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取晋人顿挫有力米芾书法欣赏,轻扫急斫三竖

2019-10-21 作者:书法   |   浏览(181)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书法欣赏【元日帖】

书法欣赏-七绝诗轴

书法欣赏【华岳碑】

  米芾在农历正月初一元日这样的传统佳节里亦临帖不辍,可见其书法用功之勤,米芾“集古字”之功,非一日可得。此帖的大多草字写法直取晋人,用笔亦有晋人特征,用笔提按变化大,且向右上耸肩取势,用笔爽劲,顿挫有力,粗细对比强烈,是米芾用笔个性化的具体显现。米芾用笔迅疾,腕力沉雄,既速且劲,跌宕生姿,线条粗细的变化对比强烈,笔势连绵,气势逼人,性情迸发。

  张瑞图行草书法在当时有若天书,虽有强力部门的强制推广,能以风格独特而留存下来,更因风格明显而后继乏人。张瑞图的书法,行草多采用三竖行的“流行样式”,此作《七绝诗轴》也采用此种幅式。他的小楷、行楷和草书都倔强地保持着这种书写形式。其小楷、行楷,用笔率真,起止分明,晶莹匀净,娟秀鲜活。而代表他最高成就的草书,则一改其楷书锥画沙、印印泥的圆转笔法而为方折的用笔。

        学习书法,能有一流的好老师固然很好,但这样的老师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人师不得,还不如就近求于无言之师。王羲之自述说,他曾对李斯、曹喜、梁鹄所书的碑刻,以及蔡邕所书的《鸿都石经》,张昶所书的《华岳碑》,都进行过认真的临习,这说明他的取法是很广博的,哪里是仅仅师事一个卫夫人,取法一下《宣示表》,便能垂范千古?如果购置千碑,又能勤加临习,还写不好书法,那是没有的。从古至今,先贤名迹,浩如烟海,名迹无语,但也无欺,只要能悉心研求,心慕手追,假以时日,自能修成。学书者想要写好书法,多购置一些碑刻。扬雄说过:能观千剑,而后能剑;能读千赋,而后能赋。孔子和他的学生曾参谈论做学问时,也认为首先必须广泛学习,弄清其间的道理。     

        将此帖与王羲之的书法作品《初月帖》进行比较,明显看出其与《初月帖》有以下区别:《初月帖》朴厚,显得古,《元日帖》富于变化,显得新,正如孙过庭《书谱》中所言的“古质而今妍“;《初月帖》以绞转笔法为主,线条中段亦用绞转法,笔画的变化大都依靠绞转来完成。《元日帖》以提按法为主,线条中段多提少按,轻巧妍媚,线条变化多以提按来完成。米芾草书帖不多,时人评其草书个性不如行书鲜明,仔细研读后,仍然能够感受到典型的米芾用笔特征。《元日帖》为米芾草书九帖之三,约书于宋元符二年。明都穆跋《元日帖》云:“翁此卷尝入绍兴秘府,后有其子元晖题识,盖海岳平生得意书也。”

     草书书法作品运笔急如旋风,尖笔直入,轻扫急斫,如风樯阵马。体式上右肩高耸,置书法的法度、意境全然不顾,在自己的艺术王国中孤独、果敢的行进。中国的艺术史大多是失意文人所书写的,张瑞图虽不失意,但他肯定不会像明史上讲的那么简单。魏忠贤垮台时,当局犯了清算扩大化的错误,但政敌们能让张瑞图的头颅仍寄存在双肩上,运气也是不错的。

        如果见闻不广,就不能全面了解各种风格流派,博得它们的神采风致,又怎能学得成功呢?如果所见广博,所临习的内容众多,熟悉古今书风的演变,深知其源流的分化与融合,全部看在眼里,存在心里,反映在手上,那么就能像蜜蜂采花一样,酝酿一久,自然便能变化自如,得到收效,这绝不是死守一两本佳拓书法作品《兰亭序》、《九成宫體泉铭》的人所能知晓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直取晋人顿挫有力米芾书法欣赏,轻扫急斫三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