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书法作品欣赏,笔势遒逸古秀苍劲

2019-10-19 作者:书法   |   浏览(186)

鲁迅书法作品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

袁克文书法,由晚明人脱出,楷书为王铎变局,结字展促有姿,气格闳恢。其楷书初习颜真卿书法,继则博览唐宋名迹,上溯三代秦汉,遍览魏晋六朝,而得益于金石牌版为多。小楷甚为精健,疏密相间,点画自然,秀逸而不失笔墨的淋漓之气。

吴镇书法善草书,传世的唯一草书作品心经卷笔法古秀苍劲,风神潇洒,笔势遒逸,风味古澹。绘画题材多为渔父、古木、竹石之类,善画山水、梅花。草书学巩光,山水师法董源、巨然而又独出机杼,以雄强笔法辅以丰富墨法,自有一种苍茫沉郁、古厚纯朴之气。       元代画家吴镇,字仲圭,号梅花道人,尝署梅道人,浙江嘉兴魏塘人。心仪佛门,晚年亦号“梅沙弥”,早年与其兄从毗陵柳天骥学习《易经》,研究天命人相之术,一生清贫的他以卖卜来维持生计。其为人孤洁清高,一生隐居不进入仕途,做闲云野鹤之人,把名利看得很淡,所交的朋友多为文士或僧道,很少与达官显贵来往。        吴镇善草书,笔法古秀苍劲,风神潇洒,师法巨然,用长披麻皴,兼以斧劈,笔力劲爽,墨气淋漓,写出山川林木峥嵘郁茂之景,改变了巨然“淡墨轻岚”的风格。吴镇的《心经卷》是其传世的唯一草书作品,笔势遒逸,风味古澹,堪称炉火纯青。钤“梅花盦”朱文方印、“嘉兴吴镇仲圭书画记”白文方印。卷上还有清代刘墉、永瑆题跋及钱樾、周家谦等人鉴藏印记。他的草书之冷隽清逸如料峭云崖之老梅干枝,给人以超拨苍秀的美感。

    鲁迅书法字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深厚的学养在不经意之间,已洋溢在字里行间。或许有许多人还未必将他归于书法家之列,其实更多的是鲁迅先生自己的不愿意,然只要说起文人书法,稍懂一点的都知道,鲁迅书法是最具代表性的了。赏读鲁迅书法,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书卷气已经扑面而来。       世人所熟知的鲁迅是伟大思想家和文学家,其在书法上也有着深厚的造诣,鲁迅先生的书法,古雅厚重,文人气十足。无论是精心书写的对联,还是即兴书写书写的手稿、书信,都大有可观。因为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国内的许多报刊题头,各大文化馆、电影院以及学校等,均喜集鲁迅字体放大制成招牌,一时“鲁迅体”和“郭体”一样,风靡全国。然而作为以个性见长的文人书法,被运用得太滥终究不是好事,尤其是不讲道理地单一抽出来作毫无生命的硬性组合,这似乎也违背了文人书法以欣赏书卷气和性情为第一要义的宗旨。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袁克文书法作品欣赏1

吴镇草书书法作品【心经卷】1

鲁迅书法作品欣赏

一、袁克文书法作品欣赏

    吴镇尤其重视画面题咏书法与绘画风格的协调统一。他的画善用老笔湿墨,笔力雄劲,墨气沉厚,题咏诗文较多。“五墨齐备”是吴镇用墨的高超之处,为更好地发挥墨效,吴镇在选择作画材料上很有讲究,画梅竹喜用纸,画山水则喜用绢。      吴镇作为元代文人画家的代表人物,其画坛上独具风貌,成就卓然。继承了荆浩、李成、范宽一系乃至南宋院体的山水画风。十八九岁开始学画,年轻时游历杭州,吴兴,饱览太湖风光。开眼界,长见识,大自然的真山真水,启迪了他创作灵感。吴镇修养是多方面的,博学多才,他在诗歌、书法、篆刻、绘画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单绘画方面,他山水、梅竹、人物俱擅,奠定了他在画史上的地位,使他名列王蒙、黄公望、倪瓒“元四大家”之一。吴镇与王蒙、黄公望、倪瓒等许多山水画大家均提倡墨戏、士气、逸气,从而创造了极富特色的文人山水画,使元代画坛大放光彩。

    鲁迅除读书写作外,他的艺术兴趣相当广泛,于金石书画、汉画像石、古钱币、古砖砚、木刻版画等方面的收藏皆有所嗜。鲁迅先生尤其是在金石碑拓的研究和收藏上不计工本、不遗余力。也对书法、美术有着极高的鉴赏力,对篆、隶、章草等各种书体,均可熟练掌握。这也是因他早年在日本时,从章太炎先生听文字学,每天下班则躲进书屋长时间地抄写古碑,并热衷于搜寻碑帖拓片,不断地描摹整理。为后来奠定了基础。鲁迅在他读书兴趣很浓的时候,就有兴致的会将篆隶意的字参杂于行书之中,显得浑然一体,趣味横生。

    袁克文书法真草篆隶兼会,无不精通。其中最为擅长的还是楷书和行书。他的楷书,得颜真卿之法乳,上溯三代秦汉,遍览魏晋六朝。小楷也甚为精健,疏密相间,点画自然,秀逸而不失笔墨的淋漓之气。由于其收藏宏富,识见高远,故造就其古拙遒劲,独具一格的不俗书风。他曾言“唐以后名家之书,供参玩可,用为师法,则未足也”。       袁克文书法由晚明人脱出,楷书为王铎变局。结字展促有姿,气格闳恢,演为别调,负名一时,偶治印,亦有逸趣。袁克文的篆书绝少,隶书亦不多见。其中一副五言篆书联:“诗人廿四品,帖临十三行。”这是袁克文所写的,其线条大气,用笔醒豁,看似简单毫无波澜,其实倒也暗藏着不浅的书法功力,实为其篆书之精品。

图片 4

    鲁迅先生虽然他在书法艺术上有着极高的修养识见和水准,但他对自己的字并不看重,无意作书家,他较欣赏的倒是弘一法师乃至好友陈师曾和乔大壮的书法。他曾托日本好友内山君“乞得弘一上人书一纸”;他的第一本译著《域外小说集》,即请陈师曾为之封面题签,而北京“老虎尾巴”书房内的一副“望掩磁而勿迫,恐鹤鸡之先鸣”对联,则是请时年才二十出头的乔大壮书写,可见当时对这些朋友之推重。而遇上自己真正的好友向他求字,虽也在所不惜,但却相当低调。

图片 5

吴镇草书书法作品【心经卷】2

    鲁迅先生是一位终身都以毛笔为工具的学者(尽管他那时已有了自来水笔),除了书稿、尺犊外。日记、著译和抄校稿以及日用记账等均以毛笔小楷书录,而且他用的笔墨也不甚讲究,最经济便宜的“金不换”即是他的常用墨了。他一生留下了大量的墨迹存稿,其中以鲁迅书法作品形式的则占相当少的一部分,这类墨迹以鲁迅定居上海的十年里最为丰瞻,大多是应友人之求或朋友之间诗联唱和之作。       鲁迅先生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文学家,是中国新文学运动的奠基者,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他也是东北大学的第一位外国留学生,也是当时仙台唯一的中国留学生。在仙台给鲁迅影响最大的是解剖学老师藤野严九郎。在周作人所著的《鲁迅的青年时代》和许寿裳所著的《亡友鲁迅印象记》两部书中。鲁迅先生本想通过医学将中国人身体变得强健,但后来鲁迅弃医从文,觉得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希望用文学改造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这也是他在《藤野先生》一文中提及此事,说因为看了一部电影所延伸的想法。

袁克文书法作品欣赏2治印

    吴镇诗文绘画题材多为渔父、古木、竹石之类,善画山水、梅花(吴镇非常爱梅,家室四周遍植梅树,取斋名“梅花庵”)。草书学巩光,山水师法董源、巨然而又独出机杼,以雄强笔法辅以丰富墨法,自有一种苍茫沉郁、古厚纯朴之气。吴镇的诗精妙奇警,夺人目光。他的词,珠联锦簇,色色鲜新。他一生所写诗篇。至今保存的有一千多首。 镇著有《松花庵韵史》及《松崖诗录》,《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渔隐”题材频繁地出现在绘画作品中,其中以吴镇的《渔父图》最为典型。自屈原《渔父》及《庄子》中的渔父形象在文学作品中出现后,渔父成了清高孤洁、避世脱俗、逍遥的人生、啸傲江湖的智者、隐士的化身,为许多隐退文人所仿效,渔父形象成了文人、画家寄托情感的载体。元代,由少数民族统治,汉族官员受到排挤,汉族文人社会地位骤降,江南士人遭遇尤甚。

    有一天,在上课时,教室里放映的片子里一个被说成是俄国侦探的中国人,即将被手持钢刀的日本士兵砍头示众,而许多站在周围观看的中国人,虽然和日本人一样身强体壮,但个个无动于衷,脸上是麻木的神情。这时身边一名日本学生说:“看这些中国人麻木的样子,就知道中国一定会灭亡!”鲁迅听到这话忽地站起来向那说话的日本人投去两道威严不屈的目光,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教室。他的心里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国人,一群麻木不仁的看客一一在脑海闪过,鲁迅想到如果中国人的思想不觉悟,即使治好了他们的病,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

  袁克文的篆法取法于钟鼎文字,楷法从颜体入手,不但真、草、隶、篆四种字体均能书写,而且出手不俗,深得书法真谛。他的一幅四体屏书法,楷书圆润柔情的捺脚,写成了似刀如切的直捺脚,连笔圆转的草书,变成了宽博涌动的图画,隶书之柔性美,在他的笔下变成了“折金钗”型的刚性美,篆书更是金石之圆劲苍朴。宁丑不媚,宁拙不巧是其书法的原则,也是他处世风格的体现。成就艺术,七分天赋三分勤奋。

图片 6

    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先生初步形成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鲁迅阅读了大量的外国文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著作,开拓了视野,为以后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严复翻译的英国人赫胥黎著的《天演论》,更给予鲁迅以深刻的影响。《天演论》是介绍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的一部著作,这使鲁迅认识到现实世界并不是和谐完美的,而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一个人,一个民族,要想生存,要想发展,就要有自立、自主、自强的精神。不能甘受命运的摆布,不能任凭强者欺凌。

    袁克文生于权臣官宦之家,其文化氛围为其艺术的成长造就了难得的条件,而他天生聪颖,勤奋好学,艺术天赋很高,从小就打下了良好的诗词书画艺术基础,18岁时书法已臻成熟,享誉京、津、沪。袁克文主张书法要从篆书练起,他的存世篆书中有一幅落款为“丁盉侃如仁兄属”的书法,注明“芮伯壶”文,并有鸡形文字。书如画意,留白亦十分巧妙,求根溯源的意味很浓,颇有学者的风范。

吴镇草书书法作品【心经卷】3

   鲁迅先生在《新青年》杂志上首次以“鲁迅”为笔名发表了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开山之作,它奠定了新文化运动,推进了现代文学的发展。这篇小说,大胆揭露了人吃人的封建理念,向沉滞落后的中国社会发出了“从来如此,便对么?”的严厉质问,大声疾呼:“救救孩子!”鲁迅所作的《野草》中的散文诗则呈现出迷离恍惚、奇诡幻美的意境,它们像一团团情绪的云气,在空中旋转飘荡,变幻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形状。鲁迅内在的苦闷,化为了梦,化为了超世间的想象,使《野草》成了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中。

图片 7

        研究题画诗,也是了解吴镇画中渔父形象的一把钥匙。吴镇山水画中,多数作品写有题画诗,细品每一首诗,每首诗都是针对渔父而发的,其对渔父最为情有独钟。吴镇的渔父与元代某些文学作品和某些画家的渔父在形象的表现上是不同的。没经历过官场的他于其他绘画渔父图的表达不同,不是表达的伤感的、消沉的,而吴镇表达的是对渔父有一种天生的向往之情,更多表现了渔父自在逍遥、甚至乐观的情怀,个别诗里还展现出一些生活情趣。

    许多人读鲁迅杂文,见他笔锋犀利,一身傲骨,对“怨敌”也“一个都不宽恕”,直观的以为他的性格也是刚烈严肃有余,轻松温情不足,其实不然,鲁迅倒是一个非常多情而具有幽默感的宽厚长者,虽然在他的杂文中我们难以体会,而在他的笔墨间却能轻易地看出来。读鲁迅先生的书法作品,你总能觉得有一种脉脉的温情,沉着隽永,意味深长。这其实和他幽默智慧的文人性情大有关联,鲁迅的儿子海婴曾天真地问:“爸爸能不能吃?”鲁迅则俏皮地答道:“要吃也可以,但自然是不吃的好。”当某些文人指责他对海婴过于溺爱时,鲁迅则以一首《答客消》加以回击:“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放冤。”体现了他温厚性情的一个侧面。

袁克文书法作品欣赏3

    吴镇的《秋江渔隐图》画高山平湖,一叶轻舟随波荡漾。左方高岭斜耸, 一道清泉顺势而下, 注入平湖之中。山脚林木郁然。前方乔松挺立,松下楼阁, 州渚芦荻摇曳。笔墨湿润雄秀,境界深远。画上自题:“江上秋光薄,枫林霜叶稀,斜阳随树转,去雁背人飞,云影连江浒,渔家并翠微,沙涯如有约,相伴钓船归。”

    一九六一年前,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八十周年而出版《鲁迅诗稿》(影印本)时,郭沫若在三百来字的序言中有几句评语精辟而极有见地:“鲁迅先生亦无心作书家,所遗手迹,自成风格。融汇篆隶于一炉,听任心腕之交应,朴质而不拘挛,洒脱而有法度。远逾宋唐,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老舍也曾说过:“看看《鲁迅全集》的目录,大概就没人敢说这不是个渊博的人。可是渊博二字还不是对鲁迅先生的恰好赞同。”可见鲁迅的文学影响很大。

  人称“袁门子建”(喻指曹植)的袁克文,作为文化人,文人雅士自然是他的圈内人。作为风流公子,酒馆、青楼是他泄愤消愁的地方,酒徒、妓女也有他的知心人。他还是个青帮“大通悟学”四字中“大”字辈的人物,弟子一呼百应,到处吆朋唤友,恣肆旷达、玩世不恭的处世风格在书法作品中自然地流露出来。其中较为明显的两片书法,一是赠弟子的书法“读书宜求实,处世当自虚”,其章法取势开张,结体则是内宫宽博,用笔恣肆,给人以豁达大度的感觉。二是为名坤伶章遏云所书“醉醒悲乐”四字,其篆法无意雕饰,朴实无华,给人以旷达率真的乐趣。

图片 8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袁克文写字喜欢美女抬纸侍候,悬空写字,以致于香墨淋漓,笔画流淌串连,让在场人开怀大笑。他写大字,以纸铺地大笔挥洒,写小楷日记则床头点划,顺势而为,书写方式造成的奇趣让观者称妙。这些特质也是他优伶为友、青帮做大、“下九流”为伍的时代别类性格的反映,所以我们说袁克文的书法是感人的书法,是让人开怀一笑的书法,是具有生命活力的文字,也是其性情和当时心态的写照。

吴镇草书书法作品【心经卷】4

图片 9

    吴镇的画虽势不能夺,唯以佳纸笔投之,欣然就几,随所欲为,乃可得也。诗词风格简劲奇拔,感情真挚,常以比兴自吐胸臆,接近陶潜诗风,外表看似平淡而内实郁愤。书法能结合王羲之和怀素之长而自具面目。每作画往往题诗文于其上,或行或草,墨沈淋漓,诗、书、画相映成趣,时人号为“三绝”。      吴镇晚居嘉兴春波门外,隐居养生,清贫潦倒终身。他专写墨竹,善用湿墨写郁茂景色,笔力雄劲,墨气沉厚,董其昌谓其“苍苍莽莽,有林下风”。吴镇传世几十余幅墨竹中,几乎全是用干墨画的,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精写竹,师李衎,晚年则专写墨竹。墨竹宗文同,为文同后又一大家。善于用墨,淋漓雄厚,为元人之冠。兼工墨花,亦能写真。同以竹掩其画,镇以画掩其竹。画墨竹笔意豪宕,生意满纸;画古木、怪石挺劲有力。他对明清两代书画家的发展,有较大影响。吴镇草书【心经卷】纸本,29.3×203厘米,1340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袁克文书法作品欣赏4

释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界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得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无等等呪。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呪。即说呪曰:揭谛,揭谛,波罗僧揭谛,波罗揭谛,菩提萨婆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梅花道人奉书。至元六年夏四月初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鲁迅书法作品欣赏,笔势遒逸古秀苍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