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怀俭的书与画,绘画艺术的

2019-10-25 作者:书法   |   浏览(167)

刘怀俭的书与画

时间:2018年06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晓斌

图片 1

刘怀俭作品

  刘怀俭是我的战友,安徽阜阳人氏,敏而好学,静而好思。他年少便喜爱写写画画,常照着花花草草描画不停,及至上中学时,所画花鸟虫鱼已很是像模像样了。入伍后,尽管学习训练繁忙,但总忘不了挤时间写上几笔、练上一阵。几十年来他的这个兴趣爱好不仅始终不曾减弱,而且日甚一日地成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怀俭号钱塘颍人、裕心斋主人,兼擅书画。书法以行书、行草书和榜书见长,取法王羲之、董其昌、赵孟頫诸家,几十年来心摹手追,临池不辍,加之曾得到上海胡问遂、任政,杭州郭仲选、王冬龄、杨西湖等名师的指点,功底见长,造诣日深,并渐成自家面貌。其所书作品,整体布局合理,计白当黑,疏密得宜;参差错落,欹正相生,变化多姿。行书含蓄中和,雄秀兼得,行草书笔走龙蛇,起伏跌宕,韵味浓郁;榜书苍劲有力,茂朴浑厚,颇具气势。

  他的中国画则师从徐德隆、余石频、梁永学等名家。作品以写意为主,间或以兼工带写为之,因具备书法功力而运笔朴拙,线条流畅,“写”的意味浓厚,行笔用墨颇得己意。所绘作品布局大度,笔墨雄浑,取象简约,笔法灵动多变,墨色层次丰富,浓淡变化之间笔情墨趣溢于画面。擅长鱼、虾、鸡、花卉等题材,作品洒脱灵动、栩栩如生、笔酣墨饱、个性鲜明,每以韵致取胜。赏读他的作品,让人悦目赏心。

  刘怀俭好学善思,写得一手好文章。因为人厚道,儒雅大度,注重内修,严己宽人,因此有极好的人缘。毫无疑问,其品德才华和内在气质自然见诸其书法的字里行间和画幅的点画之中。近些年来,刘怀俭的作品多次获奖,曾入选浙江省书协第四、五、六届全省展,他的书画作品越来越受到藏家喜爱,不少作品为书画爱好者珍藏。

  刘怀俭近期又被聘出任浙商画院副院长,得以与肖峰、曹意强、张耕源等艺术大家交往并得到指导,艺术视野更加开阔,相信其艺术水准也一定会得到更快、更大幅度的提升。

图片 2

绘画艺术的“形”与“势”

时间:2018年06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文灏

图片 3

渔歌(油画) 王文灏

  “形”即绘画中画面的构图、形式,也是对画面形式美感的一种研究与把握,后印象主义画家在构图中加入构成因素,强调色调的统一性、程序性。风景画的创作大约可分为三种:一种是对景写生,也是最传统的一种模式。一种是把风景作为素材,通过速写、照相等手段加以记录,然后回画室进行加工组合,以后期创作为主,这种创作方式强调形式美感,其画面的组织经过深思熟虑,素材通过形式感的表现达到创作美感的目的。俄罗斯、欧洲甚至中国的画家也都采取这种模式,其中中国最著名的代表是吴冠中先生。还有一种模式就是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更加注重创作者的主观意志,使人看了作品以后能在精神层面感受到创作者的主观动机,给人以功夫在画外的感受。在他们的绘画中,除了形式感外,更重要的是体现创作者本身的绘画修养水平。要达到这种境界,就要对画面中的“形”与“势”进行进一步的探寻了。

  画家通过写生能提高对形的敏感性和把握现实的能力,并且能丰富和深化画家对造型的认识。但写生的观点最初是来自西方,反映的是西方艺术对世界的认识和把握方式。“形”,一般指图形所表现出来的物象外形与结构。在这里的“形”即是画面中的造型元素及构图元素,是艺术家在绘画上所要探寻的具体内容。从古典绘画,到印象派,再到立体派,都在画面“形”的探究上做了自己的努力。当下的风景绘画中,画家们也不单纯把注意力放在对景写生、一味反映客观景物上了,他们对画面形式的要求越来越多,构成因素在画面的出现替代了以往的客观搬摹模式,使画面的形式感更为强烈。对“形”的追求成为构成画面元素的主体,强调那些自己画面需要的元素,弱化甚至删减自己认为构成画面不重要的元素,强调立意,进行艺术加工,对客观景物做集中、取舍、增减,不受客观景物的局限,更艺术性地表现从客观对象获得的美的感受。这些“形”的东西,除了造型及构图元素,甚至还包括画面的色彩元素。为了达到画面色调的协调统一,或者为了追求画面的某一色调感,也可以强化或弱化客观景物的色调变化。

  说到“势”,就是艺术家在绘画上所要探寻的精神面貌问题了。和前面谈到的“形”比较,一个是形而下的具体内容,一个是形而上的精神意识形态。画面中精神的元素实际上所体现的就是艺术家本身对画面所表达内容的感受。而这种感受体现在画面中就是一种“势”的体现。“形”的表现,画家可能会在作画之初,会有一个设计,或者以草稿的形式体现在速写本上,抑或者以构思的形式体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在后面的创作或者写生过程中,画家会朝着自己的设计一步一步向前走,直到达到自己的预想或者满意的状况而止。“势”的表现,在画家设计之初,不能预想,而只能是画家在绘画过程中对景物感受的一种激发式的情感的宣泄。这种情感是不能用草稿的形式或大脑预想的形式所体现的,是画家潜意识和意识的一种结合。这里的潜意识是画家的绘画修养水平的体现,而意识则是建构在画面之上的画家的精神面貌的体现。

  绘画中的“形”与“势”确实是画家所追寻的画面语言,探究二者之间的关系,造就了形式与精神的合二为一,为我们的绘画提出了研究与探寻的目标。如何达到形式与精神的完美结合,这对画家作画时的心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画画犹如学拳,同一门下,套路相通,风格迥异,源于“随心”。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画画也是如此,要用心而积极主动,只有如此才能达到画随其心。以心待景,随心布上,画家的作品只有出自内心的感悟,才更具可读性。可读即窥心,通过作品,可窥画家的内心,说明画家作画之用心。中国画论中强调的“气韵生动”,其审美原则也不是放在绘画的客体对象即具体内容上,而是完全放在主观意识方面即精神意识形态上,精神意识形态则源于“心”。高居翰先生对于17世纪中国绘画中的自然与风格的研究,得出“气势撼人”的结论,可窥心灵与自然的关系。除了古代画论中的对“心”的释义,现代绘画中新的形象语言也对用心提出了要求。现代绘画语言丰富且形式多样,同一绘画元素在不同视角下呈现出多重意义,能够从这些语言中感觉到“心”的可能。当视觉艺术形式语言与绘画作品所要体现的精神相统一时,就会产生更具表现力和感染力的绘画艺术作品。“心境”是画家通过描绘客观景物表达思想感情所构建的艺术境界。画画的心境究其根源,则源于对自然的真实情感与切身感受,只有“随心”,才有“心境”。现代绘画语言逐渐丰富,对“随心”的追求也成为画家画画的目标,通过“随心画语”的表述,既能把画家的精神与思想表现出来,又达到了对“心境”的升华。“心境”体现在画中就是一定要达到主观与客观的统一,画中只有形而无心,其表达就是空洞无力的。

  总之,“形”与“势”的完美结合是画家对形式与精神意识的诠释,也是每一个画家所要追求的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的氛围和情感,也是我们当下画家所积极努力探寻的方向。

陆游《致原伯知府判院》(又名《秋清帖》) 纸本行书 33.2×53.4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游惶恐再拜,上启原知府判院老兄台座:拜违言侍,遂四阅月,区区怀仰,未尝去心。即日秋清,共惟典藩雍容,神人相助,台候万福,游八月下旬方能到武昌。道中劳费百端,不自意达此。惟时时展诵送行妙语,用自开释耳。在当途见报,有禾兴之除。今窃计奉版舆西来,开府久矣。不得为使君樽前客,命也!郑推官佳士,当辱知遇。向经由时,府境颇苦僚。后来不至病岁否?伯共博士必已造朝久,舟中日听小儿辈诵《左氏博论》,殊叹仰也。未由参觐,惟万万珍护,即膺严近之拜,不宣。游惶恐再拜,上启原伯知府判院老兄台座。
图片 4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怀俭的书与画,绘画艺术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