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朝书法,分析现代书法和绘画判定中的纠葛

2019-12-19 作者:书法   |   浏览(50)

图片 1
张裕钊《赠沈曾植书》纸本楷书 118×53.5cm 嘉兴博物馆藏
【资料来源】《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6-清代书法(可嘉扫描)

图片 2
徐三庚《篆书册页倪宽传、张汤传等》(局部)纸本篆书 32×19cm×29 朵云轩藏
释文:臣从政辅治(公孙宏卜式倪宽传)张汤遂达用事任职媚兹一人日旴忘食既宠禄亦罗咎慝安温良塞渊其德子孙遵业全祚保国 (张汤传)
款署:癸未长至褎海戏书。
钤印:直节虚心(白文)、徐(朱文)
说明:“褎”即“袖”。褎海为徐三庚号。全本共廿九开,皆为录古人传,此为其四页。篆法婉约流畅,独具匠心,笔画圆润,结字巧逸,尤显其才情横溢。
【资料来源】《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6-清代书法  

图片 3

苏富比上拍的《功甫帖》

  目前书画市场遇到一个很大的困境——鉴定的问题。所谓困惑包括很多方面:比如说在市场中有很多人都声称会鉴定,社会上还有很多鉴定机构,有这么多鉴定机构以及有这么多的鉴定专家,我们到底听谁的?画家不单自己画画,还会鉴定,很多画家也进入到鉴定这个领域来,画家能够给自己做鉴定吗?画家的子女、家属能自然成为鉴定家么?我们的行业中,很多专业的研究机构有很多研究专家,可是为什么专家的鉴定意见常被社会诟病和质疑?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如何分辨?近期发生的《功甫帖》的争议,对于我们研究书画鉴定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正好也作为古代书画研究的一个样板。

  首先一个问题是博物馆专家或者是学者要不要到市场来发言?人们肯定希望博物馆专家和研究员们来为市场把关,把他们的研究成果贡献给市场,特别是为市场里的一些真假艺术品的存在做一些梳理。但是,我们知道作为国家鉴定委员会、重要的博物馆,内部有一个纪律,就是轻易不让其专家为市场做鉴定。为什么?因为在学术研究和市场研究两个领域里会有很大的矛盾,这是两个不同的语境、不同的讨论问题的环境,当这两种研究走到一起的时候容易产生新的矛盾。《功甫帖》恰恰就是反映了这么一次非常经典的两种研究相互碰撞产生了新的矛盾的一件事情。

  当然,对于古代书画是可以质疑的。历史上发生过很多类似的案例,新中国成立初的1965年,有一个非常大的官司“兰亭论辩”,发起人是郭沫若,他写了一篇文章说经过考古发现,我们看到了魏晋的书法没有《兰亭序》这种说法,因此《兰亭序》是假的。他的论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但是也有反面的观点,这个质疑一拿出来就得到了书法家高二适等专家学者一致的批驳,说轻易地否定古代经典是不对的。这次争论也很大,由于后来有政治的原因而终止,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学界还没有令人信服的意见,只是没有继续争论下去。从纯粹学术角度讲,今天看起来,郭老这次质疑也是蛮有意义的,确实从考古发现的各种各样的魏晋书法里没有王羲之书法,有可能是李世民出于政治目的,因为李世民是从贝加尔湖过来的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在文化、政治上得不到相关的支持,因而为了确立自己的政治地位和文化地位而推崇王羲之。讨论学术的时候有时要撇开政治。我们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够把“兰亭论辩”继续下去,站在纯粹的学术角度继续辩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辽朝书法,分析现代书法和绘画判定中的纠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