛成名,是在他初入翰林院的时候。弘治十八年(1505)三月,严嵩以二甲第二名的成绩被赐予进士出身。不久又以一首《雨后观芍药诗》入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明代的翰林院实际上就是内阁的署衙,内中网罗了天下的许多科举人才,是朝廷的智囊团和书记处。在馆阁的日子里,严嵩的经义文章每每在馆试中列为首选,他的诗词唱酬之作每每在宴集中力拔头筹,于是,人们在欣赏他的文章的同时,又领略了他的书法技艺,观其文便可获双重享受。此后,由翰林院而及他曹,由京师而及地方,士林中便多有以得其墨宝为荣者。钤山归隐的八年间,严嵩又精研了许多书法字贴,书法造诣更有精进,当世的一些知名画家每邀他连袂创作,或得一佳作即邀其题署,以为画面增色。翻开《钤山堂集》,便可知严嵩的许多诗文,便是因此而作,如卷3《吴伟画》、〈山水画《题李学士画》、《题杨时明瀛州别业》、《李学士薇园秋霁雨图题赠》,卷5《题吕梁陈之部观物序》、《奉题阁老费公至乐楼》、《题潇湘楼》、《题双松卷,卷6《题风洞》、《题虞山洞》、《题黄氏池亭》、《题龙封君颐贞卷》,卷7《题罗太守画》、《君持梅卷请题笔赠之》、《题胡使君可泉》,卷8《凤图为宗伯序公题》、《梦竹卷题赠胡也贞光禄》、《题宫保孙公宜晚序》,卷10《题顾中丞居》,卷11《题顾中丞载酒亭图》、《写真自题》,卷17《子昂马图赠大梁李中丞》。通过《直庐稿》,我们还可了解到,严嵩自己比较满意的书法作品,尚有《题先高祖闱中试小录后》、《题画册》、《题田氏所藏予手书》、《题千字文》等等。令人遗憾的是,上述书法原件多已不存,许多作品我们无从领略其艺术的神韵。在留传至今不多的严嵩书法作品中,大体上可分为四类,一是榜书,即“署书”、“擘窠书”,这类作品主要标题宫阙门额上,过去在北京较多, 被确认为严嵩所书的题额而无大异议的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建于明代的绿琉璃牌坊上的“永延帝祚”;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北门之“展思门”;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北京老字号“六必居”;还有“天下第一关”等几处。其中“永延帝祚”、“独乐寺”(较老,似乎未经破坏)相对较为可靠。

图片 9

鲜于枢在书法艺术上追求超越宋人,师法晋唐,与赵孟頫齐名,有“南赵北鲜”之说。鲜于枢的光芒被赵孟頫给盖住了,但鲜于枢书法可与赵分庭抗礼,而草书更在赵孟頫之上,鄙者见过的有关书论的书籍中,有详细记载能悬肘悬腕作书者,仅两人,一是鲜于枢,二是何绍基。鲜于枢题跋过自叙帖,由此可知其学怀素之深(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但其能跳出怀素禁锢,在草书上有自己独特的风格。鲜于枢家藏颜真卿《祭侄文稿》,而颜体行书一旦作大字,其魅力、美学价值无限。这从鲜于枢的行草诗赞中可窥得。鲜于枢书风游弋于晋唐之间,其行草在书法史上应该占有光辉的一页。

图片 10

鲜于枢书法欣赏3

图片 11

严嵩书法欣赏4

元朝至元三十年(1293)三月二十八日,写《武林旧事》的周密前来拜访,专程观赏困学斋所藏古物,期待大饱眼福。困学斋院内,一株歪脖子的怪松正站立着迎来送往。这是从附近废园子里挖来的,鲜于枢一看见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就挖过来移植到屋旁,站在室内看着窗外的这棵松树,顿时有形影相吊般的相惜之感,鲜于枢便唤它作“支离叟”。

鲜于枢书法欣赏草书【杜甫魏将军歌】4

严嵩的手书,在嘉靖年间便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当世的一些著名的书法家如杨慎、田汝籽、湛若水等对其作品都推崇备至。正德年间,田汝籽提学江西,严嵩尚是一位七品编修,正困卧钤山,田汝籽不以其位卑困顿,亲自造访敝庐,相与评骘风雅。严嵩将钤山所作诗稿精心抄录相赠,田汝籽视为传家宝,在珍藏了四十年后,临终之前转交给其弟田汝米束收藏,田汝米束后来将这些手稿携至京师送严嵩一阅,严嵩复睹旧迹,恍若隔世,再“题田深甫所藏钤山手稿”文并旧稿归之,一时成为书坛佳话。

鲜于枢拖鞋拂席,焚好香炉,将周密迎进入困学斋内。只见书画琴瑟摆满房间,更有古鼎彝环列左右。一面唐朝铜镜反射着唐宋百年间的古意风情,那一对龙泉窑贯耳瓶青翠中透着玉石般的温润,不知摆在房间的何处?那墓中的砚台想必就摆在书桌的右角,不知磨透了多少块墨。玛瑙制的笔端饰,可装过多少支写秃的笔?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鲜于枢书法,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