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朗高亮,析苏东天书欧阳修

2019-10-24 作者:书法   |   浏览(77)

图片 1

图片 2

  张百新,山东省昌邑市人。现任新华出版社社长、高级记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新华书画院副院长、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顾问、河南省人大书画院顾问、书法导报社顾问。

书欧阳修《戏答元珍诗》

<<李仲元

  盛世兴文。近年来,随着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书法艺术也得以广泛普及和迅速提高。这不仅表现在专业书法队伍的壮大和创作成果的丰硕,也表现于各级领导对书法艺术的重视和提倡,对书法艺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勤于临池,游艺墨海,有力地推动了书法艺术的发展,提升了书法艺术的社会影响力。张百新先生就是这样的领导干部之一。

图片 3

  字重缘,号漫叟,室号缘齐,1933年生于沈阳。

  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顾问、新华社出版社社长张百新先生乃齐鲁人氏,他的性格里浸润着众多传统的东西。而他对书法艺术的耽迷,也与其身处鲁、豫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似乎像是一种命定和冥冥之中的文化选择。颇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幼时的他便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一点对于一位书家的书法立场和价值关怀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决定了张百新先生不会像某些书家那样从纯粹的功利目的来对待书法艺术。对于他来说,书法只是一种精神的定向和维系,是一种心灵的净土。因而,即使张百新先生在今后的人生发展中,书法艺术从未成为他的专业,他对书法艺术的崇仰仍是始终不渝。

书欧阳修《戏答元珍诗》局部

  现为沈阳故宫博物院名誉院长,辽宁社会科学院书画艺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中国书协会员,辽宁省书协顾问,沈阳市书协名誉主席,沈阳诗词学会名誉会长,沈阳市收藏家协会会长,沈阳市文史研究馆馆长,辽宁省文物保护专家组成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图片 4

图片 5

  耽于书法,数十年临池不辍,于晋唐前贤墨迹多有心会。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和举办个展,各风景名胜、碑林多镌刻上石。出版《九畹书法作品集》(合集)《李仲元书法作品集》《缘齐书艺》《李仲元自书诗图集》等多种,又作《沈阳赋》《铁岭赋》先后刊发于《光明日报》。

  张百新先生说自己学书从无成名成家之念,更多的是遣兴怡情,纯属业余爱好。这种想法源自他恬淡的性格和对书法艺术的精神追寻。事实上,他对书法所下的功夫并不亚于专业书家,而且他对书法的追求也同样如此。他认为,书法一要重法,二要重意,以写意为上,意境的追求最能体现一个书家的素养;三要求美,无论什么样的价值标准都不能背离美的追求;四要重个性。每一位书家都应有自己的特点和个性。否则,就变成一个写字匠了。

书欧阳修《戏答元珍诗》局部

明朗高亮 执心弘毅

  在他的学书过程中,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山东曲阜读大学期间的经历可能是很重要的。孔府、孔林、孔庙中的传世碑刻,对他构成了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既表现在书法上,也表现在观念上。身处儒家圣地,耳濡目染那些闪烁着浓郁文化色彩的祭孔传世汉碑,他对书法不能不抱有敬畏之心,而孔府、孔林、孔庙书法文质彬彬的典雅书风,也对他的书法风格起到了奠基的作用。他坚定的书法传统意识便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这一时期他还认真研读很多古贴,扎实地临摹了欧阳询、褚遂良、颜真卿的楷书,并对北魏郑道昭的云峰山石刻倾慕不已,临摹不下几十遍。

 编者按:

——谈李仲元书法艺术中的人文精神

图片 6

  苏东天的书法可谓是融古今正草隶篆于一炉的独创性艺术,观其行书,既有金文、石古文的篆味,汉碑的隶书味、魏碑的刀味,又有二王、颜柳、张旭怀素、东坡山谷、及明清乃至近代各家的书味。他的书法,将正草隶篆、碑和帖,都予以综合吸收,并广采博取,取精用宏,以无为之心对有为之形而集之大成,能自由自然而达出神入化之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笔墨章法风格,可谓独树一帜。

□ 程义伟

  在这之后,由于工作繁忙,他较少有系统临帖的时间,但读贴从未间断。访碑、研碑也成为他每到一地的最大兴趣。近年来,他又对“二王”贴学下了很大功夫,并广泛涉猎了米芾、苏轼、董其昌、王铎的作品,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个性化书风。

  纵观苏东天作品的笔法、笔墨、气韵的奥妙,实为历代书家所孜孜以求的境界也,然苏氏且能淋漓尽致地通过其笔墨充分地展现出来,并集于一身,实在是不可思议。苏东天书杜甫《閬水歌》、欧阳修《戏答元珍诗》作品,真可谓“神、意、法、韵、气”集于一书,而且无一字懈笔,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字字如珠玑,字字能通神,一气呵成,自由而自然,真可谓是达道之书也。苏东天此两幅行书作品,与历代书家的行书相比较而言,可以说自王羲之《兰亭序》后达到又一个新的高峰境界也。

  在当代中国书法界,李仲元是一位难得的素养全面的艺术家。他在中国古体诗赋、文物鉴赏领域造诣精深,同时他对中国书法做出了开创贡献,他是当下文化战线上的自觉代表。由辽宁省文化厅主办、辽宁省博物馆协办的“李仲元自书诗《辽海行吟》展”于2012年秋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展出李仲元创作的描述辽宁数千年历史的180首古体诗,以书法与诗文相结合,开创了书法作品展的新形式。更重要的是李仲元选择其中60件佳作捐赠给辽宁省博物馆代表国家永久收藏,体现了李仲元对辽宁省博物馆的厚爱。

  张百新先生书法艺术的主体风格基于帖学,并在一定程度上汲取了碑学的审美因素,书风秀逸,笔致翩翩,带有很浓的书卷气。他的书法不为表现而表现,而是交乎心性,通乎文心。对传统的固守使他能够独立不迁,不为时风所迁化,从而使他的书法“古不乘时,今不同弊”,在通脱中保持着脱俗的个性化清闲格调、清逸之气。

  此幅书乍一看,感觉不知从何看起,无任何书体可参照之,也不知从何角度欣赏之。看似有些几分似,却似又不像。看似无笔法,又感觉似有些笔法,看似有些错乱无法,但感觉又有些门道。整篇看又觉得气脉相贯,气势不凡,意蕴无穷,但又觉得不知是何为,一时不得要领。无耐心者,则会一顾而了之也。

  李仲元自书诗《辽海行吟》历数辽沈景观人物,“辽海苍茫历岁多,英雄浩气毓山河。”不过,最重要的贡献还是在于:李仲元通过一个书法家的眼睛,看到中国古典文学中作为民族形式的精华所在。其实,律诗不单纯是形式问题,它积淀着中国文化的丰富内容,它包含着李仲元对辽海文化的体验、认识、选择和再创造。李仲元对辽宁历史研究、创作和书写,为继承和弘扬祖国文化遗产贡献他的才华。他学识宏富,才华超人,于考古学有精深的理论修养,在浮躁的社会当中,甘于寂寞,凭着一介书生的执著和能力,为辽宁文化建设做了别人替代不了的工作。“李仲元自书诗《辽海行吟》展”之所以能够产生如此广泛的影响,最主要的是因为他的诗和书法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并且具有同时代学者和书法家所不及处。李仲元对《辽海行吟》采取的是低姿态,他未把自己的《辽海行吟》抬进学术殿堂,而宁愿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者和推广者自居,这显示了中国传统学者的谦恭和谨慎。李仲元始终一如既往、一往情深地守护着文化圣地,不奉迎、不旁骛,实在令人钦佩。

  近年来,随着书法专业性的加强和高等书法教育的发展,书法的技术性因素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这当然是好事,但也不免让人担心“唯技术化”对书法抒情性和文化含量会造成削弱。张百新先生近作如行草六条屏、行草长卷等,可谓心手双畅,澜澜兴波,既有技术支撑,又富于才情,渗透着他丰富的阅历、不羁的热情。这对当代书法创作,不无参照意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朗高亮,析苏东天书欧阳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