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遂良意临王羲之,遒劲刚健的颜体小楷

2019-10-20 作者:书法   |   浏览(146)

图片 1

傅山精通的真、篆、隶、行与自己品格、思想等一切糅为一炉,创造性的形成了自己浪漫、野逸、不现端倪的狂草书风。傅山书法不仅只是有狂草的激昂情绪,还有其汉隶的高洁傲岸,其真文的不卑不亢,其行草的徜徉恣肆等多种品格,正对应他真草篆隶行皆精通的事实。傅山力倡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艺术主张,以自然天倪为尚,三百多年来一直备受推崇。

    在《晋书》中,李世民对王羲之的书法作品这样赞美道:“所以详察古今,研精篆素,尽善尽美,其必王逸少乎?观其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作为《晋书》主编之一的褚遂良,对这一传赞肯定是有刻骨铭心的印象的。尤其是后面的几句“状若断而还连”云云,不就是晚年褚遂良的书法风格中最大的特色么?对李世民怀有深厚感情的褚遂良,毕生都在实践着这一点。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01

一、傅山书法欣赏:

    褚遂良在书法上,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对王羲之书风崇拜的漩涡,持续地沉湎于其中,专心致志地遵守着王羲之的规范。据《唐会要》卷三十五记载,在贞观六年(正月初八,太宗下令整理内府所藏的钟繇、王羲之等人真迹,计一千五百一十卷。褚遂良参与了这次整理活动,众多的王羲之的真迹,使他大开眼界。也正因为如此,他又开拓了书法的视野:他在中国书法的体格与形态中,找到了一种贵族的或属于知识分子的艺术品味。这品味是华美的,而不是朴素的;是如精金美玉的,而不是浑金璞玉的。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集雄健、秀逸、含蓄为一体,其艺术水平之高,鲜有匹敌,代表北魏墓志的最高成就。张玄墓志用笔方圆兼备,横画或圆起方收,或方起圆收,长捺一波三折,排泄角含分隶遗意,不少用笔有行书意,结体含动势。书法峻宕朴茂,结体扁方,既有北魏的神韵,又有唐楷的法度,堪称北魏之佼者,备受书家好评。

    傅山,明末清初著名的书画家、医学家、思想家。字青竹,后改青主,别字公它,入清后,号朱衣道人,又别名真山、浊翁、石道人等。山兼晚明与清初书艺,以奇甚狂草睥睨当时书坛。其实,狂草只是宣泄激昂情绪的一面。他还有其笔下汉隶的高洁傲岸,其真文的不卑不亢,其行草的徜徉恣肆等多种品格,正对应他真草篆隶行皆精通的事实。作为不食周栗拒绝与清王朝合作的高士,以高超杏林之术和集诸子百家思想研究,遐迩于天下;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道,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家”的傅山,更是将精通的真、篆、隶、行与自己品格、思想等一切糅为一炉,创造性的形成了自己浪漫、野逸、不现端倪的狂草书风。

    在清乾隆皇帝所宝爱的八本《兰亭序》摹本中,至少有两件是归于褚遂良名下的。从摹本来看,这是他成熟期的书法作品。他一方面想把自己纳入到王羲之的书风中去,另一方面却仍然顽强地露出他自己的趣味。他自己的笔意和王羲之的字形在同一件作品中交相出现,轮流居于主导地位。这引起了宋人米芾的极大兴趣,以至于在摹本上再三作跋:“虽临王书,全是褚法。其状若岩岩奇峰之峻,英英秋秀之华。翩翩自得,如飞举之仙:爽爽孤鶱,类逸群之鹤;蕙若振和风之丽,雾露擢秋千之鲜。萧萧庆云之映霄,矫矫龙章之动彩;九奏万舞,鹓鹭充庭,锵玉鸣珰,窈窕合度,宜其拜章帝所,留赏群仙也。”像这样的评价古代书家,在米芾那里,除了褚遂良以外,是没有第二人的。米芾还进一步分析说:“至于‘永和’字,合呈其雅韵,‘九觞’字备著其真标;‘浪’字无异于书名,‘由’字益彰其楷则。信百代之秀规,一时之清鉴也。”的确,褚遂良的这个摹本,我们更多的是看到了他的“意临”部分,即属于褚遂良个人的审美趣味时常在其中闪现,有时甚至占了上风,充分地体现自己的笔法与意态。王世贞也看出了这一点:“书法翩翩逸秀,点画之间有异趣。”此帖血脉流畅,神采飞扬,堪称褚遂良学习王羲之最为优秀的一件作品。

图片 2

    傅山书法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当推草书。傅山的草书苍劲有力,气势夺人,字形大小,参差错落。无论怎么看待, 傅山的狂草都是出奇而桀骜不驯的。更倾向于自然感情的流露,所以他的书法不拘一格,不是那种世世代代仿二王的模子出来的书法,感觉很鲜活,真可谓是“书成蕉叶文尤绿”般的感觉。傅山从小篆入手,在传统上颇加创新,区别于李斯、李阳冰篆书的圆润婀娜,朴实不露风尘更有古调才是傅山的气息。隶书溯源,跳跃唐隶直接师从汉碑,比之与当世流行的法贴书法自然显得古朴端庄而不媚态。从篆隶孟郊《游华山云台观》便能窥之一斑。行、真书法中能处处显现一种文气,这自然也与他的博学息息相关。观其《各体书法册页》,自然而然地感觉出一种渗透式的渊博,一股氤氲气弥漫其间,似佛似道,可谓浩然。

    人们还将王羲之的书法作品《长风帖》也归于褚遂良的名下。虽然作为临书,难以表现自己的意志、性情,难以摆脱被临作品的规范,但是褚遂良控制笔墨点线的能力却在这里展露无遗。李嗣真在《书后品》之中评论说:“褚氏临写右军,亦为高足,丰艳雕刻,盛为当今所尚,但恨乏自然,功勤精悉耳。”在肯定的同时,又批评此帖的连带间显得有些做作,不够自然。但是,当法度的束缚稍稍松懈一些时,禇遂良自己的趣味就会涌出来,其意态超过了法度,这种精彩的东西尽管一纵即逝,只是那么连续的两三个字,带着一种温柔洒脱之中增进的沉思的、成熟的精神,而留下充满着精妙的健康气息的温婉和洒脱之中的超越心境,呈现崭新的面目。这也是褚遂良临习王羲之书法欣赏的与众不同之处。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02

    傅山的博学,到达了历史上任一书家无可企及的高度。时人评论说他“学究天人,道兼仙释”,“博极群书,时称学海”,丝毫不为过。他博览经史子集,参研佛经道典,涉猎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和金石学等。这种博学也直接影响了他的作品。往事越百年。明末清初,书风“尚奇”,有高士书风更奇。摆脱馆阁,摒弃刻古,创不藏拙念、粗服乱头、逍遥自在书风。此为何若人?正是山右傅青主。

    唐代书法的风格变化是与国君李世民的嗜好分不开的。张彦远在《法书要录》中就记载了李世民的一桩趣事:贞观十八年,太宗召三品以上官员,赐宴于玄武门。太宗乘兴取笔作飞白书。众臣也乘着酒兴从太宗的手中竞相争夺。散骑常侍刘洎竟登上龙床,把太宗的手抓住得到了这件书法作品。这样的举动显然把众人吓坏了,同时也因为有妒忌之心,众臣一齐跪下请求按照法律将刘洎处斩。太宗却笑着说:“昔闻捷媛辞辇,今见常侍登床。”竟这样轻松地就赦免了刘洎的罪过。在这样的热爱书法的氛围之中,无疑会产生众多而伟大的书法家。

  张玄墓志书法精美,刻工亦佳。字形略扁,多有隶书笔意、古质典雅。用笔方圆结合,既有北碑俊迈之气,又含南帖温文尔雅。原拓本今藏上海博物馆。《张玄墓志》即为孤本,其余拓本只能是重刻本,均未体现原拓神采。今人眼福,可从精印印刷品中得睹书法作品拓本全貌。

图片 3

查看相关书法视频

图片 4

傅山【波罗蜜多心经】书法欣赏1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03

    傅山本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学问人,淡于名利,勤于读书。他的书法初学赵孟頫、董其昌,几乎可以乱真。他的《上兰五龙洞场圃记》为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作,与宋人风范毫无二致。宋代文人喜欢用生辟的字眼和典故,傅山也是如此。他学富五车,积学深厚,又颇具个性,加之书法界有了张瑞图、黄道周、王铎和倪元璐等诸名家的影响,傅山的书法更是具有一种奇特的怪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的人生观和审美观起了决定性作用。他对颜真卿的人品书品推崇倍至,简直是五体投地。他写大字喜用颜体,如《集古梅花诗》,就是写小楷也用颜体,如《逍遥游》。邓散木《临池偶得》中说:“傅山的小楷最精,极为古拙,然不多作,一般多以草书应人求索,但他的草书也没有一点尘俗气,外表飘逸内涵倔强,正象他的为人”。他的颜体写得非常好,流传至今的颜体大字楹联和榜书多件,皆端庄遒劲,刚健有力。

    《张玄墓志》全称《魏故南阳张玄墓志铭》。清代因避清圣祖玄烨之讳而改称《张黑女墓志》。刻于北魏普泰元年531年十月,正书,二十行,行二十字。原石久佚不存。清道光年间何绍基得剪裱旧拓孤本,乃著世至今,拓本共十二页,每页四行,满行八字。目前仅存何绍基藏剪裱孤本。原拓今藏上海博物馆。

    傅山在书法艺术理论上是有贡献的。他所提出的“四宁四毋”理论极其精辟,对整个艺术范畴有着普遍意义和深远影响。“四宁四毋”是指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足以影响中国书学领域。作书宁追求古拙而不能追求华巧,应追求一种大巧若拙、含而不露的艺术境界。宁可写得丑些甚或粗头乱服,也不能有取悦于人、奴颜卑膝之态,寻求内在的美。宁追求松散参差、崩崖老树、也不能有轻佻浮滑,自然潇疏之趣,远胜品性轻浮之相。宁信笔直书、无需顾虑,也不要描眉画鬓,装饰点缀,有搔首弄姿之嫌。

图片 5

图片 6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04

傅山【波罗蜜多心经】书法欣赏2

    何绍基评之曰:“化篆分入楷,遂尔无种不妙,无妙不臻,然遒厚精古,未有可比肩”《黑女》著。清书法评论家包世臣跋:“此帖骏利如《隽修罗》,圆折如《朱君山》、疏朗如《张猛龙》、静密如《敬显隽》。”康有为跋:“化篆、分入楷、遂尔无种不妙,无妙不臻,然遒原精古,未有比肩《黑女》者。”

                                                                  

图片 7

    当时处于董赵书风笼罩书坛之际的傅山,也曾学过赵孟頫,明亡以后专攻颜鲁公,再后直取魏晋,逆流而上,直入渊薮。全祖望《阳曲傅青主先生事略》云:“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兼工画”。他的小楷《千文》直追钟王,朴实古拙。他曾说:“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处,终是俗格。”傅山喜以篆隶笔法作书,重骨力,宗颜书而参以钟王意趣,并受王铎书风影响,形成自己独特的面貌,中年以前已得时誉。他后期对赵字贬斥得很利害“予不极喜赵子昂,薄其人而遂恶其书,近细视之,亦未可厚非,熟媚绰约自是贱态,润秀圆转尚属正脉,盖自《兰亭》内稍变而至此与时高下亦由气运,不独文章然也。”(《霜红龛集》)。这一段书评史上“书如其人”的典型论断,自然这与他生逢易代之特殊时期有关。他还在《作字示儿孙》中说“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纲常叛周孔,笔墨不可补。”这种论述针对当时“奴书”盛行的清初书坛无疑是一副清醒剂。他力倡“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艺术主张,以自然天倪为尚,三百多年来一直备受推崇。

张玄墓志书法欣赏05

傅山的主要书法作品有:

    【张玄墓志】释文:魏故南阳张府君墓志。君讳玄,字黑女,南阳白水人也。出自皇帝之苗裔。昔在中叶,作牧周、殷。爰及汉、魏司徒、司空。不因举烛,便自高明;无假置水,故已清洁。远祖和,吏部尚书、并州刺史。祖具,中坚将军、新平太守。父,汤寇将军、蒲坂令。所谓话华盖相晖,容光照世。君禀阴阳之纯精,含五行之秀气。雅性高奇,识量冲远。解褐中书侍郎,除南阳太守。严威既被,其犹草上加风,民之悦化,若鱼之乐水。方欲羽翼天朝,抓牙帝室。何图幽灵无简,歼此名哲。春秋卅有二,太和十七年,薨于蒲坂城建中乡孝义里。书法视频。妻,河北进寿女。寿为巨禄太守。便是瑰宝相映,琼玉参差。俱以普泰元年,岁次辛亥,十月丁酉,朔一日丁酉,葬于蒲坂城东原之上。君临终清悟,神捎端明,动言成轨,泯然去世。于时兆人同悲,遐方凄(长)泣。故刊石传光以作诵曰:郁矣兰胄,茂乎芳干。叶映霄衢,根通海翰。杰气贯岳,荣光接汉。德与风翔,泽丛雨散。运谢星驰,时流迅速。既凋桐枝,复催良木。三河奄曜,川塸丧烛。痛感毛群,悲伤羽族。扃堂无晓,坟宇唯昏。咸韬松户,共寝泉门。追风永迈,式铭幽传。

1、《草书孟浩然诗》:此卷书录唐代诗人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等诗十八首。此卷书法纵逸奇宕,字与字间不相连属,结字欹正相间,古拙雄健,但笔意相连不断,充分体现了傅山书法艺术之特色,亦是对其书法美学思想作了最好的诠释。此卷向被视为傅山草书中的上乘佳作,代表了傅山中晚期行草书的最高艺术水平。

更多张玄墓志书法欣赏

2、《右军大醉诗轴》:是傅山的代表作,诗云:“右军大醉舞蒸豪,颠倒青蓠白锦袍。满眼师宜欺老辈,遥遥何处落鸿毛。”其流畅的用笔中仿佛有着某种生拙的气息,然而其用笔又在法度之中。缠绕游丝的强调,使字与字,笔划与笔划间的疏密空间对比格外鲜明。其间欹斜反正、相避揖让、纵敛开合等艺术手法,在傅山的手下运用得十分娴熟,仿佛均在不经意中,真率的情感、大起大落的章法,充分表现了他博大精深的胸怀。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褚遂良意临王羲之,遒劲刚健的颜体小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