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中国味儿,文艺复兴艺术与科学观念下的丢

2019-10-25 作者:书法   |   浏览(175)

文艺复兴艺术与科学观念下的丢勒

时间:2018年07月11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吴雪婧

图片 1

丢勒的版画《忧郁》。资料图片

  今年上半年,“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艺术、文化和生活”艺术展览在首都博物馆开展。本次展览,除绘画作品外,还展出了许多精美的珠宝、服饰、兵器等藏品,从艺术、文化、政治、生活等不同角度为中国观众全面展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面貌。文艺复兴是意大利历史上最辉煌的文化时期之一,在那个年代,古希腊罗马文化中的古典文化精华经由人文主义学者的重新发掘和复兴,深刻地革新了人的思想观念以及意大利文化、生活面貌。

  艺术上,在经历了中世纪“孩子般的”“平面化的”的艺术风格后,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开始追求艺术造型的正确性以及艺术美感的追求。“艺术模仿自然”“艺术展现真实和古典的理想美”是普遍的艺术理想。古典文化在阿尔卑斯山以南的意大利重获新生,而这种变革的精神和内涵,如同“新鲜的空气”一般也吹过阿尔卑斯山脉,吸引着德意志地区的年轻艺术家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的关注。在德意志地区,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精神也悄然无息地改变着艺术家们的思想以及艺术面貌。而丢勒便是这场艺术变革运动中的先驱者和代表人物。

  丢勒的父亲是一位金银首饰匠人,他从小便在父亲的金饰作坊里学手艺。通过丢勒私人日记的相关记述,我们看到丢勒是一位勤奋而勇敢无畏的人,他具有强烈自我反思意识和虔诚的美德。丢勒的朋友匹克海默是德意志纽伦堡地区著名的人文主义学者,他早年在意大利留学,常常与丢勒通信并向他介绍他所经历的那场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1494年秋天,23岁的丢勒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意大利之行,他要去南方探望他这位博学的挚友,同时也要去见证古典艺术在南方获得的新生。尽管这一次旅行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可以说它为丢勒的艺术及艺术理论生涯和北方国家的文艺复兴拉开了序幕。

  1505—1507年间,丢勒第二次前往意大利,用艺术史学家贡布里希的话来说,这次意大利之旅推动丢勒扮演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传教士”这一角色,丢勒将意大利的艺术理论和艺术技法带到阿尔卑斯山以北,带到纽伦堡——这个他出生的城市,一个同样广阔的文化中心。

  在丢勒所生活的德意志地区,绘画多是常见的自然主义。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则追求造型的真实、客观,他们的绘画艺术是基于造型真实明晰的形式美。当丢勒第一次接触到南方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时,他除了感受到强烈的冲击和享受到“新鲜的空气”外,更迫切的是面对复杂的资料,对新旧思想做出取舍。思想与思想之间的碰撞与比较对他来说是需要面对的艰苦考验,丢勒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不但能够过滤和浇铸这些思想,而且能够把它们以德意志的方式表达出来。

  在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与科学并无严格的界限,古典数学观念也深深地影响到了意大利的艺术。艺术家们开始思考运用数学方法在二维平面上展现空间关系,用科学的方式理性地再现人们的所见之真实,这是这一时期艺术的重要特点。这种重视艺术中的科学理性的观念深深地影响了丢勒。丢勒终其一生都在思考一个老问题——寻找美的标准。两次意大利之行的古典艺术见闻使他渐渐确信,那些伟大的意大利艺术家一定是依据某种神秘的规律和法则而创作古典式的完美人体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作品中人体形式的庄严、宏伟、纯美和明晰的艺术品质。丢勒赞赏意大利绘画中伟大而简洁的人体形式,期望学习这种古典理想美的艺术风格。遗憾的是没有人向丢勒透露这种人体的具体创作法则,丢勒便开始自己研习。在意大利之行中,丢勒勤奋地在速写本上绘制他所看到一切,临摹意大利古典艺术大师的作品。他注意到那些意大利艺术家作画时手里总是拿着直尺和圆规,他们并不是像那些德意志地区的画家们那样习惯性地依经验法则而创作。因此,比例和测量成为丢勒关注的要点。

  丢勒阅读了大量记录艺术法则的古典书籍,同时,他也研究欧几里得几何学。这一切都奠定了丢勒的研究将是对德意志以经验主义为基础的手艺人传统的技术性的革新。他将古典的艺术、科学观念运用到自己的绘画中,“博学的”丢勒也因此逐渐完成了从工匠到艺术家的转变。他将科学引入到研究中,致力于用数学式的精度来寻找每件事物的尺度,他完全地参与到了文艺复兴特定时代的精神运动中。

  丢勒常常自问:“美是什么?”这似乎是丢勒在探讨一个关于美的本质的问题。但经过了对几何学和测量学的研究以及对众多自然真实人物的写生研究之后,他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于探讨美的性质。在丢勒的画笔下,肌肉、动作、容貌,甚至头发等等,这些细节都可称为值得关注的对象,通过对细节的刻画,丢勒表达自己所理解的古典形式,传达和谐的人文主义观念和对宇宙自然的精准把握度。而丢勒对“美”的思考不仅仅是出于对艺术造诣的追求,也有其宗教原因,因为在那个时代,宗教在人们的生活和精神中都占据极重要的地位。他通过绘画中精心构造的人物形象描绘神圣的宗教,重新激活信仰。在丢勒那些具有古典美的人物形象中,数学比例上的精准度似乎是对宗教主题的一种虔诚,它好像赋予宗教以一个名为“明晰”的卓越的品质,而且这个品质是带有科学性的。这也是丢勒艺术中之科学的其中一层意义。这或许也可以从丢勒的名作《亚当和夏娃》说起。

  1504年丢勒完成了蚀刻版画《亚当和夏娃》。在这幅画中丢勒以两个隐喻含义丰富的形象为范例来展现理想的人体形式,他们不再是以传统的方式,依经验而绘制,而是基于科学的理论指导。丢勒曾有如下描述:“造物主果断地将人做成他们应该有的样子,我坚信形式和美感的完美是包含在所有人类的总和中的。”他通过人体比例、测量学说和自然经验的研究积累,将堕落前的亚当和夏娃描绘为拥有最完美人体比例——古典比例——的典范。亚当和夏娃的造型是丢勒依据他对意大利古典人体的研究而作:亚当源自阿波罗,夏娃源自维纳斯。且两者的人体比例都采用了维特鲁威的人体比例法则,比如亚当的头长是身长的1/8,下巴到发际线的长度是身长的1/10,胸部的宽度是身长的1/6,前臂是身长的1/4。完美的比例使得画中人物的柔韧身体看上去还带着些结构感的稳固,抬起的手臂正努力展现着古典式姿态的优雅和韵律。

  而在1507年之后,丢勒回到纽伦堡,他又创作了另一个油画版本的《亚当和夏娃》。与之前的版画不同,这组版画中的亚当和夏娃约有真人大小,丢勒更突出了最重要的亚当和夏娃人物本身,继而忽略其他背景和陪衬物。画面中,夏娃青春灵动,正轻快而谨慎地向前走;亚当懵懵懂懂,微微张开的嘴好像要诉说什么。与之前1504年《亚当和夏娃》相比,油画版里的亚当和夏娃显得更为柔软,细长和轻盈,他们的姿态看上去彼此呼应,身体轮廓充满了弹性。人物的比例变了,头长占身长的1/9,人物的身体看上去反而不再是被煞费苦心地构造出来的,而是显得非常自然真实。这个改变回应了丢勒本身的北方哥特式风格传统和一种新的构造古典形式的应用。

  这两版《亚当和夏娃》的不同也体现着丢勒自己对文艺复兴精神的理解。在意大利之行之前,丢勒一直在自己的北方哥特传统中探求艺术的经验主义下的永恒,他的艺术感知从一开始便是从具体的直觉现象出发的。在通过科学理性地把握人体美的同时,丢勒清楚地认识到了艺术美感的非理性性质,严苛的数理规则或许会将人体美引向僵化。不同于文艺复兴意大利式的理想美观念,丢勒更期望建立人体外表的和谐比例以及合乎自然的真实感。在他的画中,抽象的人体美本质和感性的自然形态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作为手艺人和艺术家的丢勒不仅拥有精妙绝伦的绘画技艺,更拥有丰富的科学知识储备和无限的创造力。和那些伟大的意大利艺术家一样,科学,尤其是数学和几何学知识原理在丢勒的艺术创作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他一生创作了大量有着不同人体比例的人物习作,在手稿草图和笔记中丢勒会大量地记下自己的随想以及精确的测量值,以此研究比例学法则和不同人体比例缩呈现的美感。

  丢勒既是古典艺术的研究者,也是研究古代艺术理论写作的先驱。他是第一位创作多篇专题艺术论著的北方艺术家,论著内容涵盖测量学、几何学、透视术和人体比例学。《人体比例四书》和《用圆规和三角尺来测量的指南》一直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重要的绘画技法理论。丢勒在书中详细地为艺术技法学习者提供比例学、测量学的方法和理论,但丢勒并不止步于此,他还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了数学原理、技法原理,例如对圆锥曲线的讨论和透视法则等。通过对科学、数学和艺术技法的深入研究,丢勒探索美的本质与美的艺术,同时也是在思考形式与美感之间复杂且微妙的关系。不同于意大利古典的理想美观念,丢勒的美学观体现为建立人体外表的和谐比例以及合乎自然的适度的真实感,并在此基础上传达出被描绘对象的独有气质。

  在北方晚期哥特艺术传统和南方文艺复兴的双重语境里,丢勒通过其长久以来的艺术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进一步审视了艺术与美、与自然真实的关系。他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与艺术理论创作中,教授后辈的画家以实用的造型激发相应的知识原理,重新思考文艺复兴艺术的精神内涵,重构了德意志地区艺术的知识基础,令艺术第一次在欧洲的北方地区获得了自由学科的品质。艺术逐渐成为人文主义学者探索宇宙真理、把握美感的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载体。

  (作者:吴雪婧,系浙江大学美学专业博士)

张伯驹潘素艺术文献展亮相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8年12月14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一文

图片 2

【视频】张伯驹潘素艺术文献展亮相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图片 3

展览开幕式现场

图片 4

展览开幕式现场

  值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由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高山仰止—张伯驹潘素伉俪艺术文献展”,于2018年12月13日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与以往重点呈现张伯驹先生收藏、捐赠作品展不同的是,此次展览将从张伯驹、潘素两位先生的笔墨耕耘、诗文唱和、师友交往等角度,向广大观众详细讲述张伯驹潘素伉俪的艺术人生。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清华大学原副校长王明旨,清华大学教授尚刚,清华大学教授陈池瑜,中国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兼典籍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李虹霖,北京画院原执行院长袁武,北京燕山出版社原总编辑赵珩,作家章怡和,文化和旅游部的领导艺术司副司长吕育忠,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综合处处长张百成,吉林省政协原主席黄燕明,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金旭东,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文博处处长沙景伟,吉林省美术馆副馆长韩戾军,长春张伯驹潘素艺术品展示馆副馆长赵春荣以及家属代表张伯驹和潘素先生的外孙女楼朋竹等嘉宾出席展览开幕式。展览开幕式由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主持。

图片 5

清华大学原副校长王明旨致辞

图片 6

中国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兼典籍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李虹霖致辞

图片 7

长春张伯驹潘素艺术品展示馆副馆长赵春荣致辞

图片 8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致辞

图片 9

张伯驹和潘素先生外孙女楼朋竹致辞

图片 10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主持开幕式

  张伯驹和潘素先生是近现代特殊文化语境下浸润的一代文化名流,其收藏中国古代书画的成就,被启功先生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张伯驹先生更是为了抢救国宝,不惜变卖家产、身陷囹圄。可谓历尽艰辛而初心不改,书写了近现代书画鉴藏史上的一段传奇。在书画鉴藏领域,张伯驹先生眼光卓绝,魄力宏大。仅从其自撰的《丛碧书画录》可知,在1960年以前,他所收藏的古代书画作品便有一百一十七件,虽然数量并不庞大,但却涵盖了中国的历代书画史。其中唐代及以前的书画珍品六件,宋代书画十三件,元代书画十一件,明代书画四十件,清代书画四十七件。其中,如晋代陆机《平复帖》、隋代展子虔《游春图》、唐代杜牧《张好好诗》、李白《上阳台帖》、宋代范仲淹《道服赞》、宋徽宗《雪江归棹图》等,堪称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煊赫巨迹。

  民国时期,由于中国社会动荡,大量珍贵的书画文物被贩卖出境,张伯驹先生为了使这些代表着优秀传统文化的珍贵文物“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在奔走呼吁的同时,不惜散尽家财,像《平复帖》、《游春图》等作品,都是经张伯驹先生的努力才免于流落海外。新中国成立后,张伯驹先生将所藏书画捐赠国家更显其品格,国难之际以一人之力守护文化命脉,太平之时又将毕生心血奉献国家,其成就已经远远超越一般收藏家,足当民族文化之“峻峰”。

图片 11

展厅现场

图片 12

展厅现场

图片 13

展厅现场

  张伯驹先生的夫人潘素亦雅擅丹青,早年习花鸟,中年转攻山水,晚年长于金碧青绿及雪景山水。潘素先生在民国时期曾任北平美术分会理事,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北京中国画研究会理事、吉林艺术学院教授等职。此次展览中将展出张伯驹潘素伉俪不同时期的书画精品53件,文稿书信60余件,以及师友之间往来的翰墨30余件。除此之外,张伯驹先生在词学方面也造诣颇深,周汝昌先生评说:“如以词人之词而论,李后主为首,张先生为殿,恐怕以后不易再产生这种真正的词人了。”其所著《丛碧联语》、《金章宗词序》等重要诗词手稿也将在展览中首次面世。通过展览,我们不仅能够领略张伯驹与潘素两位先生的丹青神韵,更能通过学术著述、诗词唱和与翰墨交谊,体会他们在特定历史语境下的精神品格与文化坚守,缅怀与传承民族文化精神。

  此次展览将横跨元旦佳节,至2019年1月13日结束。

皮克斯首位华人女导演新作展中华形象:小小“包宝宝” 浓浓中国味儿

时间:2018年07月10日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作者:高山 朱莉亚·皮尔庞特

小小“包宝宝” 浓浓中国味儿

——访皮克斯首位华人女导演石之予a

图片 14

《包宝宝》剧照

图片 15

《包宝宝》角色设计图

  伴随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新片《超人总动员2》在全球热映,该片充满中国韵味的贴片短片《包宝宝》向世界展现了华人家庭生活的浓浓亲情。

  在好莱坞和全球动画界大名鼎鼎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此前32年一共出产了20部动画短片,《包宝宝》是皮克斯第一部由女性执导的动画短片,也是第一部由华人执导的动画短片。日前,该片华人女导演石之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石之予说,《包宝宝》的英文名为《Bao》,蕴含着两层意思:既是指中国美食“包子”,也是指父母心中的“宝”——孩子。

  影片以加拿大多伦多的华人社区生活为背景,用细腻感人的镜头语言,讲述一位华人妈妈因儿子成年离家而郁郁寡欢,却又意外成为一个由包子变成的“包宝宝”的母亲。这是一个有关亲情的温暖故事。

  石之予表示,该片的灵感正源于她作为独生女在父母无微不至关怀下的成长经历。她说:“我喜欢美食,也喜欢把美食通过绘画优美地展现出来,因此我塑造了拟人化的‘包宝宝’形象来体现中国人的家庭亲情与氛围。”

  “通常来说,中国父母很少会直接对孩子说‘我爱你’,但是他们会通过其他形式来体现自己的爱。”影片中“空巢”母亲做了满满一桌菜,默默等候儿子回家的画面令人感动。

  片中还有这样一幕:妈妈堵在门口,不让“包宝宝”儿子和金发女友离家,一口吞下了“包宝宝”。对此,石之予解释说:“当我们对某人充满了强烈感情时,是不愿分离的。我妈妈就常称我是‘亲爱的小宝’,有时候妈妈会说‘恨不得把你放回我肚子里去’,这正是妈妈对孩子最真挚的爱。”

  这位女导演说,把“包宝宝”设计为男孩,是因为不想让这部短片被视为“我的自传”,希望能有更多发挥艺术想象力的空间。

  石之予出生于中国重庆,在多伦多长大,毕业于加拿大谢尔丹学院动画专业,父亲曾是四川美术学院的老师。她特别谈到了父母对其成长的重要影响:“作为一个中国移民的孩子,你总是会被父母敦促要更加努力,而你自己也的确在不断奋斗,从而不辜负父母的付出与期待。”

  2011年6月,石之予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不久就受聘成为奥斯卡获奖影片《头脑特工队》的动画分镜师。加入皮克斯的7年中,她参与制作的影片还包括《恐龙当家》《超人总动员2》和《玩具总动员4》等。在被众多女性批评为“老白人俱乐部”的好莱坞,年轻的石之予成为极少数打破“玻璃天花板”的女性。2015年,她获准创作并执导影片《包宝宝》,这使得她有机会率领一个百人团队制作影片。

  石之予认为,不论作为女性还是华人,她的经历都表明皮克斯和好莱坞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随着女性要求自身权益的相关运动不断发展,女性正发挥日渐强大的影响力。她指出,在当今动画界,部分动画学院中女生的比例高达75%。

  “《包宝宝》是皮克斯不断迈向多元文化的一个例证。”她说,正如《寻梦环游记》散发着墨西哥文化的魅力一般,《包宝宝》也从另一个独特视角展现中华文化。

  为了塑造原汁原味的中国“包宝宝”,石之予努力给团队中的非亚裔员工介绍中国的家庭关系与中国文化的特点。她让团队成员到唐人街去感受中华文化氛围,亲眼看看生活中的华人,品尝中华美食。

  为了找感觉,团队成员们吃了很多包子。石之予的妈妈还亲手为影片演示了包包子的过程。“我们的技术和特效团队架起摄像机,拍摄妈妈做包子的每一个动作:和面、切面、擀皮、剁馅、包皮,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石之予说,“我其实就是借助妈妈的手来展现一切。”

  “我们吃一个包子只要几秒钟,但很少意识到妈妈包包子的全过程需要付出多少劳动。”石之予举例说,“比如妈妈坚持自己剁馅而不用绞肉机,因为这样味道更好。”

  “在团队拍摄时,我曾经想卖弄一下,自己演示如何剁馅。可是没一会儿,我的手就酸痛无力。小小包子,其实倾注了妈妈的辛劳与爱。”

  虽然片长只有短短8分钟,但是《包宝宝》却引起了观众的诸多共鸣,许多人在写给制作团队的电子邮件中充满感慨:“那个‘包宝宝’真像我呀!”“我仿佛看见了我父母!”

  “我是一个华人电影人,在华人社区长大。”石之予说,“把我熟悉的中华形象和故事通过银幕展现给世界,不正是我应该做的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浓浓中国味儿,文艺复兴艺术与科学观念下的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