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趙琪书法,篆写人生

2019-10-24 作者:书法   |   浏览(63)

图片 1

第一次见到赵琪,感觉她比实际的年龄还要略小一点,不算是美人,但倒还简单。她只是坐在一边看着大家聊天,捧着手中的茶慢慢的酌,也不太说话。

  大篆,之于中国历史,丝毫不亚于青铜器带来的厚重感。三千余篆字,每一个字都有它的传说,看似如魔符,实则悠远、深邃,记载着华夏历史文明。故,在书法界,有人讲,凡习篆书者非习文字,而是通史,明智、启人,悟心的过程。

欧伯达生前与孙女的合影

  攀谈起来,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茶。她笑笑说不懂茶,只是觉得岩茶最合口。问其理由,她说岩茶正符合她所向往的。

  历代书法家中,常见“行、楷、草、隶”,篆书却显“寂寥”之景。创建于商周的大篆书体,可谓中国文字源头,以甲骨文、金文为代表,是一个美与形,字与画交融的象形符号文字系统。因年代久远,传世墨迹范本较少,非有古文字学与历史功底不敢轻动,古今治篆者甚少。

图片 2

  花茶的香太浓,擦了厚厚的胭脂,再清丽的女子都会有些许风尘味。更适合被烈酒刺激过的喉舌,多了豪饮,少了浅酌。她说。

  所以,当著名大篆书法家金友华的一幅幅篆书作品展现于眼前之时,无疑就像打开了一座华夏历史之门,将商周文明呈现于眼前,开启了一次时空穿越之旅。

欧伯达先生作品

  绿茶太过娇嫩,必须柔和对待,经不住沸腾的洗礼。犹如美丽的脸庞,不堪岁月的流逝。多了清香,少了持久。她说。

  博学篆录 写意华夏文明

  欧伯达,号铁樵,又号还鹊楼主、乔松馆主,生于1925年11月8日,湖南衡阳县英陂乡日新堂人。1958年因世事所累而落难承德,流寓30余年,却在困苦中锻铸了他的书法成就。66岁后回到桑梓,又以余年创造艺术辉煌。1986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1991年受聘任中国书法函授大学教授。2010年12月31日,因病谢世,享年86岁。

  普洱最是沧桑,穿越古老的路途,披着年代的尘埃,是勇敢的人们坚毅的眼神。多了辛苦,少了闲适。她说。

  地处皖中的无为,是一座安徽地区的文化重镇,这里曾诞生过诸多文化名人,同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一样,金友华便出生于此。

  早在1980年,中国书法界泰斗启功先生就为欧伯达题词:“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1982年,书法大师欧阳中石题词:“珠玉当前,那敢放肆,乞步后尘,不舍以随。”1988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为其题词:“铁樵作品,写作俱佳,聪明天纵,发展无涯。”1990年,时任中国书协主席沈鹏题词:“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至其数。”李铎先生题词:“世间清品唯玉兰,贤者虚怀与竹同。”1996年,中国文联实施“晚霞工程”,为28位著名老文艺家陶钝、魏巍、贺敬之、李瑛、白杨等出版专著,《欧伯达书法选集》入选“晚霞文库”。2004年9月,国家邮政局发行当代16位书法大家的书法邮票,欧伯达与赵朴初、启功、李铎、沈鹏、刘炳森等并列其间。这在湖湘书法史上可谓前无古人,且至今无人出其右。

  乌龙的味道太是华美,最吸引初次相识的味蕾,的确冷人着迷,只是难再深入。一切的美好都在最初一刻散发。多了绽放,少了蕴藏。她说。

  在这片土地上,徽派文化浓墨重彩的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安徽书法作为“徽文化”中的一颗夺目明珠,展示着一种刚柔并济,南北融合,碑帖兼济的江淮特色书风,为中国书法增添异彩,金友华便是现代徽派书法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欧伯达一生“真、行、隶、篆”兼备,尤以隶书见长,具有刚健含婀娜、稳中见性灵的特点,世称“欧隶”,与刘炳森、王学仲并称“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他逝世后,国内众多媒体感叹中国“书法界痛失一面旗帜”。

  而岩茶,一切都是刚刚好。她说。

  自幼,酷爱书法的金友华显现出在书法方面的独特天赋,从“欧体”,“颜体”的初临,到篆隶楷行的四体皆通,从激情四溢到沉稳儒雅,书法亦成就了性情。

  三十年来岁月长塞垣情谊总难忘

图片 3

  相比众多书法家“由楷入行,由行入草”的渐进式路子,金友华的书法道路与众不同。

  欧名君是欧伯达先生的长子,今年64岁,现任北京中国企业传媒书画院常务副院长。他对山水、花鸟无一不精,特别是他的骏马图最为艺苑称道和藏家关注,是一位闻名亚洲的华人画家。画马前辈刘勃舒看过他的作品后,欣然挥毫题赞:“骏马驰骋,雷电万钧。”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世家鉴定委员会鉴定专家单国强先后为他的40多幅画作题款。

扇面小楷

  他深知:“大家之书,必通大篆,方则结构淳古,使转劲逸”。对历史与国学的钟爱更使其对篆隶产生了天然的兴趣,甲骨、金文、石鼓和汉碑的吸引力也远超“颜筋柳骨”。大篆书法艺术的追求也使得金友华研读了众多中国古代文献。

  谈起父亲,欧名君一脸的崇敬。他说:“我们欧家在衡阳算是一个书香门第,曾祖父南璞公是湖南地方名士,曾举议员,受聘岳麓书院讲习,宗谱赞其‘学究根柢,不慕荣利,行修经明,刻志自勉’。祖父钜川公,少有文名。家父幼承庭训,7岁入私塾,楷书《吊民伐罪》深得曾祖父嘉许。1938年,家父毕业于衡阳县达志小学,因家境贫寒辍学,进入衡阳市大雅印刷厂做学徒。在族人欧伯藩先生的指点下,经过3年苦练书法,父亲成为了石印书写师傅,也曾一度在衡阳街头以卖字为生。”

  岩茶不浅薄,因其生长崖间,吸取清泉中的矿物,才显口感丰厚。岩茶不轻浮,因其经烈火烘焙,才更见醇美。岩茶不浓烈,热品亦可,冷酌亦可,随境而安。就算经过多次冲泡,汤色已转为淡红,还会有阵阵暗香蕴藏其中,这才是茶中之最美。她说的安静而坚定。

  从《大盂鼎》、《散氏盘》、《毛公鼎》到《虢季子白盘》,从金文到石鼓,从泰山刻石再到《石门铭》、《石门颂》,他从古代文字形态中去充分体会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并大胆尝试用书法去表现心中感受。

  欧伯达1950年考入交通部华南公路工程指挥部,因写字工整被交通部公路七局录用为书稿员,后任编辑、秘书、科长等职。由于政治上受到牵连,1958年欧伯达被下放到河北承德地区交通局,继而又下放到汽车修配厂当秘书和工会干事。

  不禁拍案,这正是茶品!书品!亦是人品!

  尽管金文、石鼓乃斧凿镌刻所致,古人之写法已无从考证,但金友华在写金文时意在充分体现毛笔和宣纸的特性,求变求新,所以在书写中充分展现出大篆书体的生动活泼,绝非对形式美的浅薄描摹。这就使的其大篆书体显得别具一格,笔触间千姿万态,忽如巨龙滚动,忽如细草萌生,忽如翻江倒海,忽如涓涓细流,笔法上独具匠心,出手不凡。尊古而不拟古,既苍劲、粗犷,又圆润、细腻,静中有动,刚柔并济。

  李白有诗云:“举头忽见衡阳雁,千声万字情何限。”因为历史的误会,欧伯达就像从衡阳飞来的孤雁,滞留在了塞外。“不管到哪里,家父总是毛笔不离手,坚持每天凌晨5点起来练字。因母亲和我们几个孩子都在南方,他只能住单身宿舍,一屋住七八个人,没有桌椅,他就在床头用合页连起一块三合板,用时支起,不用时放下,不论寒暑,临池不辍。”欧名君回忆道。

  也正是这样,才略略理解赵琪书法背后所弥散的那股力量的根由。

  他所撰写的《荀子天论篇节录》、《观沧海》、《毛主席诗词系列》等篆书作品中,既有大篆、小篆的古朴、厚重,又有草篆的恣肆,狂放,展示出一代儒家学者深厚的造诣与创新,更显示出中国华夏文明的独特魅力。

  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欧伯达受北方书画名家关阔的影响,继而得国学大师王逸如先生亲授,“学书宜以碑为骨为魂,以帖为法为韵”,因而书法路子正、功底深厚。

图片 4

  传承创新 通达人生智慧

  欧名君说:“当时家父的处境并不好,后来有人问他对承德的感情为何那么深,深到可以颠沛流离在此呆了一辈子,深到可以和老伴过着牛郎织女般的日子?”欧伯达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73年春节,他被叫去写毛主席语录,写到深夜两点钟,饿着肚子还得强颜欢笑。排队领标语的人一个个都高兴地走了,他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寒舍,开门一看,才想起还没有来得及买过年的东西。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把那只搪瓷碗甩到了院子里。这时,他听到门口有响动,接着是一溜小跑的脚步声,出来一看,只见门口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家父后来多次对人说:‘你知道吗?那饺子我是就着泪水一起下肚的。从那天起,我就发誓,有朝一日,这份情谊一定要报答……’每当说到这里,家父都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欧名君动情地说。

独执偏见对联

  在中国,书法是绝对的国粹级“艺术”,在人们的目光中,书法家多少都会有些单调,内敛。

  为了回报这份情谊,欧伯达先生牺牲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光和自己最宝贵的年华。在《樵客行——欧伯达书法人生》首发式上,承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险峰说:“几十年间,欧伯达先生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从事书法研究、艺术创作、书法普及教育和人才培养,尽心尽力地为单位、群众、社会服务,为单位建设和承德书法事业的发展、繁荣作出了突出贡献。”

  赵琪把自己的根更深的植入到传统的洪流中,高远处自有风景。上追先秦,下至汉唐,碑以强其骨,帖以丰其韵。无不心追手摹,力求高古。赵琪不肯流入时风,不用过多复杂的形式元素来装饰、掩饰自己的作品,尽量还书法以本真,只将纯粹的本体呈现于世人面前,一步一个脚印的将点滴积累展现无遗。赵琪视艺术为心的净土,在艺术的殿堂,一切自由的思想都可以放飞,不需要任何束缚。学古而不拘泥于古法,力求将古法化为己用。在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眼里,自己所要表达的才是弥足珍贵的。

  但金友华却是“异类”。身为企业家与安徽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他融商业智慧与人文智慧与一身,既有高屋建瓴的商业思想,又有豁达深邃的人文情怀。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品趙琪书法,篆写人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