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岳崧高,宇文家林访谈

2019-10-16 作者:书法   |   浏览(116)

  宇文家林

9月28日,作为第八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的重要活动之一,“维岳崧高——纪念蒋维崧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系列活动在山东博物馆隆重举行。这次活动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大学、山东省文联联合主办,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山东博物馆联合承办。这是近年来山东文化艺术界的盛事。

  李有来

  1966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业法,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张陆一,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建军,山东大学副校长胡金焱,省文联党组书记于钦彦,省文联副主席、省书协主席顾亚龙出席并讲话。省书协主席团委员、秘书长靳永主持了开幕式。省书协顾问、主席团成员、十七地市书协代表和来自全国的书法家、书法爱好者、山东大学、齐鲁师范学院以及山师附小的师生600多人参加了开幕式。

  1969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系列活动展出了蒋维崧先生的代表作100件,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召开了“纪念蒋维崧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蒋维崧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论文集》、《蒋维崧临商周金文》、《蒋维崧行书唐宋诗卷》同时出版发行。展览截止到10月8日。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院专职书法家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供稿)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采访时间:2013年7月9日

  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

  北京军区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记 者:宇文老师您今年多大年龄?

  采访时间:2013年6月5日

  宇文家林:1966年生人,属马的。

  采访地点:北京李有来工作室

  记 者:那就是说您写字写书法应该有三十年了,您说这三十年是特别开心的三十年,您说您是一个快乐的书写者,是这样吗?

  李有来:我历来有一个观点,我认为书法家是要做一个有一点文化的书法家,做一个多读一点书的书法家,做一个有一点文化形象的书法家。我是这么认为的。书法家你张嘴就错、张嘴就俗,写出来的东西一点文化含量都没有,东拉西扯,词不达意,送给人家结婚的,你给人家写一个别的什么东西,可能这件书法作品的含量就不多,肤浅了。

  宇文家林:是。

  记 者:书评家评价您复古情结特别重,您怎么来解释这个复古情结?

  记 者:给我说说您为什么是快乐的书写者呢?

  李有来:所谓复古情结,看到“复古”这两个字,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传承。“四绝”也好、“四会”也好,实际上是旧时人们所追求修养的全面性的一种说法。古时候的人他绝对不单打一,画家的字写得很好、他的诗文肯定也很好。书法家不仅仅是书法家,他甚至可能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综合修养还是很好的。比如苏东坡的诗词文赋以及他的画。他甚至都不屑于书法家,书法在他所擅长的诸多项目里,要衡量的话,书法是最轻的,他不屑于去做书法。历史上像这样的大人物很多,我们称为“书圣”的王羲之,他贵为右军将军,那也是很大很高的官职,但他的诗词能够引领当时的人去追摹;《兰亭雅集》有那么强的号召力,自己的文章《兰亭集序》则传诵千秋。书法对于他来说就是那么一小技、末事,但到了后来唐太宗极力推崇,历代的帝王推崇,王羲之成了“书圣”,从他骨子里来讲,根本就不是写书法的大家。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

  宇文家林:就是因为喜欢写,是自己的一种需要吧。拿起毛笔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很愉快。几乎每天要写写,有时候出差几天没有碰毛笔,自己总感到有点不舒服。书法对我而言是艺术,也是一种生活的需要,是一种生活状态。

  记 者:就是说书法其实它是一个集大成的东西?

  记 者:那书法其实是改变了您的很多生活轨迹了,如果不写字的话,可能您的生活是另外一种状态?

  李有来:讲得非常对。历史上任何一个大书法家,它都不是单打独斗,他都是需要各方面学问的积累,然后变成原料或者变化一种养料来滋养书法,最终他的书法就很丰富、面目非常的突出、学术含量非常的高,之后才成为大家。你说我有复古情结,我倒也承认,这是很乐意追求的一种境界,我自己也在努力地去学习。你比如今天的人要做到“四绝”——诗书画刻等四绝,那不可能。但是我觉得文人必须要做到“四会”,把自己的定位定在哪方面都会一点,我可以做得不够好,比如我画画,我不是说非要去当画家,我也不是非要天天靠画画去卖钱、去过日子、去干嘛,没有那种想法,我就是把它学会,让它作为一种养料滋养我的书法。我也刻印,我刻印大多数是刻一点给我自己用,我也不去逢迎别人,拍谁马屁,没这个。我也不会拿着印章卖,人家说给你点稿费就给刻一下,我不干这事,也不去当什么篆刻家;我写诗也不是为了说要当一名诗人,我们的诗写出来跟古人比相距甚远,相差十万八千里,你说唐诗能比吗?不可能,没法跟人家比,但是要不要写呢?我觉得一定要写。有人说,你既然比不了唐诗宋词,你写它干嘛?这个话说得也有问题。如果我们大家都不去写,谁去传承?以后的书法家还有人会写诗吗?都不会写诗了,这书法家回头再想一想不觉得是一个憾事?

  宇文家林:应该可以这么说,特别是可以反映到这两年来,因为与书法结缘,前年考进了江苏省书法院,我本来是在报社工作的。书法改变我的生活状态。以前根本没想过让书法创作成为自己的职业,就是喜欢书写而已。

  记 者:我们看到您年轻的时候各种书体都尝试过,为什么最终选择行草作为自己书法艺术的突破点呢?

  记 者:您现在成就很高,才四十多岁,获过很多中国书法的一些专业奖项,总结这么多年的经验,您总结了一句话,您说书法的根本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是您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是吧?

  李有来:书体的选择实际上还是跟自己的性格、喜好有关。我现在要说创作也不仅仅是写行草。实际上我追求什么呢?书法创作应是追求全面的。真行草隶篆五体,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写,一直走到今天可以说这五种字体都走了一遍,也练过大量的各种书体。30多岁时在全国参加一些展览,露了露面,大家觉得行草书比较适合我,让我发挥出一些自己的兴趣和艺术理想。我平常创作当中也写一些别的,比如小楷还坚持在写,篆隶也坚持在写,特别是一些在别人看起来好像不屑于做的那些功课,我也在做。为什么这么讲呢?作为一个书法家,在书写方面就是技术层面只会那一点点东西还是不够的,比如说过去,你说你写字写得好,但是你连小楷都不会写,这在古代是没有的。那今天呢?今天的书法家不会写小楷的比比皆是。清以前的书法家包括后来民国时候的大家,那小楷都是写得非常好的。小楷要写不好,你连书法家的帽子人家都不会给你,你都不能叫书法家。那今天为什么就可以呢?宽容地讲是大家觉得今天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了,你在某一个方向做得很好就足以成名成家,吃一辈子饭了。这是宽容的态度。但是苛刻一点,那你就是属于营养不良,得了贫血病,你这个路走不远、也走不长。从书体之间的选择来讲,它里面又有很多相关的因素要考虑,特别是写行书,你一定要通篇考虑;写篆书,先期的文字要去涉猎;写隶书,不通篆书,那隶书可能写出来就不高雅;写草书,明白一点章草,那可能就不太一样。所以各种书体本身就是一种关联。

  宇文家林:没有什么成就,只有一点点成绩。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个其实也不叫总结。平常喜欢书法,也喜欢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通过读书学习,我感觉,自然是中国书法书写的一种基本状态。古人写字就很自然。为什么现在好像觉得比较重要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古代社会不一样了,人的想法太多,让书法承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我感觉书法还是应该靠生活近一点,通过书写反映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

  记 者:您选择行草,跟您的个性是有些吻合的地方吧?

  记 者:那您书写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呢?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达到这个境界了吗?

  李有来:我确实是很喜欢行草。

  宇文家林:境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东西。它不叫达到了,它叫慢慢地靠近,心中有这么一种也可以叫理想吧,在不断地靠近它。“达到”这个词汇,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攀登,到达目的地的感觉,它不适合表达传统文化的这种境界。我觉得就是慢慢地靠近它,更加纯净,更加自然。

  记 者:您喜欢行草的哪种特性?

  记 者:说得好。真正的书写,其实是一种很纯净、很干净的,没有任何压力的这样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您一直在慢慢靠近这样一种状态,我相信您生活中一定是这样一个无所求、很淡泊,然后也没有什么压力的人吧,生活中是这样的人吗?

  李有来:行草书可以写得很含蓄。我追求的这种含蓄可能还多一点,你是一个什么性情的人,你写出来的字,那字里面就会蕴含那种性情,所谓字如其人,其实基本上不用表述,你从他的字里面就能够看得出来。

  宇文家林:看您怎么去理解,谁不希望日子过得好点。纯净,跟这个是两个概念,它是思想上的一种纯度,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正常的。这个话题很大,它包括艺术和生活的联系,艺术和生活的对比,等等。一下子讲不清楚的。

  记 者:我们看到好像全民都在热书法,是这样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维岳崧高,宇文家林访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