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城隍庙碑记,草书诗帖

2019-10-19 作者:书法   |   浏览(174)

解缙草书书法开晚明狂草先河,狂草名一时,纵荡无法。解缙在书法上小楷精绝,行、草皆佳,用笔精妙。解缙书法以二王为基础,流露出圣教序的韵味,书体草中有行,行中有草,线条流畅,体势舒展,显得很坦荡。

耶律楚材书法继承了唐宋颜真卿,黄庭坚书风,雄放刚健、硬拙挺拔,以端严刚劲著称,有河朔伟气。元史描述耶律楚材书法:善书,晚年所作字画尤劲健,如铸铁所成,刚毅之气,至老不衰。       耶律楚材《送刘满诗卷》为晚年耶律楚材书法作品,明人宋濂说:“耶律文正晚年所作字画尤劲健,如铸铁所成,刚毅之气,至老不衰。”这形容此贴书法也是很到位。(《送刘满诗卷》,楷书,36.5X282.3cm。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不仅是郑板桥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一篇杰作,而且也是他以其风格卓异的“板桥体”写成的一部足以传世的优秀书法作品。郑板桥撰写这篇《碑记》是来大谈其无神论思想的。撰写《碑记》这样一篇关乎世道人心的文章,他当然不能放弃自己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无神论观点。他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借此机会,把自己酝酿已久的观点做了一番淋漓尽致的发挥,使《碑记》成为我国古代延绵不绝的无神论思想在清代中叶的一个光辉续篇。

    解缙《草书诗帖》下笔圆滑纯熟,精彩的笔墨贯穿于全帖始终。与《自书诗卷》相比,虽略逊于纵荡,但亦见具草门本色。

    《送刘满诗卷》内容不长,不妨录于下:“云宣黎庶半逋逃,独尔千民按堵牢。已预天朝能吏数,清名何啻泰山高。庚子之冬十月既望,阳门刘满将行,索诗以赠之,赏其能治也。暴官猾吏岂不愧哉。玉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郑板桥书法欣赏《新修城隍庙碑记》拓片

解缙书法作品【草书诗帖】1

耶律楚材书法作品欣赏1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不仅是郑板桥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一篇杰作,而且也是他以其风格卓异的“板桥体”写成的一部足以传世的优秀书法作品。这里所说的“板桥体”,与郑板桥书法作品中人们常见的那种“狂怪软媚”的“六分半书”不太一样。它比较多地保留了板桥早年学习“二王”、欧阳询时的书风,全篇在楷书的基础上间或参以行草,亦刚亦柔,有藏有露,遒劲的笔力里透出灵秀之气,端庄的结体中蕴含自然之美。这种秀劲拔俗的书风,恰好与《碑记》的内容和作者当时的心态相默契。

    解缙《草书诗帖》书唐代杜甫、李白、杜牧、王维、刘禹锡、贾至、岑参诸家诗文十八首。款署“解缙绅书”,钤“解缙”(朱文)印。幅后清方廷瑚现款一则。

   《送刘满诗卷》拖尾有五人七跋,可能是因为重新装裱的原因,未按时间顺序,而将历史上名气最大的宋濂列于首位。如按时间排列各题跋,则应一是至治元年(1321年)龚璛跋、二是至正九年(1349年)戴良一跋、三是至正十二年(1351年)郑涛一跋、四是至正年间宋濂(未署年月,但称元为国朝,故当在元末)一跋、五是乾隆八年(1743年)李世倬的三段跋。

碑石镌刻者司徒文膏是郑板桥所赏识的一位金石高手,板桥书风的韵味、神采尽显于他精湛灵巧的刀工之中。所以郑板桥在论及自己几个书法刻本时不无感慨地说:“潍县城隍庙碑最佳,惜其拓本少尔。”(见郑板桥《刘柳村册子》)可以说,不充分重视这部作品,我们便不能全面、深刻地评价郑板桥在我国思想文化史和艺术史上的宝贵贡献。

    解缙《草书诗帖》册,纸本,十七开半,每开30.7×22.6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鉴藏印记:“唐翰题审定”(朱文)、“吴郡顾沅审定书画” (朱文)、“景行维贤”(白文)等。

    耶律楚材书法继承了唐宋颜真卿,黄庭坚书风,有着雄放刚健、硬拙挺拔的笔锋,以端严刚劲著称,有着“河朔伟气”的气息,与后来赵孟頫提倡的晋人韵味迥异。其在少年时受金代文化影响至深,在赵孟頫扭转金及南宋末午书法流风之前,他的书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就有《元史》本传称其:“善书,晚年所作字画尤劲健,如铸铁所成,刚毅之气,至老不衰。”

千百年来,在唯物论与唯心论的斗争史上,把世俗约定了的祀神活动变成对神的公开否定,这样的事情,除了《史记》里记载的春秋战国时期“西门豹治邺”的传说之外,郑板桥撰此“碑记”,当属仅见。而《碑记》作为一篇论说文,其命意、析理、词章、文气等都不同凡响,自具特色,因而说它是散文中的一篇杰作。

    解缙书法以“二王”为基础,流露出《圣教序》的韵味,书体草中有行,行中有草,线条流畅,体势舒展,显得很坦荡。解缙学识渊博,才华横溢,擅长书法,小楷精绝,行草皆佳,用笔之精妙,出人意表。其草书开晚明狂草先河,明何乔远《名山藏》曰:“缙学书得法于危素、周伯琦。其书傲让相缀,神气自倍。”足见解缙书法的成就。

图片 4

郑板桥原本是个无神论者,早在撰写这篇“碑记”之前17年,他在与其堂弟讨论购买一块“墓田”问题时,就对“风水”之类的“堪舆家言”表示了十分不屑的态度。(见郑板桥《焦山双峰阁寄舍弟墨》)但在潍县,修葺被大雨损坏了的城隍庙,却又是他作为一县之长所必须操办的祀神之事。这当中所包含的鬼神迷信,比“堪舆家言”要厉害多了。撰写这篇修庙的“碑记”,他还能坚持自己的无神论观点吗?如果郑板桥采取公事公办的态度,袭用官话、套话为城隍爷唱一通赞歌,说明修庙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也未尝不可以敷衍塞责。然而他没有这样做。作为一个杰出的文学家和书画家,他有自己坚定的人生态度和独特的文化见解。

    解缙所写的《自书诗卷》,从整个书法作品来看,流露出中锋用笔,圆转纯熟,行笔迅急,气势奔放,犹如泉涌,一泄到底,极富于抒情的特点。笔画粗细不一,曲折多变。有时笔画颠狂翻腾,错综复杂,特别是竖画的纵笔,毫不迟缓,一蹴而就。尤其到了卷尾“付于有识者自辨之”几个字,狂放不羁,气势升华到了极致,很像《自叙帖》的笔意,显得很浪漫。这件佳作,是作者长期艺术追求和长期实践经验的结晶。(《自书诗卷》,章草,纸本墨迹。纵34.5厘米,横470.8厘米,藏故宫博物院。此卷是在永乐八年(1410)解缙被贬官后,于南京寓居处信笔而成。)

耶律楚材书法作品欣赏2

郑板桥撰写《碑记》这样一篇关乎世道人心的文章,他当然不能放弃自己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无神论观点。他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借此机会,把自己酝酿已久的观点做了一番淋漓尽致的发挥,使《碑记》成为我国古代延绵不绝的无神论思想在清代中叶的一个光辉续篇。在写诗作文问题上,他主张“直摅血性”,反对随波逐流,推崇“端人品、厉风教”的诗文“命题”,强调“可以终岁不作,不可以一字苟吟”。(见郑板桥《范县署中寄舍弟墨第五书》)古代环绕府州县邑的城(墙)和抱城而流的隍(壕沟),原系人为的护城设施,后被古人以巫祝思维附会为城市的守护神。于是设庙供奉城隍,焚香顶礼,渐渐演化成了一种礼制,一种文化。及至明朝洪武三年,明太祖朱元璋便把祭祀城隍作为一项礼仪制度推向了全国。清袭明制,城隍庙遍及国内大小城市,香火鼎盛。随着时间的推移,城隍的功能由早先对城市的守护,越变越邪乎,最终变成了在阴间对人的灵魂进行裁决和赏罚的主宰,威严无比。鲁迅小说《祝福》里的祥林嫂,因为嫁了两次人,柳妈便说她死后到了阴间,阎罗王要把她“锯”开来分给两个丈夫,便使得祥林嫂无比恐惧,拿出全部积蓄去土地庙“捐门槛”,以求赎罪。可见城隍、阎罗王之类的迷信,对劳动人民的毒害是何等深重。郑板桥当时就是在与此相同的文化背景下,作为县令,倡修潍县城隍庙,并且写出这一篇不同凡响的“碑记”的。

图片 5

    耶律楚材秉承家族传统,自幼学习汉籍,博览群书,精通汉文。能诗善文,天文、地理、律历、术数、医卜及释道等学说无一不精。其在文化艺术方面有卓越修养和多种贡献的人,是我国提出经度概念的第一人。编有《西征庚午元历》,还主持修订了《大明历》。他酷爱诗歌,写过不少诗作,现存于世的有《湛然居士文集》共14卷。      耶律楚材主张用孔孟之道作为治国之民的原则,还用儒士来担任各级官吏。耶律楚才不愧为“治天下匠”,对蒙古族的汉化做出了突出贡献,是促进蒙古贵族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第一人。这也借助于其在蒙古政治上的地位,借助蒙古军国主义政府的力量从文化和政治上推动了汉化。

郑板桥秉承我国古代无神论思想家的朴素唯物主义观点,在《碑记》一开头就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天、地与人之间“各一其名,各一其物,不相袭也”的看法,认为“苍然之天”是不可能像人那样长出耳目口鼻来的。所谓“千古礼意”,简言之,就是“自周公以来”古人所秉持的“神道”和“人道”观念,以及对二者关系的处理方式。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存在着唯物论与唯心论、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分野。但“自周公以来”,“古帝王”出于“神道设教”的需要,把“苍然之天”“呼为上帝”,“于是耳目、口鼻、手足、冕旒,执玉而人之;而又写之以金,范之以土,刻之以木,琢之以玉;而又从之以妙龄之官,陪之以武毅之将,天下后世遂裒裒然而从之,俨在其上,俨在其左右矣!”就是说,老百姓所顶礼膜拜的“上帝”(“玉皇”),其实是“古帝王”为了“教化”他们而“人之”出来的一种莫须有的“神”。他们当中如果有谁“不媚不信”,那么,按照春秋时代郑国大夫子产的看法,那就是“愚民”。“愚民”当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所以郑板桥在援引了子产的高论之后,立刻呼应道:“然乎!然乎!”

解缙书法作品【草书诗帖】2

图片 6

如果说,被“人之”了的“上帝”,其教化作用主要是诱导人们去迷信“神”即古帝王的意志的话,那么,城隍被“人之”以后,掌握着祸福生死之权,那么教化作用就不只是迷信、顺从,而是令人裒裒然而惧之了。郑板桥在描述城隍庙里“十殿之王”逞威,“刀花剑树”森严的恐怖景象之余,特地加写了一段自己的亲身感受:“非惟人惧之,吾亦惧之。每至殿庭之后,寝宫之前,其窗阴阴,其风吸吸,吾亦毛发竖憟,状如有鬼者。”联系到后来鲁迅描写的祥林嫂的悲剧,我们不是可以深深地感到郑板桥在履行县令职责,操持城隍庙的维修事务时,对作为这项事务思想支撑的“千古礼意”进行一番探讨、辨析和批判,是多么必要、多么睿智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修城隍庙碑记,草书诗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