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神游丹青翰墨之中,恣行有道

2019-10-24 作者:书法   |   浏览(56)

  生态书画,既是生态文明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华传统文化题中应有之义。自古以来,自然生态景观,从来都是诗、书、画的理想题材。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而生态书画题材,也可以成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显学”和“重要抓手”。

图片 1

图片 2

  生态书画的核心是受“天人合一”这一传统哲学的影响。中国古代思想中蕴藏着难解难分的生态情结,其主要内容亦是注重人与自然、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共存,而这也正是当今生态危机重压下全球性的诉求。在社会公众广泛注重生态环保、关注艺术作品于心灵的影响与作用的当下,梳理生态伦理、生态美学与生态文明的关系,构建生态书画的理论体系、总结生态书画在创作内容和表现手法上的独特性,无疑对生态书画在文化传承和生态文明建设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我熟悉的书法界朋友中,刘京闻是个独特的人。在全国书法大展摘金夺银,各种荣誉接踵而来,但是京闻这时期却沉静下来了,每次见到同行,都拿着自己的近作求教,谦逊得让人受不了,有必要吗?但他依然故我,彬彬有礼,虚心待人,时间长了,人们从他的作品变化看到了京闻谦虚的成功,京闻注定是要成就大事业的!

林子熟了(油画)150×150厘米晨晓

图片 3

  书法和书道是中国和日本对中国这一传统艺术的不同称谓,道和法始终是书法家审美追求的两只眼睛,道法自然的完美结合体不仅是每个个体艺术家双眼的聚焦,也是艺术家群体眼光的集合。在书法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这样的焦点人物涌现很多。京闻恰恰选择了他艺术打拼的舞台,“二王”是京闻毕生的追求和生命全部的意义所在。

图片 4

图片 5

  始于法,终于道,逐渐形成自家面目。总结京闻书法面目形成的元素我个人认为有三大体系:一曰山体系,二曰水体系,三曰人体系。

望岳(书法)2008年朱乃正

本版书法为赵学敏作品《庆祝十八大》49cm×180cm×5

  一曰山体系。谋篇布局字形结构历来是书法家作品中的重要节点,如何处理是体现书法风格的主要方面。京闻作品结体取法“二王”,凭借一种不无执拗的坚守,在“二王”书法的世界里遨游着、吸纳着、升华着。在创作中得到无声无息的迹化,从而把书法宏观的视觉博大与个人情愫的深邃统一在笔下,形成文与质、法与意、情与趣的有机整合。大道无形,好字亦无形。有书家说书法者老来尊贵,京闻是年轻的,他的书法已得到很多前辈认可和赞许,成为书法圈的一员健将,而他的未来,正是一条通向书法巨擘的通衢大道。中规中矩,落落大方,偶然倚偏,姿态俏皮。故其作品整体赏观,小字小品静穆祥和,一派安然;大字鸿篇巨作庄严雄浑,风流倜傥,系出名门。大幅作品贵在张扬气势,小幅作品难在表达气息。作品幅式上的大并不等于境界格调上的大,张扬的表象和强烈的感官刺激只是瞬间的,而作品当中依靠慢慢品味、细细把玩方能感受和体会到精微细腻的东西,往往才是最不容易体现的。京闻的书法在这一点上无疑已经把握得比较到位。

图片 6

  流观生态

  二曰水体系。笔法线条是书法作品的形质,是体现书法家风采的核心要素。如果说京闻结体是师承“二王”,京闻的个性化就体现得尤为突出。其起笔顺入而下,一路欢畅,决无挂碍;观京闻的行笔,拙若村夫,巧若浣女,动静相宜,佳且美兮,确实大手笔。写行草书难,难在难以驾驭。但京闻手到擒来,笔墨开张,运用自如,无论是四尺、六尺、八尺的作品,他都一招一式地去完成,游刃有余。能够取得如此出众的成绩,首先得益于京闻对艺术形式的敏锐感和对技巧规律准确的理解和把握。他认为:“书法艺术不管如何创新,都要以中国汉字为基础,这是根本,也是底线。那些脱离汉字基础的创作,不再是书法创作。”有些人能把字写好,但他们只停留在实用审美阶段,并未进入艺术的殿堂。

  朱乃正,1935年生于浙江海盐,1953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专攻油画。学生时代被错划成右派,1959年毕业后分配到青海工作直至1980年调回中央美院。历任青海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等。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等。

  宋朝李格非的《洛阳名园记》可看出园林兴衰与天下兴衰之关系,隋朝展子虔的《游春图》亦可称为生态文化的作品,明朝的绘画作品人物画也充分展示了当时的生态文化,这类例子可以说不胜枚举。中国古代书画,与“生态”二字密不可分。

  三曰人体系。成就一个书法家,首先选择团队无误,立足“二王”,从一开始就让他顺天应事、站位准确、起点很高、取法乎上;第二是廊坊这块艺术宝地浸透了他,自由的空气能够使人健康成长,廊坊书法的沙龙氛围一直呵护着京闻的艺术成长;第三是京闻敢于超越自我的精神成就了他的今天。

  今天艺术市场中,不仅国画、书法,就是油画也开始以平尺论价,这些已经十分扭曲。而有的人为追求展览的“震撼力”和“气势”去画大画,同样是误区。虽然美术馆的展厅很大,但小画如果有意思,照样吸引人。大画挂在那儿,人家一晃而过,有什么用?

  关于天、地、人“三才”之间的和谐联系,老子早有明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中亦有关于天、地、人三者和谐联系的论述,并直接与人的审美活动相勾连,可以说,天、地、人三者和谐化地观照世界,是古代中国人一种最为基本的宇宙观、时空观,在此基础上又形成了中国人观照世界的方式之一:仰观俯察,对事物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多角度、全方位观察的“流观”。可以说,正是“流观”这一独特的观照方式使得古代中国人的“人文”化有了更为确切的对象:“天、地、人”,以及方式:“仰观”和“俯察”,也使得古代中国人的艺术创构和审美观照始终在一个和谐化的生态系统中生成。

  深造学习,虚心求教,一点一滴都晕染着京闻的作品。三大体系相互作用共同形成了京闻面目,过去和现在影响着他,未来也必将推助他的发展。

  2012年12月14日一早醒来,北京城已被厚厚的白雪覆盖。过完77岁生日不久的朱乃正从门头沟九龙山工作室前往位于望京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为第二天开展的“黑白东西——朱乃正艺术思行研究展”做最后的准备。虽然天寒路滑,纷飞的白雪与将办的展览却颇为切题。

  这其中的生态美学智慧表现在:用审美观照方式建立了一种博大的“天地人”和谐生态观,并由此来阐发自然生态、精神生态、文化生态的多重统一;用审美观照方式来解决文学艺术的“生态位”问题,使文艺创造活动成为“天—地—人”生态系统中一个重要的“序位”,从而为古代中国人的“安身立命”寻求到一个适当的生存位置或文化栖息之地,从存在论上极为睿智地阐述了文艺美学的价值问题,并为现代生态文艺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审美观照方式——“流观”法。

  (作者张纬东系廊坊市政协副主席、霸州市副市长、廊坊市书协主席)

  不同时期创作的书法和水墨画,早年的素描和临摹,表现雪景、雾色等景致的黑白油画在展厅中一一陈列。“黑白”喻示中国书法和水墨背后的文化与哲学;“东西”则指油画家朱乃正面对水墨与油彩,在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探索。策展人曹星原希望此次研究展,能够提供一个反思中国油画乃至中国艺术发展的独特个案。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态神游丹青翰墨之中,恣行有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