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书法,不是用产业框架套在书法上

2019-12-07 作者:书法   |   浏览(190)

  如果说先秦文书官与汉魏书吏有别,那么秦汉以后的书法史到底该如何来叙述,这涉及到书法标准的问题,或者说是学术立场的重大问题。古文字学家李学勤在讨论思想史时认为:“思想史因为要改变围绕着精英和经典的传统写法,试图关注社会与生活世界中处于无名状态中的普遍常识和一般思想,以及这些普遍常识和一般思想的历史环境,于是不断拓展自己的边界,因为必须注意各种图像资料”。因之,王祖龙对楚书法遗迹的态度便成为了我们研究早期书法史的重要立场,并且,作者依靠系统的楚书法遗迹,考察了楚简帛点画形态、用笔用锋、结字构形等风格特征,勾勒出了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疆域内书法的纷繁形态和演进情形,更是难能可贵的精微甄辨。

  最后,对于书法市场的研究,需要有历史的依托,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对于书法产业几百年、上千年的回溯,是有必要的。哪怕只是针对现实,也可以从古代人那里寻找到参照。历史的含金量就是让我们知晓过去、现在和未来。没有一个研究课题是不需要历史的,从历史可以将过去和现在挂钩,面对社会的转型,你就能够判断出未来将会怎样。研究结构的丰富性,正在于此。有历史支撑的当下,才是引起大众关注的当下。

附录:清 吴昌硕 石鼓文贤如七言联 纽约苏富比2016亚洲艺术周预展
图片 1
吴昌硕《石鼓文贤如七言联》 133.6×27.9cm×2 纽约苏富比2016亚洲艺术周预展
释文:贤如宣子识嘉树,古有栗里多黄花。
款署:左君仁兄属篆集猎碣字请正,时丙寅(1926)冬。安吉吴昌硕呵冻,年八十三。
钤印:雄甲辰、昌硕、俊卿大利
估价 USD 45,000-55,000
专场 中国古代书画
拍卖时间 2016-03-17
拍卖公司 纽约苏富比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纽约亚洲艺术周
注:现藏家直接得自吴昌硕家属
吴昌硕临摹《石鼓文》数十年如一日,深研细品、渗融变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吴昌硕之篆书,貌似石鼓,但其体势已变,其下笔的烂漫恣肆,体势的左低右高,将石鼓文圆方结体,转变为长,形成气酣势奇的纵意。其线条笔划的遒劲凝炼、醇厚郁勃,于拙朴古貌中显出新时代墨气,这是最出新意之处也。而其用笔的圆转精熟、刚柔并举,都在体现着一种时风的气格品质。
书必合为时而作,而后可言创新,吴昌硕在65岁时,言其临石鼓文的体会:“余学篆好临《石鼓》,数十年从事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一日有一日之境界”这才是大师之学习境界,如果一有所成就固步自封、千篇一律,这是时代的馆阁体也。吴昌硕篆书的气势激越之情,正是来源于一日有一日之境界体悟。

  三

  第四,要搞清书法产业的研究重点是放在产业上,还是书法上。现在能看到很多的学者还是以产业的框架、金融的框架,去套书法,或者对国外的种种理论生吞活剥,这在书法产业的学科初创时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我认为还是要将研究的主体慢慢回归到书法上来。同时,大家必须找到书法独有的、有价值的观点。最好的研究成果,一定具有唯一性,是不可替代的。对于书法与美术市场的区别,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为什么在市场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好字不如烂画?为什么一个三流画家在市场上的价格,比一流书法家的价格还要高?像这样的问题,应该从书法家的行为方式本身去改变。我刚刚到西泠印社的时候,就告诉他们要取消所有的笔会。因为到台上,用几分钟去创作,肯定不如你在书斋里的创作认真。这牵扯到一个书法家的尊严,也牵扯到市场的控制。

释文:贤如宣子识嘉树,古有栗里多黄花。
款署:集阮刻天一阁北宋本石鼓文字,时丁巳春仲。安吉吴昌硕,年七十四。
钤印:归仁里民(白文)、俊卿(朱文)、仓硕(白文)
【资料来源】《玄英.五色之约——江苏历代书画大家经典作品特别展》(展览时间: 2017/01/18至2017/04/18 展览地点:江苏省美术馆老馆三楼)

  从现有的文字遗迹来看,楚地出土的东周文字形态异常丰富,王祖龙把“楚化”定位为3个主要方向:其一是装饰性的鸟虫书体流行,其二是不饰鸟虫之形的修长书体出现,其三是简帛手书墨迹大量应用。显然,在其他区域尚未发现大量文字书迹的背景下,上述3条乃为确论。

  其次,要从趋势进行把握,而不仅仅是从现状出发。任何一个学科的研究,都包括抽象性与普遍性的把握。要对现状进行理论分析,不仅是发现问题,还要通过深究这些问题得出结论。真正的产业研究应该是跳过现状看本质,以现状为基础,把零散的现象整理出来,为趋势的把握打牢基础。

图片 2
吴昌硕《集石鼓文七言联》纸本篆书 114.7×25.3×2 1917年 江苏省美术馆藏

  二

  对于书法的研究和探析,我们以往更多地关注其创作和艺术评析,但若从其生发、演进的历史进程考察,特别是从当下艺术经济学的新维度反视中国书法,不难发现,中国书法有其独特而丰富的产业内涵,而这种内涵正是推动我国书法艺术不断符合社会审美,进而创新、引领社会审美文化的内在动因。当然,对于中国书法产业的研究,其意义还在于对当下市场经济背景下的书法创作和艺术营销具有重要的借鉴、启示作用。因此,这样的研究不仅具有重要的填补空白的学术意义,更具有指导当下的应用实践价值。

不是用产业框架套在书法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清代书法,不是用产业框架套在书法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