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容闲雅精劲凝重,智永草书

2019-10-19 作者:书法   |   浏览(110)

张旭是一位纯粹的书法家,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张旭工诗书,善楷、草书,尤以草书最为知名,史称“草圣”,开创了狂草书法风格的典范。张旭书法得之于“二王”而又能独创新意,楷书端正谨严,规矩至极。草书变幻莫测,连绵回绕,起伏跌宕,线条厚实饱满,极尽提按顿挫之妙。

郑和于公元1405年至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郑和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斯里兰卡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福建长乐市南山郑和史迹陈列馆内有一块郑和天妃灵应之记碑,这是现存的唯一一块郑和自传碑,郑和以自己的口吻,详细描述七下西洋的经历。

智永继承了王羲之的笔法,使乃祖书法流传于后世,但每个字中又都有一两笔特别加重笔力,更显示出智永作书时的神情专注、神力内敛,重笔之处也显得圆润合拍,健肥适当。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他学钟繇《宣示表》,“每用笔必曲折其笔,宛转回向,沉著收束,所谓当其下笔欲透纸背者”。《真草千字文》为智永传世代表作,真草二体,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留传千古名迹。

张旭《郎官石柱记》又称《郎官厅壁记》,为张旭存世最为可靠的重要楷书作品。《宣和书谱》中评说:“其名本以颠草,而至于小楷行草又不减草字之妙,其草字虽然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无一点画不该规矩者。”此序楷势精劲凝重,法度森严,雍容闲雅兼而有之。

一、斯里兰卡郑和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书法碑文研究

智永书法流传甚广,宋御府即曾收藏智永草书13件,真草10件。其代表作《真草千字文》一直流传至今。此书字迹法度谨严,一笔不茍,其草书则各字分立,运笔精熟,飘逸之中犹存古意,其书温润秀劲兼而有之。此书的真书《楷书》是行楷,比正楷更轻快。其在行楷每字中也有一二重笔,因而字态更生动,更劲雅,唐宋以后的书法大家也大多喜欢师承永禅师的楷字。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又称加勒三语碑)系明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二月郑和第二次下西洋前夕在南京奉诏刻好后,于永乐七年九月随郑和船队带至锡兰山国(今斯里兰卡)并于永乐八年所立,现藏于斯科伦坡国家博物馆。该碑以中文、泰米尔和波斯文刻就。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2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1

  郑和于公元1405年至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郑和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此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乃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中斯友好交往的实物明证,弥足珍贵。

智永【真草千字文】01

张旭《郎官石柱记》原石久佚,传世仅王世贞旧藏“宋拓孤本”,弥足珍贵,历来评价甚高,明董其昌曾刻入《戏鸿堂帖》。此石宋时已有刻本。字体取欧阳询、虞世南笔法,端庄严谨,不失规矩,展现出楷书的精妙。《宣和书谱》中评说:“其名本以颠草,而至于小楷行草又不减草字之妙,其草字虽然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无一点画不该规矩者。”

  据史籍记载,中国明朝航海家郑和在下西洋途中,多次抵达斯里兰卡。郑和碑(全称“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立于公元1409年郑和第二次抵达斯里兰卡后,是见证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中斯往来的珍贵实物史料。

历代有许多评价此作品:宋米芾《海岳名言》评曰:“智永临集千文,秀润圆劲,八面具备”。又如苏轼所评:“精能之至,返造疏淡。”此书代表了隋代南书的温雅之风,继承并总结了“二王”正草两体的结体、草法,从体法上确立了它的范本作用。清代冯班《钝吟书要》说:“今日刻本《黄庭》(王羲之小楷《黄庭经》)多不是,但惜不见原本,字画俯仰处甚遒,翻之多失,与永师《千文》看方得。”都穆《寓意篇》评其字谓:“《智永真草千字文》真,气韵飞坮,优入神品,为天下法书第一。”

历来书家曾有许多评述:如《古今法书苑》谓:“张颠草书见于世者,其纵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独楷书,精劲严重,出于自然。书一艺耳,至于极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见于世则此序尤为可贵也。”苏轼云:“今世称善草书者,或不行真行,此大妄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郎官石柱记》,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黄庭坚更云:“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明赵涵《石墨镌华》谓此记“笔法出欧阳率更,兼永兴,河南,虽骨力不递,而法度森严。”有赞云:“长史草书,颓然天放;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号称神逸”,欧阳修《集古录》云:“旭以草书知名,而《郎官石柱记》真楷可爱。”

   更具史料价值的是,石碑正面从右至左、从上至下分别有中文、泰米尔文、波斯文三种阴刻文字,记载了600多年前郑和赴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向岛上佛教寺庙布施财物供奉佛祖之事。因长期受水侵蚀,泰米尔文和波斯文文字部分受损较严重,难于完整辨识,所幸中文部分受损较轻,虽显模糊,内容仍大体可识。后来,该碑被移至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典藏。

《真草千字文》采用以楷书对释草书的方式,这是智永的创造,既便于学书者释读草字,又能让人同时欣赏他两种体裁的书法,可谓一举两得。智永禅师草书“千字文”,完全得笔于乃祖王右军,并师承了草字法规。但此帖每格一字,每字独立,写起来循规蹈矩,而不似乃祖与张颠那样“笔墨飞舞”、字字相连呼应。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3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4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5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2

郑和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书法欣赏1

智永【真草千字文】02

《广川书跋》也说“《郎官记》则备尽楷法,隐约深严,筋脉结密,毫发不失,乃知楷法之严如此。失守法度者至严,则出乎法度者至纵。世人不知楷法,至疑此非长史书者,是知骐骥千里,而未尝知服襄之在法驾也。” 《古今法书苑》谓:“张颠草书见于世者,其纵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独楷书,精劲严重,出于自然。书一艺耳,至于极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见于世则此序尤为可贵也。” 这些评述,也从另方面说明了书法艺术中楷和草、严和纵的辨证关系。只有真生行,行生草。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

    在号称“佛教之国”的南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家博物馆第四主展厅中,矗立着一块名为“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以下简称郑和碑)。该碑系郑和于公元1407年9月-1409年夏第二次下西洋时,在斯里兰卡登陆后于“永乐七年岁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所立。碑高144.5厘米,宽76.5厘米,厚12.5厘米。碑额部分呈拱形,正反面均刻有五爪双龙戏珠精美浮雕,碑身背面光滑无文字,正面长方体四周均以中式花纹雕饰。碑文以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阴刻而成,中文居右从上至下正楷竖书,自右向左计11行凡275字,泰米尔文居左上端自左向右横书,波斯文居左下端自右向左横书,国外史学界亦称其为三语碑(Trilingual Inscription),该碑内容记载了600多年前郑和、王贵通等受明成祖朱棣派遣,赴锡兰(今斯里兰卡)向岛上佛教寺庙布施财物供奉佛祖之事。

《真草千字文》是南朝梁武帝命周兴嗣所撰,名人书写而传世者很多。《真草千字文》是智永晚年以当时的识字课《千文字》为内容,用真草两体写成四言文章,便于初学者诵读,识字。从书史发展来看,智永《真草千字文》卷的规范作用超过了传为东汉蔡邕书《熹平石经》的影响。

《郎官石柱记》,拓本帖芯20.2×13cm。上海博物馆藏。唐陈九言撰文,张旭书。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立,在陕西西安。拓本前后有胡孝思、王世贞、王鏊、翁方纲、钱泳、吴荣光、何绍基等十余人题跋。后有清末民初扬州人嵇燧为张长史造像一幅。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关于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在我国明朝以来历史文献中均无记载,自立碑后不知于何年,便湮没于世,下落不明。郑和碑的发现本身就充满传奇色彩,直至1911年,被英国工程师托马林(H.F.Tomalin)在斯南部港口高尔(Galle)市的克瑞普斯(Cripps)路转弯口一个下水道里重新发现,当时碑面朝下用做盖板。彼时距立碑已长达500余年,因长期受水侵蚀,碑面泰米尔文和波斯文字部分受损较重,难于完整辨识,所幸中文部分受损较轻,虽显模糊,内容仍大体可识。其后该碑移至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典藏。郑和于公元1405-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此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此乃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中斯友好交往的实物明证,弥足珍贵。

清河绍基《东洲草堂金石跋》中日:“智永《千文》,笔笔从空中落,空中住,虽“屋漏痕”犹不足喻之。”分析此帖用笔,就如其所言,无论起、行、收笔均力实气空,笔势浑穆。以下大概介绍几点: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6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是斯里兰卡锡兰山寺中竖立的一块石碑。锡兰山寺是斯里兰卡的一座佛寺,因为郑和下西洋期间曾到此佛寺进行过佛事活动,使它成为一座著名佛寺,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就是郑和船队竖立的。

1.起笔。智永《千字文》的起笔多空中作势,尖锋翻笔入纸,但并非直落直行,而是在笔锋落纸的一刹那有一个轻微的切笔动作,而后不露痕迹地行笔。这种起笔法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需要深厚的手上功夫,初习者必须经过较长时间的训练才能稳住笔势。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3

  永乐七年(1409年)二月,郑和第二次下西洋途经锡兰山寺时,郑和船队在锡兰山寺进行一次盛大的布施。布施那天,锡兰山寺布置得金碧辉煌,佛像新涂了金粉,佛像前香火燎绕,许多善男信女远道而来参加佛事活动。郑和率领使团中的信徒前来拜佛。为了报答佛世尊大德,郑和使团以金银织金、纤丝宝幡、香炉花瓶、表里灯烛等厚礼报答佛世尊

2.行笔。关于行笔,今人多有忽视。清包世臣《艺舟双楫》中言:“用笔之法,见于画之两端,而古人雄厚恣肆令人断不可企及者,则在画之中截。”包世臣这段话言明了行笔与起、收笔同样重要。 智永《千字文》的行笔丰厚遒劲、骨力洞达。临写时要求能裹住笔锋,手腕沉稳且轻虚,以达到力实气空的线条效果。

张旭书法,初始于张芝、二王一路,以草书成就最高,史称“草圣”。张氏以继承“二王”传统为自豪,字字有法。在“二王”基础上而又能独创新意,楷书端正谨严、规矩至极,被黄山谷誉为“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另一方面又效法张芝草书之艺,创造出潇洒磊落,变幻莫测的狂草来,其状惊世骇俗。

  在这次布施活动中,在锡兰山寺中竖立一块石碑:布施锡兰山佛寺碑,记述了这次布施活动。在这块石碑碑文中,颂扬佛祖仁慈、圆明广大,称颂锡兰山为佛教圣地,使海道大开,人舟来往无虞。

3.收笔。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谓:“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此帖中的收笔多蕴藉丰润,笔去而势未尽。临习时,要有一种静穆的心态,注意收笔的蓄势,处理好收与放的关系。

张旭草书书法连绵回绕,起伏跌宕。他的草书线条厚实饱满,有着“张妙于肥”的说法,极尽提按顿挫之妙。唐大文学家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对他的草书艺术推崇备至。唐文宗时,诏以张旭草书、李白诗歌、裴旻剑舞被称为“三绝“。张氏的草书往往在醉后书写,字也写得尽善尽美。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说:“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笔如云烟。”

  据石碑碑文记载,郑和船队的这次布施活动规模宏大,带来了丰厚的香礼,其供物有:供养金一千钱、银五千钱,各色 丝五十匹,织金 丝宝 四对,红二对,黄一对,青一对,古铜香炉五个, 金座金红香炉五个,金莲花五对,香油二千五百,蜡烛一十对,檀香一十柱。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7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8

  这次规模宏大的对锡兰山佛寺布施活动,弘扬了佛教文化,使当地人及各国香客、商贾目睹中国佛教徒的虔诚,增进了中国和锡兰山国人民的友谊。同时,郑和使团举办宏大佛寺布施活动,充份显示了明王朝的富有,提高了明王朝威望,扩大了明王朝在海外影响。  锡兰山(今斯里兰卡)国民崇信佛教,历史悠久。上自锡兰山国王,下到普通民众,全都信奉佛教,行为处事一切按佛教教义执行,国民对佛教之虔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传说,唐朝玄奘大和尚出使西域,曾到达锡兰山国取经。

智永【真草千字文】03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4

  郑和第二次下西洋时,从苏门答腊乘船顺风出发,经过12天的航行到了锡兰山国。听说锡兰山国是佛教圣地,郑和奉命出使,他又是一佛家弟子,为了加深与当地人民的友好感情,增进相互了解,尤其是表明大明朝的使臣也崇尚佛教,郑和当然要有所表示,于是在参拜兰山佛寺时,郑和进行了布施,给了这家寺院大量的金银珠宝、丝织宝幡、香炉花瓶、纸张灯烛等物,布施佛寺钱钞,以充供养,永世为鉴。为纪念这次布施,郑和立碑撰文,永垂后世。

智永《真草千字文》墨迹达八百多本,传世的智永《真草千字文》共有两本。一为唐代传入日本的墨迹本,天平胜宝八年(相当唐肃宗至德元年) ,日本圣武天皇死后,其皇后藤原光明子在把他的遗物献给东大寺卢舍那佛,遗物中的《献物帐》即包含此卷,现在已改装成册。每页高29.3厘米,宽14.2厘米。光绪辛巳(1881年)杨守敬即在跋语中指为智永书。一为保存于陕西省西安碑林的北宋董薛嗣昌石刻本。

张旭是一位极有个性的草书大家,与李白、贺知章相友善,杜甫将他三人列入“饮中八仙”,也可以说是古代八圣之一。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李肇《国史补》说,张旭每次饮酒后就写草书,挥笔大叫,把头浸在墨汁里,用头发抒写。他的“发书”飘逸奇妙,异趣横生,连他自己酒醒后也大为惊奇,这似有夸张之嫌。诗人高适在《醉中赠张旭》说他“兴来书自圣,醉后语尤颠”,人们也就称他为“张颠”。后怀素继承和发展了其笔法,也以草书得名,并称“颠张醉素”。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于1911年在锡兰岛迦里镇被发现,现保存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中,碑文系用汉文、泰米尔文及波斯文所刻。碑上汉文尚存,其他二种文字已模糊难辨。此碑的发现不仅为郑和下西洋壮举提供实物见证,还为中斯两国友好关系史增添了一件珍贵文物。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9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0

  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这座宏大的白色建筑物位于科伦坡,始建于1877年,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博物馆。馆内分为上下两层,陈列着从该国史前主要时期到康提时期的文物。漫步其中,可以感受到跨越千年,古朴之风徐徐而来,中国和斯里兰卡悠久的交往历史有迹可循,如《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就是中斯友谊的一大历史见证。

智永【真草千字文】04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5

  斯里兰卡在经过阿努达拉普勒王国和波隆纳鲁瓦王国时期后,于公元1215年被迦陵伽国的国王摩伽率领两万多士兵攻陷。斯里兰卡的首都被迫从干旱区转移到湿润区,新建立的登巴德尼亚王朝的首都从雅帕护瓦开始,历经数次转移,统治者和绝大部分人民都生活在不稳定的状态下。这一时期被称为斯里兰卡历史上的“过渡时期”。但是另一方面,在登巴德尼亚王朝时期,人们对文学创造的热情被极大地唤醒,这主要体现在佛教题材叙事诗的传承,以及学者僧人的文学创作上。这一时期的艺术和建筑延续了传统,但是明显减少了庄严感。还有一个独特的特征是不同宗教信仰的融合,如佛教和印度教。加达拉德尼亚寺由一名印度南部的建筑师主持建造,因此寺庙带有很多印度风格的装饰。这一建筑特征延续到今天。

此卷早在唐代已随归化之僧、遣唐之使流传到东邻日本,对日本书道产生过不小的影响。其余在中国本土者,南宋之后,俱成劫灰。只有保存于西安碑林的北宋大观三年(1109年)薛嗣昌石刻本。虽说“颇极精工,无复遗恨”,可称善本,但和墨迹相比较,锋芒、使转含混多了。相比之下,石刻本轻重变化小,用笔中锋侧锋不明,含混而不见锋芒。可见米芾“石刻不可学”是有道理的。

张旭为人洒脱不羁,豁达大度,卓尔不群,才华横溢,学识渊博,书法功力深厚。字如其人,字有奔放豪逸的气势,笔画连绵不断,有着飞檐走壁之险,开创了狂草书风格的典范。草书之美其实就在于信手即来,一气呵成,给人以痛快淋漓之感。传说张旭每当灵感到来,就把宣纸铺在地上,用长发作毛笔,直书狂草,犹如醉酒当歌,是那样的洒脱自在。《肚痛帖》、《古诗四帖》为其草书的传世作品。

  在博物馆里面的斯里兰卡“过渡时期”展览区域,有一座被透明玻璃保护起来的石碑吸引访客的视线。这块古朴带有明显中国古代艺术风格的石碑,是明朝伟大的航海家郑和于1409年途径斯里兰卡时,在德维努瓦拉一个寺庙树立的《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此碑于1911年被一位英国工程师在南部城市高尔(加勒)路口的下水道发现。

《真草千字文》,北宋时宣和内府仅存七卷,南宋至今唯有一卷。流传下来的《真草千字文》墨迹只断烂了开首两行,其他都尚称完好;至于缺的部分,也已根据关中本补全。所谓“关中本”,是宋朝大观三年时薛嗣昌根据长安崔氏所藏真迹,於大观已丑(公元1109年)摹刻上石,又称为“陜西本”,原刻石今日尚存西安碑林,据说“颇极精工,无复遗恨”,可说是善本,但感觉和墨迹相比稍差一些。

《古诗四帖》相传为张旭的真迹,在名贵的“五色笺”上书写梁代诗人庾信的《步虚词》二首和晋代诗人谢灵运的诗二首,是张旭幸存人世间的稀世墨宝。此帖张氏以独特的狂草书体,雄强奇伟,笔势纵逸。作品落笔力顶千钧,倾势而下,行笔婉转自如,有急有缓地荡漾在舒畅的韵律中。董其昌评说:“有悬崖坠,急雨旋风之势。”

  石碑高144.78厘米,宽76.2厘米,厚12.7厘米,顶部两角呈圆拱形,上方刻有二龙戏珠的浮雕,四周饰有花纹。石碑正面有用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镌刻的碑文。三种文字的碑文内容有所不同,但都表示对佛祖释迦牟尼、婆罗门教保护神毗湿奴和伊斯兰教真主表示尊崇和敬仰。三种不同宗教文字出现在一块石碑上,这也同样符合斯里兰卡“过渡时期”艺术表现形式的特点。同时在这一区域,还能看到许多美丽的中国古代陶瓷制品。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1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2

  有斯里兰卡学者认为,郑和碑充分体现了郑和以及中国古代人民的广阔胸怀和平等宽容精神。这与西方殖民者后来入侵斯里兰卡时修城堡、掠夺财务,强迫斯里兰卡人改变宗教信仰的做法形成鲜明的对照。《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已成为中斯友谊的一大历史见证。

智永【真草千字文】05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6

  漫步在博物馆中,近距离观察、接触石碑。虽然历经岁月沧桑,碑文表面损失严重、一些字迹已经模糊。但是依稀能感受到古朴之风徐徐而来,遥想郑和当初率队七下“西洋”,遍访亚非30多个国家,为促进中国同这些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作出卓越贡献。

智永善书法,尤工草书。书法初从萧子云学书法,后以先祖王羲之为宗,对乃祖王羲之、王献之的书法极为钦佩,决心使乃祖的书法万古流芳。在永欣寺阁上潜心研习了30年。智永妙传家法,精力过人,隋唐间工书者鲜不临学。智其书法对初唐虞世南等的书法很有影响。

《肚痛帖》无款,传为唐张旭书。草书6行,共30字。此帖用笔顿挫使转,刚柔相济,千变万化,神彩飘逸,写来洋洋洒洒一气贯之。从刻帖中可以看出,写此幅字时是蘸饱一笔一次写数字至墨竭为止,再蘸一笔。这样做可以保持字与字之间的气贯,还可以控制笔的粗细轻重变化,使整幅作品气韵生成,产生“神虬出霄汉,夏云出嵩华”的气势。(《肚痛帖》简介:忽肚痛不可堪 不知是冷热所 致欲服大黄汤 冷热俱有益 如何为计 非临。明王世贞跋云:“张旭《肚痛帖》及《千字文》数行,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测。”)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自1911年被发现以来,国内外学者对该碑碑文进行释解,但因原碑泰米尔和波斯文部分受损较为严重,极难释读。而中文部分大体可释,然因各种原因,前人释读结果不尽准确。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文化处沈鸣一秘,通过实地勘察,并查阅大量资料,与原碑铭文仔细比对,最终得出准确中文释文并用书法书就释文,放置该碑一侧,供参观者识读。

对于智永的书法,历代书法家与书法著作多有评价。乐安薛氏云:“智永妙传家法,为隋唐间学书者宗匠”;都穆《寓意编》云:“智永真草千文真迹,气韵飞动,优入神品,为天下法书第一”;解缙云“智永瑶台雪鹤,高标出群”:张怀瓘《书断》云:“智永师远祖逸少(逸少,王羲之字),历纪专精,摄齐升堂,真、草惟命。夷途良辔,大海安波,微尚有道(有道,书法家)之风,半得右军(右军,指王羲之)之肉。兼能诸体,於草最优。气调下於欧(欧阳询)、虞(虞世南),精熟过于羊(羊欣)、薄(薄绍之)。”张怀瓘将古今善书法者分成三品:神品、妙品、能品。智永的行书入能品,隶书、章草、草书皆入妙品。可见智永书法成就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3

    2009年7月,受国家文化部派遣,沈鸣赴斯里兰卡中国使馆文化处任职一等秘书。2010年,沈鸣查阅了江苏省郑和研究会副秘书长吴之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碑文考》一文,了解到2005年,南京市鼓楼区政府决定在南京郑和宝船厂原址复建郑和宝船厂遗址景区,按原碑尺寸和风貌复制该碑,因此派吴于当年6月赴斯,对该碑全面考察,但因当时条件所限,吴无法将碑上的每个文字辨识清楚。回国后,南京方面虽组织专家辨认,仍无法将中文碑文全部文字释读清楚。结果在复制该碑时,有10处汉字做空白处理,实为憾事。其后,台湾龙村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汉文通解》一文,该文对郑和布施碑中文文字考证结果与吴之洪文中的文字考证有多处出入,且龙文称其无缘亲睹该碑,释文仅是通过其他中外专家的论著推断而成。此外还查阅过斯里兰卡籍学者查迪玛和中国学者武元磊合写的《解读〈郑和锡兰山佛寺碑〉》一文,发现其释文与前两者不尽相同。之后,斯科伦坡国家博物馆馆长希瓦格(Ranjith Hewage)先生还向沈鸣提供了一件二十多年前对该碑作的中文释文影印件(作者佚名)。沈鸣亦发现与其他版本有所区别。不同版本,释文各异,孰对孰错,令人存疑。虽国外学者曾做过该碑拓片,但我国作为郑和故乡不曾拥有拓片原件。由此,一种想法油然而生:一、要设法推动南京方面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二、请南京方面为该碑制作保护罩,对这一珍贵历史文物加以保护;三、寻机对郑和碑中文全文探个水落石出。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4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7

    机缘不负有心人。2013年12月,江苏省政协主席张连珍应斯国家遗产部部长邀请率江苏省友好代表团访斯。出问前夕,我处在与斯方协调时提议:一、由江苏省为郑和碑赠送一保护罩,因南京是郑和当年下西洋的始发地,据学者考证该碑显然是在南京奉召之后刻就,随宝船前往锡兰并于布施后留在当地。600多年后,江苏省有意为该碑制作保护罩,以体现祖国母亲对海外游子的亲切关爱;二、提议斯方邀请我方派专家赴斯对该碑进行拓片,以收藏这一中斯友好交流史上的重要历史文献。12月13日,江苏省友好代表团在与斯遗产部部长会谈时,张连珍主席宣布将向斯国家博物馆赠送一个郑和碑玻璃保护罩。斯国家遗产部部长加格特·巴拉苏里亚(Jagath Balasuriya)先生衷心感谢中方的支持和帮助并宣布同意江苏省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

智永【真草千字文】06

张旭是一位纯粹的书法家,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相传他见公主与担夫争道,又闻鼓吹而得笔法之意;在河南邺县时爱看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并因此而得草书之神。唐代韩愈赞张旭书法为:“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衰,可喜可愕,一寓于书。”这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对艺术的执着的真实写照。后人论及唐人书法,对欧、虞、褚、颜、柳、素等均有褒贬,唯对张旭无不赞叹不已,这是艺术史上绝无仅有的。张旭草书得笔法,后传大书法家颜真卿、崔邈。

    2014年5月22日,江苏省文物局应斯国家遗产部之邀,派出殷连生副局长、文保处徐森主任科员和南京博物院强明中研究员3人工作组抵斯,进行郑和碑拓片和玻璃罩安装工作。经过数天努力,工作组圆满完成了郑和碑的拓片工作,玻璃保护罩也遂于5月28日顺利安装完毕。

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他学钟繇《宣示表》,“每用笔必曲折其笔,宛转回向,沉著收束,所谓当其下笔欲透纸背者”。他所写的《千字文》清何绍基说:“笔笔从空中来,从空中住,虽屋漏痕,犹不足以喻之”。我们细读他的墨迹《千字文》,看得出他用笔上藏头护尾,一波三折,含蓄而有韵律的意趣。董、何之说可谓精确、具体、恰当。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5

    其间,沈鸣有幸亲临博物馆现场,从不同角度仔细勘查,逐字核对全部碑文,经反复甄别推敲,终将碑文释读如下(文中(1)…(11)为沈鸣所加,标示原碑文行数)。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6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8

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碑文释读:

智永【真草千字文】07

张旭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善于向别人学习借鉴,集纳各家之所长,使其书法臻于出神入化之境。其楷书是继承多于创造,那么他的草书则是书法上了不起的创新与发展了。在这些书法成就上也是源于一件事,开启了张氏的书法之旅。在唐人张国《幽闲鼓吹》中记述:张旭到常熟任县尉才十多天,有一个老翁为了一件小事到县衙内告状,张旭给他写了一张判决书,不料过了数日,这个老翁又来求判,张旭非常恼火,责备这个老翁道:“你怎么敢为了一件细小闲事屡次来求判。吵扰衙门!”这个老翁回答说:“我实在不是为了再来求判,而是因为看到你上次判决书上的书法笔迹奇妙,想多得一些作为墨宝珍藏起来。”当张旭在谈话间得知这老翁家藏有其先父的遗墨精品时,就要他拿来观览。张旭看到老翁先父的墨迹时,方信老人的父亲确实是擅长书法的人,从此张旭尽得运用笔法的妙旨,书艺大进。

    ⑴ 大明

智永练习书法极为刻苦。他在永欣寺时,就曾盖一座小楼专供练字,发誓“书不成,不下此楼”。就在这座冷冷清清的小楼里,他如痴如醉地练字,毛笔用了一支又一支,他常把用坏了的毛笔扔进大瓮,天长日久,就积了好几瓮。智永后来把这些毛笔集中埋在一个地方,自撰铭词以葬之,时称“退笔冢”。在这也有一个典故如下: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7

    ⑵ 皇帝遣太監鄭和王貴通等昭告于

智永禅师晚年时,有天正在指导一位小沙弥练字,几位年轻书生慕名来寺谒求大师的墨宝,并请教写字秘诀。智永笑答,赠字不难,但秘诀实无,不过老衲可奉送诸位四字:“勤学苦练”,如能持之以恒,保你一生受用不尽。后来带领他们去寺中的塔林,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 树下有一座高高的坟冢。书生们大惑不解,禅师指冢说:“我习书一生,练字磨秃的笔头尽在于此。”冢前立一石碑,上刻“退笔冢”3字,下有“僧智永立”几个小字,背后还有智永写的一篇墓志铭。偌大一座坟冢,贮满秃笔头,书生们看罢,惊愕不已。小沙弥告诉书生,师父写字的秃笔,初时装满5大筐。书生们听后恍然大悟,智永所言不谬,“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任何学术要达到高峰,没有捷径可走,亦无秘诀可言,只有勤学苦练,才是惟一的途径。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09

    ⑶ 佛世尊 曰仰惟慈尊圓明廣大道臻玄妙法濟群倫歷劫河沙悉歸弘化能仁慧力妙應無方惟錫蘭山介乎海南客言梵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8

张旭不仅善于书法,又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张氏的诗 ,今存六首,都是写自然景色的绝句,构思新颖,意境幽深,独具一格。其七绝《山行留客》:“山光物态弄春辉,莫为轻阴便拟归。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许多学子也能背诵。他的《桃花溪》诗也备受推崇。

    ⑷ 刹靈感翕彰比者遣使詔諭諸番海道之開深賴慈祐人舟安利來往無

智永【真草千字文】08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19

    虞永惟大德禮用報施謹以金銀織金紵絲寶旛

智永先祖羲之公和献之公为例,练书法也是极为刻苦之人,羲之公以东汉张芝“临池写书,池水尽黑”的事迹激励自己,一生苦练不辍。洗砚曾染黑过庐山的归宗寺、临江的新城山、建康的钟山、浙江的积谷山和山阴等地的五六处池水。献之公学书曾用尽18大缸清水,老衲学书也是靠勤学苦练,才有今日的成就。

张旭书法【郎官石柱记】10

    ⑸ 香爐花瓶紵絲表裏燈燭等物布施佛寺以充供養惟

智永经过二三十年的努力,智永的书法果然大有进步。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求其真迹者很多,智永穷于应付,以至于“缣素□纸,堆案盈几,先后积压,尘为之生”。登门求教的也极多,以至他户外之屦常满,连门限也踩坏了,智永又只好用铁皮来加固门槛,时人称之为“铁门槛”。这“退笔冢”与“铁门槛”便成为书坛佳话,与汉张芝(张颠)洗笔洗硕的“池水尽墨”交相辉映,同为千古美谈。

张旭(675年—约750年),字伯高,一字季明,汉族,唐朝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初仕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长史,世称“张长史。”善草书,性好酒,世称张颠,也是“饮中八仙”之一。其母陆氏为初唐书家陆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孙女。陆氏世代以书传业,有称于史唐文宗曾下诏,以李白诗歌、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

    ⑹ 世尊鑒之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20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21

    ⑺ 總計布施錫蘭山立佛等寺供養

智永【真草千字文】09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雍容闲雅精劲凝重,智永草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