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主义书法观的始萌,线条的规范化

2019-12-19 作者:书法   |   浏览(130)

“自由”线条的规范化—书法艺术载体的产生 因大批甲骨的发现,我们得以看到数量可观的殷商文字。虽然,可以断言,在商以前,文字也必然有了相当的规模,但因无实物,也只得推测了。 甲骨文发现于清光绪二十六年,这真是近代人的幸运。我们对线条的讨论已如前述,广泛一点讲,线条在商代以前,不论是用于文字还是用于其他,都已经成熟了。至甲骨时代,可以说,作为书法的线条已经必须就范于字的结构了。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在此以前,字、画难分,线条如何组织,并无一个相对统一的模式,虽则这种结构模式不可与秦、汉以后的同日而语,但较之它以前的情况,毕竟是一个质的飞跃。字与画从此便分道扬镶了。进一步,可以说这是“书法感”的起点。 众所周知,书法的主要要素即线条与结构,二者缺一不可。没有文字结构约束的线条,不问其如何,也不能算是书法;笨拙的线条虽用之于组构文字,也只有交流的价值,而无审美的意义。 今天可见的甲骨刻辞,不下十万片,其中许多文字,是写好了再刻的,在有些甲骨上,还发现了一些写而未刻的卜辞。到了契刻技术相当成熟以后,就不一定非写不可了。卜辞中有的字比米粒还小,当然不能先写后刻,所以,取圆势者少而取方势者多。因为,刀究竟不如毛笔方便,如‘旧”是像太阳形的,但甲骨中‘旧”字,有时作正方形,有时作五角形。这种明显的、可以象形而不去象形的例子,正说明了书、画的分家。而侧垂的笔画,也有了顿笔加肥、折锋旁出的笔势,这是线条上文字由绘画改变为书写的一种新发展。 汉字何以会形成“方块”,与刀刻关系很大。须知,“方块”正是书法造型的基本特点。李圃先生对一千个常见甲骨文进行分析,结果是“正方形和准正方形的字二百九十七个,占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七点五,长方形和准长方形的字以及准横长方形的字七百七十五个,占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二点五”叱 甲骨的契刻者因工具而取方势为字,奠定的一个书法艺术的审美观念,便是稳定、平正。尽管方势在后世又有揉人圆势的,而主导方面,毕竟还是“方块”,大格局还是在这样的范畴中。后世总结出的间架法则,立足点正是方形框架的造型规模。 再者,甲骨文的偏旁部首已有规律可循,这也是它从“自由”走尚规范的一个标志。 从纯粹的书法意义上讲,刀治者自然不如笔治者,因为,笔为柔质,不仅操作方便,而且它所造成的线条也更富于变化。在殷墟甲骨发现前,笔的发明权,由秦时蒙恬所擅,可是,甲骨发现后,可以说,早蒙恬千年,笔已用于书写了。虽然用笔写的甲片并不多,但从研究书法说,却最有价值。 甲骨文中的“笔”字作“}}n+A s“木”正像管端束毛之形,所以,最早的笔字,当为“幸”。董作宾先生说:“工具中最重要的是毛笔所写字迹的发现,这是用朱或墨写了未刻的文字,笔顺起讫、笔锋收放,十分清楚,因而可以断定,殷代写字确是用着精良的毛笔。”乃至,有的写后未经契刻的甲片,“用笔是由上而下、由左而右,简直与现在的写字笔顺无异”。 工具直接影响书法形式,这是不用多说的。 甲骨文中,刀刻的笔顺观念便不是这样。“它们锲刻时,又不照笔顺,或先刻每一字的横画,或先刻每一字的竖画,就成为缺横画或缺竖画的文字,这纯粹是锲刻的方便。”。 因用刀用笔之异,便有了书写时笔画先后次序的差别,这可以说是篆刻艺术与书法艺术笔顺观念的萌始。而笔顺规律之不同,又直接影响到字的形态。它们是互为作用的。 文字的日趋规范与工具的进步,必然使“应该怎样写”逐渐观念化,技术观念与美感观念也便由此萌生。 汉文字,既作为实用交流的载体,又同时是艺术审美的载体。汉文字一经产生,无论是从怎样的实用观念出发去写、刻,审美的因素必然托体萌胎。

秦汉书法 公元前221年,秦王赢政派兵灭掉战国群雄中最后一个割据诸侯一齐国,统一天下,定国号为秦,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王朝。嬴政即皇帝位,建号为始皇帝,史称秦始皇。定都咸阳。 为了巩固大一统的帝国,秦王朝实行严格的中央集权制度,在地方实行郡县制,并颁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和文化措施。其文化上最重要的一条措施是实行“书同文”,力图改变战国以来 “言语异声,文字异形”的局面。为加强思想统治,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在全国实行大规模的“焚书”,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传承造成极大的破坏。 公元前209年,秦始皇去世,继位的秦二世继续实行严刑峻法,昏庸残暴,民不聊生,至公元前208年秋天,终于爆发陈胜、吴广起义,各地人民及六国诸侯旧臣纷纷响应,迅速推翻了秦王朝的统治。之后,刘邦经过4年的苦战,在与项羽进行的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建立起西汉王朝。 从公元前202年至公元8年,西汉王朝共统治210年。在西汉前期,刘邦和汉惠帝、吕后、汉文帝、汉景帝等相继实行休养生息政策,使西汉社会经济取得很大的发展。至汉武帝即位,西汉王朝积蓄起强大的力量。汉武帝凭借强盛的国力,北击匈奴,东击朝鲜,南开百粤,西拓西域,开创出西汉历史的全盛局面,也使国家民穷财竭,陷人困境。在文化上,汉武帝实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加强思想统治,并使儒家思想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至汉武帝统治晚期,国内矛盾急剧激化,汉王朝统治遥遥欲坠。汉武帝及时调整政策,与民休息,继位的汉昭帝和汉宣帝继承这一政策,使西汉王朝重新恢复生机。西汉晚期的成帝、哀帝和平帝时期,社会贫富分化加剧,阶级矛盾突出,秉政的外戚王莽借机篡夺了西汉皇位,建立新莽政权。为巩固自己的统治,王莽实施了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措施,但遭到严重失败,社会秩序混乱,矛盾激化,加上连年对少数民族的战争和自然灾害,终于激起了各地农民起义。公元23年,王莽被杀,新朝灭亡。 公元25年,汉光武帝刘秀在河北即位,不久迁都洛阳,史称东汉。刘秀用了十几年时间削平各地割据势力,使国家重新恢复统一。东汉前期的明帝、章帝、和帝时期,社会稳定,国家富强。而安帝以后,东汉政治陷入严重混乱,外戚、宦官轮流专政,吏治腐败,民不聊生,加上对外战争和三次羌人大起义,东汉政权陷入重重危机。汉桓帝和汉灵帝统治时期,政治尤其黑暗,社会矛盾迅速激化。公元184年,黄巾起义爆发,虽然很快被镇压,却彻底动摇了东汉王朝的统治。在镇压黄巾起义的过程中,各地割据势力迅速崛起,相互吞并,经过近20年的混战,形成以曹操、孙权和刘备为首的三大武装割据集团。公元220年,曹操之子曹工逼迫汉献帝退位,定都洛阳,建立曹魏政权。随后,刘备和孙权也即皇帝之位。东汉王朝灭亡。关连: 书法 书法讲座 书法作品

功利主义书法观的始萌 保氏教国子六艺的制度,建立于周代。保氏为周王朝教育的官吏,所谓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以六艺训练学子,使能具备六艺的技能,其中,便有“书”一项。“书”即“六书”。这种训练是从八岁开始的。其具体内容,一是教所谓“国子”“造字之本”,知道“造字”的基本方法;其二,是写字,也就是后世习字课之类的内容,主要是训练写字的技能。但六书的说法,从来不一,在汉代,班固、许慎、郑重的说法都不一样,直至当代,仍是一个难决的聚讼。我们所关注的,只是远在周代,在教育制度上便将训练书写技能作为一个重要内容予以规定。 然而,到了秦代,才因政治上的大统一,在制度上有了律令性规定。《说文·序》:尉律,学幢十七已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吏。段玉裁注:讽,谓能背诵尉律之文;籀书,谓能取尉律之义,推演发挥,即缮写至九千字之多。 在孔子时代,百家争鸣,孔子思想并未奉为至典。他要求学生必须“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主张“学而优则仕”,不过只是一个思想家的言论而已。至秦、汉,将缮写之技作为选士的内容之一,其影响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以能缮写九千字为选吏的一条标准,不能不说是个相当高的要求了。因为,当时的书写条件非如今天这样便利。至汉,仍承秦制。王国维《汉魏博士考》: 汉时教初学之馆,名曰书馆,其师名曰书师。其书(即教本—引者注)用《仓颉》《凡将》《急就》诸篇,其旨在使学童识字习字……汉人就学,首学书法,其业成者,得试为吏,此一级也。 以上三种教材性的书籍,我们今天能见到的只有《急就篇》了。《急就篇》共二千一百四十四字,据前人考证,最后的一百二十八字是东汉人补加的。唐以前,《急就篇》广为流行。顾炎武《日知录》卷二十一: 汉魏以后,童子皆读史游《急就篇》,……又,书家亦多写《急就篇》。……自唐以下,其学渐微。 《急就篇》为西汉史游编撰,成书时间约在公元前40年。 自然,汉时童子习字,其目的不是当书法家,但不管最终目标是什么,在其起步学习阶段,并无歧义,所以,从基础技能训练说,无疑是为日后从事艺术打下根基。 以书选士,刺激了教育制度,这对于书法的普及,影响极大。天下学子,凡有志于仕途的,不能不就范。隶书汉人也称作史书,律既以此取人,风气也便由此逐渐酿成,乃至俗语云:“何以礼义为,史书而仕宦。”贾谊书亦云“胡以孝梯循顺为,善书而为吏耳”。其时,擅史书已是人仕捷径。后世据书选士,实发端于秦、汉。就学书者说,功利目的是十分明显的。汉以隶选士,唐以楷法选士,清则小楷。从这个侧重看,科场唯提倡当时通行的正体,以便于公府行文,而且,是以工整端丽为标准,以实用为要求的。 但刺激起功利欲的,还不止科场录士这个方面,帝王的嗜爱,也最易激起一时风气。灵帝诏工书鸟篆,于是“鸿都文学,鸟篆盈简”。但通行实用,仍以隶书。鸟篆不足以影响书法,原因是既不便于实用,也无多大的审美意义。但帝王偏好而影响一时艺术风尚,实在是自汉代开始。到了唐代以后,几乎各朝帝王,都好书成癖,上好下甚,蔚然成风。与科场所严限的字体不同,帝王之好,是更具有审美意义的,如李世民之好右军书,赵估之自创“瘦金体”,赵构则开南宋风气,而科场自唐至清,一仍楷法。这除有助于实用外,后代也用以限制天下学子的活跃思想,乃至到了清代变法之际,成为维新诸代表人物激烈反对的一个方面。 这种功利主义的书法观,对书法艺术的影响也不可小视,这便是以馆阁标准作书、评书,从而约制了艺术家的自由发挥,使天下书如一面目。评价这种制度,不宜一概肯定或否定,要言之,从技巧的基础训练说,有意义;从艺术创造说,千人一面的科场习气,令个性泯灭殆尽。在汉代,有利于书法的扩展,促成社会风气,造成传统,而到清代,以小楷取士,其弊害甚于八股。关连: 书法 书法讲座 书法作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功利主义书法观的始萌,线条的规范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