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非短者张旭书法的责难,书法欣赏

2019-10-22 作者:书法   |   浏览(8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书法欣赏-张旭古诗四首

书法欣赏-肖形印

书法欣赏-扇面书法

            张旭书法,唐代文豪李白、杜甫、高适、韩愈,大书家颜真卿、怀素,书法理论家窦臮、蔡希综等人都有记述。宋仁宗嘉祐三年1058年,北宋书法四大家中的苏轼、米芾即有对张旭草书加以责难的情况如米芾《评书帖》:“草书若不入晋人格,辄徒成下品。张颠俗子,变乱古法,惊诸凡夫,自有识者。”如苏轼《题王逸少帖》:“颠张醉素两秃翁,追逐世好称书工。何曾梦见王与钟,妄自粉饰欺盲聋。有如市倡抹青红,妖歌嫚舞眩儿童”。      张旭“无非短者”,《唐书本传》:“后人论书,欧、虞、褚、陆,皆有异论,至旭,无非短者。文宗时,诏以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这是抄录自马宗霍先生的《书林藻鉴》。有必要注意以下几点:             宋人修撰《新唐书》时,其所述“至旭,无非短者”,所依据的很可能就是《国史补》里的资料,只是欧、虞、褚、薛变成了欧、虞、褚、陆。 唐代李肇《国史补》记录:“张旭草书得笔法,后传崔邈、颜真卿。旭言:‘始吾见公主担夫争路,而得笔法之意。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旭饮酒辄草书,挥笔而大叫,以头揾水墨中而书之,天下呼为‘张颠’。醒后自视,以为神异,不可复得。后辈言笔札者,欧、虞、褚、薛,或有异论,至张长史,无间言矣。”

        肖形印作为印章,它必须保持印面的章法布置在合于“篆刻”的前提下,有其自身的独创性,如人物造像的主体与边栏之间所构成的疏密、轻重、呼应、断连、虚实等。

        扇面书法表现妙趣盎然的柔境,一定要给人柔和流畅委婉的柔性特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无非短者张旭书法的责难,书法欣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