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书法,称上海博物院行家未行学术之实

2019-12-23 作者:书法   |   浏览(129)

  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内,苏轼的《功甫帖》引起空前关注,有关其真伪的各种说法层出不穷。18日下午,龙美术馆创始人、《功甫帖》藏家刘益谦在北京举办见面会,展示《功甫帖》原件并对《功甫帖》进行科技扫描。同时,龙美术馆方面公布《功甫帖》高清影像资料和技术鉴定结果,并集中回应此前关于《功甫帖》的几点质疑,否定上海博物馆指《功甫帖》为“清代双钩廓填伪本”的结论。谈及在京举办见面会的原因,刘益谦称,北京是中国文化中心,希望大家在此观看原件后能够做出客观公正的评说。同时刘益谦呼吁上博专家给出回应,表示如上博专家“挑起事端”却不回应,这是打着学术的旗号而未行学术之实。并且,不看原件便将之认定为"伪作"是突破了行业鉴定的道德底线。 

图片 1
赵之谦《行书五言诗纨扇》直径2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释文:济胜苦无具,野樵扶上山,置身千仞上,放眼五湖间, 侧笠流松籁,看碑剔苏斑,一声吹铁笛,相与暮翁还。
款署:柳斋世兄 大人属,赵之谦。
钤印:赵之谦印(白文)

  图片 2

  《功甫帖》使用”国纸”楮皮纸 纸张厚不适合”钩摹”

说明:该作品有行书五言诗和花卉纨扇各一组成。行书五言诗以魏碑行书 体写之,厚重有力,稳健雄强,起笔收尾干爽利落,韵味十足

点击查看视频报道

  在有关《功甫帖》疑云乍起之时,论争的焦点之一便是上博三位专家提出的“双钩廓填说”,认为该《功甫帖》非真迹。后争执渐起,上博曾表示稍后将出具报告,但完整报告中将不涉及《功甫帖》纸张问题。书画收藏家朱绍良在现场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纸张问题才是最主要问题,是决定是否钩摹的关键。

【资料来源】《吴风赵格》——吴让之赵之谦书画印珍品展(浙江省博物馆 2016.9.22-11.30)

  3月19日,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颁奖典礼在中国文联文艺家之家举行。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赵实,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罗成琰,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沛东,中国摄协主席、分党组书记王瑶和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评委,有关文艺家协会负责人,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获奖艺术家及亲属、单位代表出席颁奖典礼。

  据朱绍良介绍,苏轼《功甫帖》属于“国纸”楮皮纸,两宋时期,抄纸技术尚不发达,荡纸帘为竹制帘,通常为一帘三纸,北宋四家苏、黄、米、蔡四大家喜用皮纸,易于有自己特点。这种北宋楮皮纸”半生半熟”,仔细观察可见渍墨痕迹,并不具备勾描使用的透明性,

  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评出十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其中,孙伯翔、林岗、杨先让、姚奠中、闻立鹏、袁毅平获造型艺术成就奖,于蓝、刘厚生、郭兰英、崔善玉获表演艺术成就奖。

  “苏轼《功甫帖》墨迹本纸张为北宋用纸,属于苏轼习惯性用纸,纸地帘纹明显为北宋竹帘抄纸。这么厚的楮皮纸根本不适合钩摹。”朱绍良表示,

  这些艺术家终生为艺术献身,充分展现了老一辈文艺家对艺术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矢志追求德艺双馨的崇高精神境界。他们始终恪守职业道德、艺术追求,突出体现了“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文艺界核心价值观,对引领社会文明道德风尚、引导广大中青年文艺工作者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朱绍良认为,苏轼《功甫帖》墨迹本是书写墨迹,未见勾描轮廓线,无钩摹复笔痕迹,自然形成且有渍墨痕迹。且因苏轼惯于使用浓墨书写,图像目鉴看不出浓淡变化。据此朱绍良判定,“双钩廓填说”并不成立。

中国文联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创建于2002年,由日本友人深见东州先生捐资设立,原由文化部主办,2006年起改由中国文联主办。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主要用于奖励我国在造型、表演艺术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著名艺术家和研究学者,目的是为了推动中国当代文化艺术的创作与研究,继承并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与精粹。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设立至今,共有启功、吴冠中、张瑞芳、王昆等113位杰出艺术家荣膺该奖。

  著名鉴藏家萧平17日第一次见到《功甫帖》真迹。他表示,看到真迹跟看到印刷品比较,差距较大。宋代纸张不像宣纸,单纯就书法来说,苏东坡的苏体下笔慢,墨浓,且书写时并不“悬腕”,现在凭肉眼便能看出书写痕迹,相当流畅自然,并非“双钩廓填”。

  当天到会的收藏方面专家陆忠对此表示赞同。他透露,“双钩廓填”很容易验证。在历朝历代藏家进行类似鉴定的时候,方法很简单,或者在太阳光下映照,或用高倍放大镜观看,便能发现不同之处。并质疑如此简单的问题,“为何上博专家要出具超一万字的文章来证明?”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北魏书法,称上海博物院行家未行学术之实

关键词: